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みち【二】


  「還真是沒想到長谷部你會答應和我一起喝酒,天要下紅雨了吧?」日本號發出豪爽的笑聲,連屋簷似乎都隨之震動。

  「我只是難得想喝而已。」長谷部悶悶回應。

  晚餐過後,日本號一如既往的問他要不要一起喝酒,每次都會拒絕他的長谷部,這天鬼差神使地答應了下來。

  他自認和日本號的感情還不算太壞,兩個人原本就有一起待在黑田家的經歷,再加上他們都是近期才到本丸的刀劍男士,幾乎都是一起出陣,在把對長政大人的想法說開後,日本號對他的敵意就減輕不少,時常邀他一起喝酒以示好,只是他一直沒興致所以拒絕罷了。

  日本號往他的酒杯裡倒入清澈的液體,醇厚的米香霎時撲鼻而來,長谷部平日雖然不常喝酒,但從氣味也能分辨的出是上乘的美酒。

  「就算難得想喝也是足以下紅雨的事!」日本號似乎挺開心的,將長谷部的酒杯添得滿滿的,「喝吧,這可是我私藏以久的好酒喔!」

  他小口啜了口酒,辛辣的酒液在口中擴散,他不習慣這種高濃度的烈酒,含了幾秒才緩緩嚥下。

  「你真不會喝酒呢。」日本號大笑:「連審神者都比你會喝。」

  「你跟主上一起喝過酒?」長谷部狐疑地看著日本號。他自從來到這裡以後審神者是滴酒未沾,完全無法想像日本號和審神者對飲的樣子。

  「是啊,在我的歡迎會的時候喝的,那時候本丸辦了拼酒大賽,那時你還沒來,所以不知道當時的狀況。」日本號露出了懷念的表情,「審神者那次喝到吐了,後來就很少喝酒了。」

  「你居然對主上做這麼失禮的事!」

  「別生氣、別生氣!」日本號連忙解釋:「審神者那天還帶回了不動,一時興奮過頭喝得又快又急,我也勸了他好幾次別喝得那麼急,不過他好像不擅長跟酒豪喝酒,三兩下就被我和次郎的節奏帶著走,結果就是那樣啦。」

  「所以還是你也有錯吧?」

  「你要這麼說也沒錯啦……」

  長谷部原打算要開罵,但看著日本號抓了抓一頭亂髮,表情一臉無奈,最後還是放棄罵人的念頭,低頭喝了一大口酒。

  第二口就沒有第一次喝時感覺那麼辛辣,取而代之的是濃郁的酒香,澀味和苦味恰到好處襯托酒釀香,入喉後的後勁強烈,回味無窮。如果當時喝的是這種酒,他似乎也能理解審神者為什麼會不小心喝多了。

  「長谷部,你果然發生了什麼事吧?」

  「嗯?」

  「我還以為說出這件事,你肯定是要罵我的,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放過我了。

  「你就那麼想被我罵嗎?」長谷部瞪了他一眼。

  日本號嘻皮笑臉地答了句「不想」後,樂呵呵的仰頭灌了一大口酒,再度問道:「不過果然是發生了什麼事吧?居然讓你來和我一起喝酒,恐怕是什麼大事吧?」

  長谷部悶著頭連喝了好幾口酒,不理會日本號的提問。

  他確實因為宗三的事情有些煩心,但他自己都沒能把這份焦躁的情緒和想法理出個頭緒,他實在不認為自己現在的狀態足以對他人傾吐關於宗三的事情……

  「啊,宗三?」

  日本號突然大聲喊出宗三的名字,長谷部嚇了一大跳,立刻抬頭張望。這才發現一抹淡粉色的身影出現在本丸的假山湖泊邊,遠遠的站在池畔的另一邊,彷彿很久之前就站在那兒似的。

  宗三因為日本號的叫喚而看向他們的方向,身子仍是一動也不動的,似乎也沒有要走向他們這邊的意思。

  「怎麼會來這邊?」長谷部疑惑道。

  他和日本號都屬比較晚到本丸的刀劍男士,房間被分配在稍遠的西側廂房,而比較早到本丸的人幾乎都是住在東側,自從長谷部來到本丸後從沒看過宗三來過這邊。

  「該不會是迷路了吧?」日本號聳聳肩,看起來並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怎麼會?」再怎麼說宗三也是很早期就來到本丸的刀劍男士,就算本丸再怎麼大,宗三也應該已經十分熟悉本丸了,但是看著遲遲沒有動靜的宗三,長谷部忖度一會,起身說道:「我去看看他的狀況。」

  「喔喔,那就麻煩你啦!」

  目送長谷部匆匆忙忙跑向湖畔,日本號摸著下巴的鬍髭,喃喃自語:「果然是因為那傢伙嗎?」


  長谷部才走到湖畔,就看見對岸的宗三忽然慌張地顧盼周遭,接著往長谷部過來的反方向——跑了起來。

  「哈?」

  縱然知道宗三對自己沒什麼好感,但被厭惡到拔腿就跑還是頭一遭,長谷部錯愕盯著宗三踉踉蹌蹌的背影,突然的感到一陣光火。

  ——為什麼我要被那傢伙這樣對待啊?

  沒有原因的被疏離,已經夠令人煩燥了,居然還被如此失禮的對待,再好脾氣的人恐怕也無法忍受,更何況,長谷部也不覺得自己是屬於脾氣好的那一類人。

  他毫不遲疑的追了上去。

  池畔的地面濕軟,長谷部可以感覺到鞋子陷入柔軟的地面,這大大的降低了他的機動性,但這一點對宗三來說也是相同,更何況對方還是穿著更難奔跑的木屐,他沒兩下就追上宗三。

  「宗三左文字!」

  他一把抓住了宗三的肩膀,聽見宗三發出微弱的嘶的一聲,但長谷部也顧不上是不是弄痛了對方,強硬地將他扭了半圈過來,對著他吼:「宗三左文字!你到底哪裡對我有所不滿,有什麼不滿就直說啊!」

  宗三像是沒料到長谷部會衝著他大吼,當場愣在原地。

  長谷部也察覺自己的情緒過於激動,緩了緩情緒,再度開口問:「宗三,你為什麼要躲著我?」

  「我……」宗三眼神遊移,似乎不敢正眼看向長谷部,支支吾吾的態度和平時大相逕庭。

  長谷部突然意識到,這似乎是他到本丸來頭一遭和宗三處得這麼近,宗三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粉色和服,從領口還能看見胸前的黑蝶刺青邊緣,從袖口伸出的手臂細白的讓人難以想像他是如何揮動刀劍在戰場上戰鬥的,腳邊的衣襬沾上了不少泥,恐怕是剛才追逐時沾上的。

  宗三嚅囁著嘴,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見宗三這模樣,不知情的人大概會以為是自己在刁難他吧?他嘆了口氣,「抱歉,我太激動了……宗三你不願意說就算了……」

  他鬆開手,瞥了一眼日本號那,日本號似乎對這邊的動靜有些擔心,站起身來張望著他們這邊的狀況。長谷部向著日本號的方向點點頭,示意這裡沒有問題後,日本號才坐回廊上,但還是一直盯著這邊。

  「我……是來這邊走走的,沒打算打擾你和日本號喝酒,所以才會……」細若未聞的聲音從身邊傳來,長谷部一會才意識到是宗三在和自己說話。

  即使是雞同鴨講的回答,至少宗三感覺比平時的冷淡好溝通上不少,長谷部轉換了下心情,故作輕鬆地問道:「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喝酒?日本號準備的酒挺不錯的,要不要一起來?」

  宗三低下臉,淺色的長瀏海遮住他的臉龐,長谷部看不太出來宗三在想什麼。

  不過事實上,他對現在的宗三一點也不了解,就算直接盯著宗三的臉看,他也不覺得自己能理解宗三的想法。

  他最後還是妥協於尷尬的氣氛,替宗三解套道:「還是你要回你房間了?你不回去的話,小夜也會擔心你的吧?」

  「不、我留下來一起喝吧。」宗三突然抬起頭來,語氣堅定地回答。

  「小夜呢?」宗三的態度突然轉變,長谷部疑惑地問。

  「就喝點小酒,等會就回房了,不要緊的。」宗三頓了下,又補上了一句:「小夜他很獨立的。」

  小夜是個很獨立的孩子這事他也很清楚,話雖如此,為什麼會突然改變心意?

  長谷部看著宗三,眼前的人依舊生得漂亮的一張臉,和六百年前初次相遇時就是如出一轍的絕美,可是在他眼裡,卻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臉龐。

  他真的一點也不懂這個人啊。



<TBC>



----------

注意事項:

※ 中長篇小說預定

※ 角色可能OOC有

※ 如果有發現伏筆的還請手下留情

※ 不跟大家互動我太寂寞了QWQ 拜託還是留言給我吧(欸

----------

评论(11)
热度(40)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