【壓切宗】みち【十】

  整起事件落幕,是在一個多月以後。

  這段期間,政府的調查人員在本丸裡進進出出,在本屋、庭院,甚至是馬房、農地、倉庫……等設施中,用奇妙的機械四處找尋是否也有類似的時空縫隙,最後確認了只有假山後面那一處的異常。

  不過,除了探查時空的縫隙外,政府上層似乎也對這次的事件十分警戒,對本丸中所有人進行了多次的一對一隔離訊問,反覆地確認是否有知情不報、私下交換刀劍男士之類的隱瞞事項,繁瑣的調查訊問讓他們煩不勝煩。

  一連串的調查行動,嚴重影響本丸的出陣、遠征的事宜,就連內番的工作也為了配合政府方的調查進度,使得人手調派出現問題,對本丸造成諸多困擾。

  刀劍男士們固然覺...

  2017-05-31 17 31
 

【壓切宗】みち【九】

  「那條道路越來越狹隘難行,最近幾次過來我一直都在猶豫什麼時候向你坦承比較好,結果因為我的優柔寡斷拖到了現在,造成你和你們本丸的宗三的誤會和吵架,對不起。」義元再次向他行了個禮,和本丸的宗三一模一樣的面孔堆滿歉疚。

  長谷部盯著義元的臉,腦袋裡出乎意料的困惑起自己該做出什麼表情才好。他應該要和義元說「沒關係」或是「不要緊」嗎?還是應該對義元欺騙他的事情發怒?

  可是他只是平靜的聽完了義元的話,內心毫無波瀾。

  義元訴說的故事彷彿離他很遠,他甚至無法從故事裡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子,只是做為旁觀者,冷眼看著義元訴說一切。

  獲得人身以後跟著獲得的情感都如同被剝離一般,像是回到...

  2017-04-18 18 41
 

【壓切宗】みち【八】+【感謝】

  當輕柔的觸感再次貼上了自己的身體時,長谷部並沒有什麼反應,那人在自己身上摸索一陣,見自己毫無反應後,便在自己身邊躺下。

  他睜開眼,看著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我以為你睡了。」宗三用著極為溫柔的目光注視著他,微涼的手掌貼上了他的側臉,悄聲問:「今天很累嗎?」

  「很累……」長谷部捉住宗三的手,以臉輕蹭那柔軟的手,「我和你吵了一架……不對,是我單方面的對你發了脾氣……很差勁,對吧?」

  宗三搖了搖頭,輕聲問:「『我』一定很錯愕吧?」

  「是啊,嚇著他了,真的很對不起他……」想起宗三被嚇得發愣的表情,長谷部無奈苦笑。


  那之後他們鬧得動...

  2017-01-13 23 44
 

【壓切宗】みち【七】

  他和宗三的關係持續了一整個夏天。

  白日裡,宗三依舊對他冷漠如水,和他幾乎沒有什麼交談,即便在走廊與他相遇,他們也只是輕輕點頭向對方致意,便什麼也不說的錯身而過。

  他不再強求和宗三有什麼對話,也不再像之前一般去試圖與宗三交談,說不定連新來的江雪或ソハヤノツルキ和他說過的話都比宗三要來得多。

  看在本丸的其他人眼裡,不知情者或許根本猜不到他們曾共同侍奉同一個主上,甚至可能還會誤會他們的前主之間可能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而交惡也說不定;而知道他之前曾試圖和宗三交好的人大概也認為是他放棄了和宗三打好關係的念頭。

  比起交惡、交好,「陌生」是更貼近他們的一個詞彙。

  而他和宗...

  2017-01-05 11 46
 

【壓切宗】模範戀情的標準流程——從請多指教開始

※ 現PARO

※ 角色OOC有

  角色OOC有

  角色OOC有(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念三遍!)

※ 是個中長篇 但是現在趕稿中 所以我只配合日期發第一篇 之後的有機會再補上

  (就是個挖坑不填的概念)

※ 伊達組有 燭俱燭有

※ 說好來寫蠢白甜壓切宗的(?) 但是甜度不怎麼高的樣子 對不起



----------


  行道樹上裝飾著各色LED小燈、雪花形狀的霓虹燈,樹與樹之間拉出漂亮的光帶,將街道照耀得比以往更璀璨耀人,廣場上立起了一層樓高的聖誕樹,紅金交雜的彩帶、彩繪艷麗的彩球、還有頂端閃著銀色光芒的星星,再加上周邊商店裡播送的聖誕樂曲,濃厚的聖誕氣息瀰漫在...

  2016-12-25 13 87
 

【壓切宗】みち【六】

走鍵連

【壓切宗】みち【六】(噗浪貼)

【壓切宗】みち【六】(JustPast.it)

【壓切宗】みち【六】(PIXIV)

大家都知道走鍵連要做什麼對不對 噓~


----------

注意事項:

※ 中長篇小說預定

※ 角色可能OOC有

※ 之後可能會出本(?)如果有發現伏筆的還請手下留情

※ 感謝大家的回覆我都有看 有時候忘記回的話請見諒

----------

  2016-12-22 17 37
 

【壓切宗】みち【五】

  長谷部覺得這世上最難懂的事,恐怕不是女人的心,而是宗三那陰晴不定的脾氣才對。

  雖然事實上他作為刀劍男士被喚醒後,從沒有接觸過任何女人,對女人的印象全是來自過去身為刀劍時,歷任前主應對女人的記憶,但他覺得比起那些女人,宗三明顯是別種更加難懂的生物——大概吧。

  那後來的日子,他都沒能好好的和宗三說上一句話,除了主上時常指派宗三遠征以外的原因外,就是因為宗三一如既往、絲毫不理會自己的態度。

  他好幾次試著和宗三說話,宗三要不是不予理會,就是乾脆給他碰軟釘子,要他知難而退。

  今天也是一樣,長谷部在宗三遠征歸來後,特意在吃晚餐時坐到了宗三身邊的位子,想向他搭話幾句,結果...

  2016-12-19 11 37
 

【壓切宗】みち【四】

  「喂、長谷部!你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伴隨著惱人的敲門聲,長谷部總算從深沉的睡眠中醒來。

  「我聽到了……不動……」長谷部沉著聲音回答,前一天晚上喝多了的宿醉讓他頭暈腦脹的,還帶著些許睡眠不足的昏沉感。

  他爬起身來,發現已是日上三竿,而宗三也不見蹤影,若不是被窩裡的自己全身赤裸,或許他會以為只是一個睡過頭的普通早晨。

  「長谷部,快起床!主上再叫你了,懶惰鬼!」

  「我知道了。」長谷部趕緊起身,昏沉感讓他身體搖晃了下,他搖搖頭試圖甩開惱人的宿醉,但暈眩感仍沒有退去,不過他沒有再拖延時間,立刻換上正裝,絲毫不敢怠慢主上的命令。

  以最快的速度著裝、踏出房門,就看到不...

  2016-12-05 12 46
 

【壓切宗】みち【三】

  長谷部帶著宗三回到廊邊,日本號似乎是見兩人像是發生了什麼嫌隙,對長谷部眨了眨眼,故意嚷嚷著「啊,明天還要畑當番,可不能太晚睡呢。」就要他們倆把酒帶回房間喝,自己跑得不見蹤影。

  ——比起讓他們兩個獨處,那個酒鬼大叔待在這裡勸酒說不定都還更能緩和氣氛。長谷部腹誹著日本號毫無用處的貼心,一邊把酒和小菜端回自己房間外的緣廊側。

  宗三跟在他身後一言不發,安安靜靜地在他身邊坐下,長谷部給彼此斟了酒,兩人簡單說了句「乾杯」後就無聲地喝了起來。

  這個時間還不算晚,本丸的另一側傳來粟田口派孩子們嬉笑的聲音,反而更顯得只有兩人的長廊一片死寂。

  日本號給的酒很美味、光忠做的下酒菜...

  2016-11-30 17 49
 
 
|1
|2
|3
|4
|5
|6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