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みち【一】

  ※ 我流本丸捏造有


  在近侍房裡聽見蟬鳴時,長谷部這才意識到時序已經進入了夏天。

  他難得的擱下公文,走到前廊上眺望遠方,沿著山勢建造的本丸還尚未感受到夏天到來,涼風徐徐地吹進室內,加上遠處傳來的蟬鳴和本丸中短刀嬉笑的聲音,一切顯得和諧安寧。

  位於時間縫隙中的本丸仍會受到晝夜、季節影響這件事聽起來十分不可思議,不過就審神者的說法,最初建成本丸時依靠的是審神者的靈力,因此每個本丸之間都有著不同。

  不僅是本丸所處的環境,就連氣候、週邊城鎮的遠近、建築本身的形式都有所不同。

  有的本丸是西式洋房、有的本丸則是位於海島上、有的本丸裡僅有白天黑夜,四季如春、有的本丸則是氣候難測,前一秒還是出大太陽,後一秒就狂風暴雪、或是僅有黑夜的本丸……等各式各樣的本丸,據說都是由於審神者的靈力性質而造成的差異。

  雖說也有如上述的極端的案例,但大部分的本丸還是日式建築,也有著正常的時間和季節感。

  他們的本丸座落在山腰上平坦的小丘,四周被石垣建造的城牆環繞,即使從正門走進本丸,也必須先經過一片廣大的田林才能見到雄偉的主屋,而本丸並不只有主屋,還有稍遠的別院和手合場,後頭又依著山林,幅員廣大幾乎占據整個山頭。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隨著出陣隊伍來到這個本丸時,還被範圍如此遼闊的本丸給嚇了一跳,而且不僅是本丸的地幅遼闊,連本丸的成員也相當多。

  他來到這個本丸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在這個四十多人的本丸裡他似乎是很晚才到來的刀劍男士,他原本或多或少還有些擔心自己會難以融入這個本丸,不過本丸的審神者和其他人都十分熱情的接待他,讓他很快就適應了這個本丸。

  審神者是個約莫二十出頭歲的年輕小夥子,滿腔熱血、充滿活力,有些躁進卻又能夠虛心的接受其他人的指教,也因此和其他刀劍男士都處得挺好。

  或許是受審神者那樂觀開朗的性格使然,本丸的刀劍男士個個都充滿了朝氣,本丸裡的氛圍很是和樂,彼此之間建立了堅韌的信任和羈絆。

  這是個很棒的本丸。長谷部在心裡想著。能為這樣大器的主上效力,實是自己的榮幸。

  長谷部舒服地瞇上眼,享受片刻的安寧。

  「在做什麼呢,長谷部?」不知何時走進近侍房的審神者用他宏亮的聲音問道。

  長谷部嚇得睜眼,連忙轉身道歉:「啊、主上,十分抱歉!沒能專注在公事上是我的失職!」

  居然讓主上見到自己正在偷懶。長谷部慚愧的低下頭,不敢看審神者一眼。

  「不用在意,本來就沒有那麼多事要忙。」審神者咧嘴笑著,一面用毛巾擦汗,一面走到廊邊坐下,「今天的風很舒服呢。」

  「是。」

  「不用那麼拘束,坐下吧。」

  「是。」長谷部回答,並跪坐在審神者身後不遠處。

  審神者不再多說什麼,只是拉著領口直搧風,身上的衣服汗濕一片,原本淺灰色的排汗衫都濕成一片深灰,應該是剛才和短刀們一起運動的原因,但審神者看起來神采奕奕的,還哼著小調,似乎沒把剛才的插曲往心裡放。

  長谷部慢慢安下心來,自家的主上對重要的事情肯定會追究到底,不過他如果說不在意,就是真的沒往心裡放,率直的個性說一就是一,絕不會讓人無所適從。

  不過,偷懶就是不對的,下次擔任近侍的時候可就不能再做這種混水摸魚之事讓主上蒙羞。

  長谷部一人在腦內開著反省會時,突然聽到門口傳來了騷動聲。

  「遠征的人都回來了呢。」長谷部對審神者說道。

  廊上一陣嘈雜,不多久,近侍房的大門便被拉開,穿著一身粉紅袈裟的男人欠身走進房內,後頭還跟著一頭紅髮的短刀。

  「宗三歡迎回來,你們辛苦了。」審神者沒走進房裡,只是在廊上轉過身說道。

  「我也只能回到您的身邊呢。」宗三垂下臉,語帶無奈地說。

  怎麼可以對主上無禮?長谷部還來不及發難,站在宗三身後的愛染就跑到審神者身邊,興奮說道:「主上,我今天出去遠征之後練度提升了一級喔!」

  「那真是太好了。」審神者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這麼說來,宗三你可以去找小夜過來嗎?我想讓他和愛染還有幾個短刀一起出陣。」

  「我知道了。」宗三把書架上的遠征資材紀錄簿拿下來,寫好紀錄後又放回原位,「那我就先告辭去叫小夜了。」

  「嗯,快去吧。」

  審神者點頭,又回頭和坐在他旁邊興奮分享遠征見聞的愛染繼續對話。

  長谷部安靜坐著,看著對話中的審神者,心思卻飄到了遠處。

  ——剛才宗三從進房到離開之際都沒有看他一眼。

  從他一開始來本丸時就是如此,宗三對待他的態度始終就是冷冰冰的,說不定從見面到現在都沒講超過十句話。

  他還記得他第一天來時,審神者為他辦了場歡迎會,在酒席之間他才聽說宗三也在這個本丸裡,然而那天宗三並沒有出現在宴席上,他原以為是宗三身體不適所以沒來參加,但事實上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那之後在本丸見到宗三時,宗三也只是淺淺的向他點了個頭,就權當打過招呼了。

  而後來也沒和他好好說過幾句話,態度總是冷冰冰的。他甚至覺得,就連沒事就來挑釁他要吵架的不動,比起宗三都熱絡的多。

  他沒打算期待宗三要對自己的到來有多喜悅、多熱情(宗三原本也就不是那種人),但做為過去曾共主過的老相識,為什麼冷淡到這個份上?他實在無法理解。

  如果說宗三對所有人都是這樣,或許他也不會介意。偏偏宗三和過去曾一起共主的藥研和不動就是有說有笑的,對其他人也很客氣,就只對他一個人生份冷淡,這過度生疏的交流甚至讓他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把宗三跟其他什麼人搞混了。

  他也問過藥研為什麼宗三對他特別冷淡,但藥研只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回答:「就先由著他吧。」長谷部不明白藥研的意思,可藥研似乎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只要他別想太多,拍拍他的肩膀說了聲加油就打發他。

  怎麼可能別想太多?被宗三莫名其妙的冷淡,是自己做錯了什麼?還是宗三在介意什麼往事?他一點頭緒也沒有。如果是自己的錯,或許好好說清了還能好好相處,可宗三根本是躲著他,讓他連問都沒辦法問。

  他被宗三的態度惹得有些惱怒,為什麼自己要被平白無故的如此對待?心中逐漸焦躁,也因此宗三不看他的舉動讓他更加介懷。

  他只是想和宗三好好相處,這難道是很困難的願望嗎?

  「怎麼了嗎,長谷部?」審神者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的思考。他回過神來,結結巴巴的回答:「沒……沒什麼!」

  「當近侍太累了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我還可以……」

  「打擾了。」長谷部被打斷,出現在門口的是小夜和宗三兩人,宗三拿著一盤西瓜走進房裡,「剛才在廚房遇到光忠,他要我拿過來給主上的。」

  「哇、是西瓜!也到了西瓜的產季了呢,長谷部、愛染,一起吃吧!」審神者聲音裡透出滿滿的興奮,抓了一塊就分給了坐在他身邊的愛染,又遞了一塊到長谷部面前。

  長谷部婉拒:「我就不用了,謝謝主上的好意。」

  小夜沉著聲問:「主上你叫我嗎?」

  「是啊,等等你和愛染還有幾個粟田口家的孩子一起出發去三條大橋吧,你當隊長好嗎?」

  「讓我當隊長什麼的……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吧?」

  「沒什麼大事啦,不過要好好顧全隊伍成員的狀況。」審神者笑道:「在出發前要不要先吃片西瓜?」

  小夜點頭,走到審神者身邊坐下,捧起西瓜也跟著吃起來,那小心翼翼的動作就像倉鼠一樣,十分討人喜歡。

  「宗三呢?」

  「不了,我遠征有些累了。」

  審神者也不強求,揮了揮手回答:「那快去休息吧,長谷部你也退下吧。」

  他和宗三一齊向審神者行了個禮,退出了近侍室。

  在門關上的瞬間,宗三轉身就走,卻不是朝著他房間的方向。長谷部立刻追了上去,跟在他身後問:「宗三你要去哪?」

  宗三停下腳步,瞅了他一眼,「有什麼事嗎?」異色瞳在陰暗的光線下顯得格外冰冷。

  「我……」他一時答不上來,許久才弱弱的答上一句:「我只是擔心你。」

  「我只是要去藥研那兒拿點消除疲勞的藥草而已,不勞您費心。」宗三客客氣氣地說,語氣很平淡,讓他感覺自己的關心都是多餘。

  「喔、抱歉……我只是……」

  還沒等他說完,宗三又轉身就走,腳步雖比離開房門前和緩許多,但長谷部只能佇立原地,連伸手攔他的勇氣也沒有。

  他垂下臉盯著自己的手,空無一物的手裡,連宗三身上殘留的一縷春櫻甜香也沒能留下。



<TBC>


----------

注意事項:

※ 中長篇小說預定

※ 角色可能OOC有

※ 寫完前一律不回應

※ 之後可能會出本(?)如果有發現伏筆的還請手下留情

----------

评论(1)
热度(44)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