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組】扮家家酒

  ※ 之前的點題「小宗三與織田組」

  ※ 內有幼化宗三、苦勞人長谷部、未極化的不動&可靠的藥研

  ※ 角色OOC有

  ※ 以上OK的話再往下看,謝謝

——————————

  長谷部從比叡山歸來時,除了身體稍微有些疲倦外,精神還算是挺好的。

  正想著要如何和審神者稟報本次遠征的戰果時,一個軟呼呼的小孩就這麼撞進了他的雙腿之中,緊緊抱住他的雙腿,讓他動彈不得。

  嬌小的個頭比起本丸任何一把短刀幼童都要來的小,長谷部下意識的就認定了這並不是本丸的任何一把刀劍男士。

  ——新來的刀劍男士嗎?才正這麼想,就看到小小的人兒抱著自己的腿,抬起臉來對自己露出了宛如盛開櫻花般燦爛柔和的笑臉,用著黏糯的聲音對他說:「哈些唄,歡迎回乃~~」

  「哈————?!」

  「簡而言之就是宗三在進我研究室的時候不小心打翻了藥水,就變成這樣了。」深嘆了一口氣,藥研順手摸了摸坐在他身邊的小宗三的頭,而被摸頭的小宗三只是甜甜地笑著,絲毫不介意藥研的動作。

  「他個性都變了。」長谷部還在震驚之中,完全不相信眼前的孩子就是他脾氣惡劣的同事。

  「嗯……這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可以叫出本丸裡的人的名字,所以對我們是有記憶的,不過行為舉止就像是人類的四、五歲小孩左右的樣子,我猜大概是外表也影響了他的心理狀態吧?」

  像是映證藥研所說的話一樣,小宗三忽然被庭院飛過的蝴蝶吸引了注意力,又用著軟嫩的聲音對藥研說:「藥研、藥研!有蝴蝶!宗三想去庭院裡和蝴蝶玩~~」

  看到這樣的宗三,長谷部感覺被毀三觀似的,整個畫風都不對了——他認識的宗三可不是這種個性的可愛孩子啊。

  但是一邊的不動似乎無所謂似的,開心地牽起小宗三的手就往庭院走去:「走走走,宗三你喜歡蝴蝶嗎?想要幾隻我都抓給你。」儼然一副寵溺弟妹的兄長模樣。

  「好~~」

  看著不動和小宗三手牽手跑進了庭院裡,那畫面和諧的讓長谷部都不忍直視了,他問藥研:「宗三會變回來嗎?」

  「嗯……大概會吧。」藥研回答的並不肯定,「我會再研究看看,總之旦那你可以幫忙照看宗三嗎?」

  「哈?為什麼是我?」長谷部一臉嫌棄,「江雪和小夜呢?」

  「江雪和小夜都去奧州遠征了,今天大概沒辦法回來。我想再去研究室研究一下宗三打翻的那幾個藥劑,又不放心不動一個人照顧宗三,所以就只能拜託旦那你了。」

  「可是……」長谷部再度望向庭院,正巧看到不動為了捉蝴蝶跌了個狗吃屎,小宗三被不動慘烈的一摔嚇得愣在原地,然後嚎啕大哭。

  「好……我來吧。」長谷部感覺自己在說這話的時候頗有幾分壯士斷腕的悲壯情操。

  「就麻煩旦那你啦。」

  「我盡力而為。」長谷部深深的嘆了口氣,「你別太指望我能照顧好小孩,我可沒有帶小孩的經驗。」

  藥研輕鬆的笑了起來:「我覺得宗三還挺喜歡你的,應該沒問題。」

  從庭院把正在哭的小宗三和膝蓋破皮的不動拎回房間裡,長谷部覺得今天真是他的厄日。

  小宗三還再抽抽噎噎的哭著,不動則是一臉自責地說:「我果然是沒用的刀,連隻蝴蝶都抓不到,還讓宗三哭了……」

  「既然你這麼覺得就不要露出那表情讓宗三擔心。」長谷部不耐煩的從櫃子裡拿出醫藥箱,熟練地依照人類的治療流程替不動清理傷口。

  「嗚……好痛……」被長谷部有些粗魯的動作弄疼,不動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水,不讓自己失態的哭出來。

  長谷部沒好氣地說:「忍著點,這麼點痛也不能忍嗎?」

  「那你動作溫柔點啊、很痛的!」

  「不動痛痛嗎?」小宗三撲在不動身上,嗚噎著又要哭出來似的。

  「不痛不痛,傷口一點都不痛喔。」不動連忙柔聲安慰,「傷口不痛,是長谷部不好,動作太粗魯。」

  ——詭辯、這是詭辯!

  長谷部還來不及抗議,小宗三就鼓起腮幫子,對著長谷部喊:「哈些唄壞壞!哈些唄不乖!不可以弄痛不動!」

  「我……」被小宗三這麼一噎,長谷部宛如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和兩個小鬼一般見識,頓時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看著吃癟的長谷部,不動嘿嘿的偷笑了兩聲,立刻被長谷部用棉花球狠狠的按了幾下傷口,「痛痛痛痛痛!長谷部你就不能輕點嗎?」

  長谷部哼的一聲,三兩下替不動包紮完畢,把醫藥箱放回櫃子中,不打算和兩人瞎攪和。

  不動在長谷部身後做了個鬼臉,也跟著哼了一聲不打算理會長谷部。

  「不動還痛痛嗎?」小宗三擔心的望著不動。

  「不痛了,可惜沒有幫宗三抓到蝴蝶。」不動一邊說一邊伸手揉了揉小宗三的頭。

  「沒關係。宗三沒有蝴蝶沒關係,宗三要不動好好的。」小宗三說著就鑽進了不動的懷裡,兩個小鬼樂呵呵的抱在一起,感情好得不可思議。

  ——這個真的是宗三嗎?長谷部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了。

  「啊啊,宗三好可愛,變得軟軟的。」不動笑嘻嘻的抱著小宗三貼著臉蹭,「那宗三我們等一下要玩什麼好呢?」

  長谷部無奈,只能警告不動:「不要帶宗三玩太危險的遊戲,待在室內就好了。」

  「「欸~~」」兩個小鬼同時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哈些唄小氣!」小宗三鼓著臉說。

  「就是!小氣、小氣!」不動跟著瞎起鬨。

  「少囉嗦!我說不准就不准!」

  「嗚……哈些唄好兇。」

  「就是啊,對小孩一點愛心和耐心都沒有,長谷部一點也不適合當爸爸。」

  「誰要當你們兩個的爸爸啊?!」

  「我也才不要你這樣的老爸呢!」

  不動和長谷部說完,又是哼的一聲,再次互相無視對方。

  「不動不動,宗三有想要玩的遊戲。」小宗三笑嘻嘻的湊到了不動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麼。

  但不動很不給面子的立刻皺起眉頭,一臉為難地說:「欸~~扮家家酒?!」

  「恕我不奉陪。」長谷部發揮自己絕倫的機動力,一秒拒絕。

  「欸~~」小宗三的眼框裡立刻就湧出了豆大的淚滴,「你們都不陪宗三玩嗎?」

  「呃……扮家家酒這有點……」不動為難,求救似的看向長谷部,卻看到長谷部完全沒往這邊看過來,打算裝死到底,不動心一橫、牙一咬,「好啊,我們就來玩扮家家酒吧!長谷部也會一起玩喔!」

  「我可沒說要陪你們一起玩!」長谷部怒吼,不知不覺也和這兩個小鬼一般見識了起來。

  「不一起玩嗎?」小宗三用淚光閃閃的大眼望著長谷部,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愛憐不已。

  「不玩!絕對不玩!」

  「嗚……」小宗三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了下來,「哈些唄不一起玩嗚嗚嗚……宗三、宗三很想和哈些唄一起玩嗚嗚嗚……」

  被眼淚攻勢和不動鄙視的目光夾擊,就連長谷部也難得的感覺窘迫,最後還是敗在了小宗三淚眼汪汪的問自己「真的不能一起玩嗎?」之下,他自暴自棄的回答:「好啦!就只有這一次!」

  「耶!」小宗三一秒就把眼淚收回去,爆發一陣歡呼。

  ——混帳!這傢伙就算變小了還是個戲精!

  長谷部心裡無奈,但已經答應了宗三,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他還是會好好遵守約定,「所以呢?要我扮什麼?」

  「嗯……」小宗三思考幾秒,然後漾著笑臉說:「宗三是馬麻、不動是把拔、長谷部是小孩!」

  「為什麼我是爸爸?!」、「為什麼我是小孩?!」長谷部和不動異口同聲的抗議角色分配。

  但是小宗三不理睬,雙手叉腰自滿地說:「就這麼決定了!」

  藥研研究完宗三打翻的幾瓶藥劑後,初步推估了一下,姑且算是推測出宗三應該會在24小時後變回原樣,放心地回到長谷部的房間,推開紙門就看到一副神祕的光景。

  「把拔你不要一直喝酒,出去工作!」

  「嗚……宗三對我好兇……」

  「哈些唄要不要吃點心?」

  「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為什麼一邊趕人出去工作一邊餵點心?」

  「不管!哈些唄,啊~~」小宗三手上捏著一顆不知哪來的糰子就往長谷部那塞了過去,長谷部左閃右閃的,最後眼見閃不過了,只得認命吃下。

  「現在是什麼狀況?」藥研茫然問。

  「扮家家酒。」長谷部嚼著糰子,含糊不清地說。

  「好玩嗎?」

  「「不好玩!」」長谷部和不動異口同聲的回答。

  「真難得你們默契這麼好呢。」藥研笑了笑,坐到房間的角落:「你們請繼續,我在旁邊看你們玩就好。」

  「那可不行!」不動立刻轉頭問宗三:「藥研呢?藥研是什麼角色?」

  「藥研……呃……藥研是……砍柴回來的爺爺!」

  「為什麼是爺爺啊?」、「爺爺是什麼樣的角色啊……」長谷部和不動一臉茫然。

  不過當事人一點也不在乎似的,一聽宗三講完就壓低了聲音說:「呦,媳婦啊,我把柴扛回來了,要放哪兒好?」

  「放那邊就好!」小宗三隨手比了個角落。藥研也再自然不過地走到角落,做出放東西的動作。

  「砍柴好累啊,媳婦你可以替我倒杯水嗎?」

  「好!」小宗三笑嘻嘻的回答,然後就推了門噠噠噠的跑出去。

  「藥研你還真擅長啊……」不動感慨。

  藥研聳聳肩,「畢竟藤四郎的兄弟很多啊。」

  「既然你回來了,宗三那個樣子可以解除了吧?」長谷部一副筋疲力盡的樣子,陪小宗三玩不到半個時辰,居然比15小時的遠征更令他疲倦。

  「我稍微研究了一下,應該24小時以後藥物就會失效,到時候宗三就會變回來了,如果照剛才宗三變成小孩子的時間來推估,我想明天下午就會回復了吧?」

  「要到明天下午……」

  「有什麼關係,宗三這樣不是挺可愛的嗎?」藥研笑道。

  「才不可愛。」長谷部抗議。

  「哈哈哈。」藥研笑了笑,轉了個話題問:「就讓他這樣跑出去沒關係嗎?」

  「沒關係,他應該是去找燭台切了。」長谷部深深地嘆了口氣,「剛才燭台切拿點心過來,看宗三玩的不亦樂乎的樣子,就跟宗三說『還有什麼需要都可以來找我喔』,所以我想他應該是去找燭台切了。」

  「原來如此。」藥研看著放在房間裡的托盤,心下了然,「總而言之,我們就陪宗三玩一下吧,反正也只有一天。」

  「唉,也沒辦法了……」長谷部再度嘆氣。

  「吶,藥研我可以跟你交換角色嗎?感覺爺爺的角色比較輕鬆。」不動問。

  「不行喔。」藥研微笑,「小孩子在安排扮家家酒的角色的時候,除了提案人會拿走權力最大的角色以外,其他人的角色分配也會反映出小孩子對這個人的想法喔,不要擅自改動,好好觀察也挺有趣的。」

  「那為什麼我是爸爸?」、「我為什麼會是小孩?」長谷部和不動再次茫然。

  不過藥研沒有繼續說明,因為他已經聽到了走廊傳來的腳步聲。

  不一會,小宗三就端著一個茶杯跑了回來,裡頭的水沿途灑了大半,「我回來了!爺爺喝水!」

  「喔,謝謝啊。」藥研接過水杯,笑著摸了摸小宗三的頭,說:「水都灑出來囉,宗三先去把水擦乾,我們再繼續玩好嗎?」

  「啊……真的灑出來了。」小宗三望向走廊,像是這才發現自己灑了一地的水。

  「我們會幫忙你擦地板的,快點去和燭台切拿抹布吧。」

  「好~~」說完,小宗三再度噠噠噠的跑走。

  「你看這不是很可愛嗎?」

  不動和長谷部才剛經歷過被宗三摧殘的慘案,兩個人無奈看了對方一眼,一同在心中認定這根本是「陪小孩玩」和「被小孩玩」的差別。

  小孩子瘋玩起來總是特別沒節制,非得要玩到筋疲力盡了才肯罷休。

  時近傍晚,小宗三開始昏昏欲睡,但還想和幾人一起玩似的,死命撐著眼皮,怎麼樣也不肯乖乖睡覺。

  「宗三媳婦啊,時間也不早了,去哄我的乖孫睡覺吧?」藥研說著拿了一條小毯子交給了宗三,又對著長谷部說:「長谷部寶寶睏睏了對吧,嗯?」

  「呃……嗯……睏了。」不像藥研和不動能對疊字習慣的那麼快,就算經歷了一下午的摧殘,長谷部臉上的表情仍然維持在一個看起來隨時都要抽筋的狀態,尷尬無比的點了點頭。

  「好吧,那長谷部你躺下。」小宗三一面揉著眼,一面將毯子蓋到長谷部身上,「馬麻唱搖籃曲給你聽。」

  長谷部看著藥研和不動對他點頭如搗蒜,只得乖乖躺下,聽小宗三唱起五音不全的童謠,然後歌聲漸漸轉小、逐漸變成安穩的鼻息。

  「終於睡了……」長谷部翻身想要爬起,卻立刻被藥研制止,「旦那你再躺一下,等宗三睡熟一點,不然驚醒他就糟糕了。」

  藥研才剛說完就看宗三不安的扭動了下,長谷部趕緊躺回去,不過小宗三只是扭了扭身體,又陷入更深的睡眠。

  「總算可以休息一下了。」不動癱坐在地。他在剛才的扮家家酒中一共被宗三派出去跟爺爺一起砍柴二十次,雖然只是假裝,但他仍忍不住覺得如果依照宗三叫他出門砍柴的頻率,這根本是濫砍濫伐等級的生態浩劫。

  「辛苦了。」藥研微笑。

  「你才是辛苦了,真虧你能和宗三玩這麼久。」不動真心佩服藥研,他被宗三玩弄得很慘,但藥研看起來仍是游刃有餘,不僅把宗三照顧得好好的,還讓宗三玩得很開心,到後來宗三根本就不理會長谷部和他,專注的和藥研玩在一起。

  要是換做在真正的家庭,根本都有亂倫的嫌疑了。不動一邊想,一邊開了瓶甘酒,給自己犒賞一下。

  「你們兩個也是,辛苦了。以第一次陪小孩玩來說,你們算是做的不錯了。」

  「是這樣嗎?嘿嘿、長谷部,藥研說你當小孩當的很成功喔,其實你才是五歲兒吧?」不動笑嘻嘻地向長谷部挑釁道。

  「我可沒這麼說。」藥研苦笑。

  「嘿嘿、長谷部?長谷部……?」不動這才發現長谷部已經睡著了,「什麼嘛,這傢伙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哈哈,就讓他睡吧,畢竟他一遠征回來就開始幫忙照顧宗三了。」

  「也是啦,哈啊~~」把最後一口甘酒喝完,不動也湧起了一股睡意,他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不動你累的話也睡吧,等下晚餐時間我會叫你們起床的。」

  「嗚……那就麻煩你了。」不動猶豫了會,不過實在太睏了,最後他還是放棄掙扎,跟著在宗三身邊躺下。

  不一會,房間裡就只剩下安穩的鼻息,此時安詳的氛圍和平時總劍拔弩張的氣氛相差甚遠,讓藥研忍不住輕聲地笑了出來。

  他回想幾個人的角色設定,不動是愛喝酒又看似沒用,但其實對家庭很看重的父親、長谷部是彆扭又不坦率的兒子,備受母親的疼愛,是家庭中和母親最親近的人、自己則是看照所有人的大家長,而串連起所有人的就是宗三。

  某種層面上,的確挺符合他們的。

  他摘下眼鏡,跟著在不動身邊躺下。

  ——偶爾這樣也不錯啊。

  「唉呀,這可真是奇景。」奉燭台切之命來叫幾個人去吃飯的鶴丸,走進房間裡看到的畫面,就是幾個總是吵成一團的傢伙安安穩穩地一塊熟睡。

  「來去跟主上借相機拍照留念吧!」

  鶴丸哼著小調,又離開了房間。

  手牽著手的織田一組,可是本丸的珍奇百景之一呢。

  〈完〉

评论(17)
热度(93)
  1. 墨千洲029 转载了此文字
    ❤萌吐奶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