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十六)+【公告】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宗三的聲音戛然而止,在訴說完漫長的回憶後,他就這麼突然的沉默下來,長谷部看見他抿了抿泛白的唇,卻許久沒有一句話。

過了許久,宗三才總算開口:「這就是我的故事。」他停頓了下,嗤笑一聲後低低的說:「不覺得可笑嗎?為了無聊的自尊,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很好笑吧?」

「沒那種事!」長谷部激動地喊了起來:「宗三你才不可笑!也才不是無聊的自尊。不是那樣的!」

宗三沒回應,只是低頭不語。

長谷部定定看著宗三,突然不明白了,怎麼就一個下午,宗三的形象在自己的面前崩塌殆盡。

眼前這包著繃帶、打著石膏,彷彿一觸及碎的宗三,和那個總是昂首闊步、驕傲又自信含笑的宗三竟是同一人,或許不是親眼所見他也不會相信宗三也有這樣的一面。

在這一刻前,他一直覺得宗三不說話就是個吸引人的的美人,可如今這模樣,狼狽不堪又脆弱的模樣,讓他感覺既陌生又心疼。

他很想好好安慰宗三,卻不知道這時候自己該說什麼才好,或許再理論上他可以有很多話能對宗三說,像是:「那不是宗三的錯。」、「宗三的堅持才不是可笑的事。」或是「那都是芝池的錯。」

可是這些對現在的宗三來說真的是需要的嗎?

現在的宗三對他陳述的是過去以來、累績至今的傷痕,與那些獨自一人面對的痛苦記憶,這一切過於沉重,並非一兩句安慰就能帶過的,他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說,才能真正安慰到受傷的宗三。

或許宗三哭出來,他還能給他一個懷抱、拍拍他的背,可宗三仍是一滴眼淚也沒掉,只是沉默,與平時截然不同的姿態,讓他甚至不知如何是好。

他和宗三沉默著,氣氛壓抑而膠著,連呼吸的聲音也明顯的迴盪在病房中,他看著低垂著臉的宗三,腦海裡空白一片,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

他只是看著那樣的宗三,莫名茫然。

他所認識的宗三,一向都是自信滿滿,甚至帶有目中無人的任性,堅強而率性,面對別人的刁難一點也不退縮的模樣,宛如帶刺的玫瑰,那份堅韌和強大甚至是他的嚮往,他就是被那樣的宗三吸引才喜歡上宗三的。

可如果說那樣強大直率的宗三都只是他的逞強,現在在他面前的、脆弱的宗三才是真正卸下所有武裝的宗三,在他面前暴露出難堪的過往--甚至比在歌仙、青江、甚至是哥哥江雪……比在他們其他人面前所說的都更多、更深。

他不想背棄宗三那一份對自己的信任,也不想讓宗三在自己面前還要持續假裝堅強。就如現在,仍強裝、漠著張臉,咬著牙不讓自己掉一滴淚水。

他只是想回應宗三對自己的期待而已。


「宗三。」長谷部輕聲叫了宗三的名字,等待著宗三的回應。

宗三緩緩轉過頭來看向長谷部,一雙漂亮的眼裡還是帶著某種防衛。也許是怕被拒絕,也或許是宗三的自尊使然,他不由得感覺心疼。

「這對宗三你來說是很難啟齒的話吧?連對歌仙先生他們都沒能說出口的話。」長谷部停頓了下,直視著宗三的眼:「謝謝你對我說了這些事情。」

宗三沒有接話,只是定定看著長谷部,等待著他的下一句話。

「我一直以來都被宗三你吸引,宗三在公司一直都展現出堅強的一面,對於不合理的事情也會強烈的反抗,不服輸的個性也讓我很佩服,就算宗三你說那是無聊的自尊我也不那麼覺得……我覺得那樣的宗三很耀眼、很帥氣。」

長谷部輕輕地牽住宗三的手,或許是醫院的空調有點太冷了,宗三的體溫感覺有些低,骨節分明的手指末稍甚至有些冰涼,他用拇指指腹輕輕摸著宗三的手背,想著如果能稍微讓他溫暖一點也好。

「明明嘴巴壞又任性,可是我還是被宗三你吸引,和你相處以來也知道宗三你也有溫柔的一面,我也……喜歡上那樣的宗三……」他說的有點小聲,要像剛才那樣大聲地向宗三告白這種事,他反倒莫名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剛剛對我說的那些……老實說我並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所以宗三你面對的那種擔心、害怕,我想我是無法體會的……但是我真的很高興你能夠對我說這些事情……謝謝你願意把這些事情告訴我。」

「謝謝你,願意讓我陪你分擔。」他握住宗三手的力度稍微加大了些,長谷部抬起臉,看著宗三堅定地說:「我會陪你一起面對的。」

宗三還是不說話,似乎還刻意避開了長谷部投來的視線。

但長谷部沒有移開視線,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手掌滲出了手汗,他不安的想著宗三是否會回應自己的說的話。

他知道自己嘴笨,不,他也並不是真的嘴笨,但明明在跑業務時可以把產品推銷的那麼好,可一旦要訴說自己的內心,卻是膽戰心驚,生怕自己說錯什麼傷害宗三,或者是把宗三推得更遠,感覺自己辭不達意,要如何把自己的心情傳遞出去都還是個問題。

他還是生平頭一次體會這種心情--為了一個人的情緒,被左右、被牽動,深怕自己傷害他人,那人的一顰一笑彷彿就是自己存在的理由,他第一次察覺自己早就已經愛的深了,深的無法自拔。

「真是的……只不過是個長谷部而已,耍什麼帥啊……」

當他聽到宗三帶點哽咽的聲音這麼說時,他感覺自己鬆了一大口氣。

「我總算理解為什麼你的業績都比我好了,可惡,是這張嘴嗎?還真會說啊。」宗三的手掙開長谷部的手,捏了捏長谷部的臉頰,逞強笑道,但他的眼眸裡蒙上了一層水霧,泫然欲泣:「肯定都把人哄得飄飄然吧?」

「才沒那種事呢……」長谷部輕聲回答:「長船前輩每次都說我太不知變通,什麼事情都照實說,所以還因此失掉不少訂單……要是像長船前輩那樣的話,搞不好業績還會再好一點……」

「我不是說那個啦……」宗三無奈,一面抽回手,一面又低聲說了幾句,長谷部並沒有聽清楚宗三說了什麼。

他知道宗三並不是想說工作上的事,只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和宗三繼續說下去。

長谷部將宗三的手再次抓回自己掌心捂熱,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宗三的手似乎沒有剛剛那麼冰涼了,他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卻看著手背上觸目驚心的傷口,又止住了話。

宗三的手突然握緊了,纖長的手指和自己的緊緊相扣。

像個信號似的,他抬起臉,堅定地看著宗三說:「我是認真的,我會陪著你,一直陪著你的。」

「請讓我一直待在你的身邊!」他又說了一次,不僅是對宗三說也是對自己說,不管宗三的回答如何,他都已決意要守在宗三身邊,不想讓他再受一點傷害。

「還真是……」宗三的話說到一半又止住了,偏過頭抬臉,隱忍著不讓眼眶裡的淚水再次落下。

長谷部再也忍不住,鬆開了緊握的手--將宗三攬進懷裡。打著石膏的左手臂橫在兩人中間,磕得他肋骨生疼,他沒放開,反而摟得更緊,宗三沒有說話、也不掙扎,滲透肩膀的溫熱感卻不斷擴散。

「我會陪著你的。」所以,不管是笑容,或是哭泣的臉龐也都在我面前展現吧?長谷部沒說出後半的話語,但是宗三回應的力度已經給了他回答。

「謝謝。」宗三的聲音響在他耳邊,很輕、很淡,但在安靜的病房內,卻異常的清晰。

他們輕輕的交換了一個吻。

一樣是帶著淚的,卻是截然不同的甜蜜。



<TBC>


-----


【公告】


因為三次元的私事,打算暫時停止這個帳號的一切活動,直到八月左右才會重新開始更文。

至少我努力多更了一章沒停在那個胃痛回了(喂!

期待Rain的朋友可能還要請你們再等一陣子了,真的非常抱歉。m(_ _)m

Plurk依舊會正常營業(?),不定期(機會渺茫)會在上面更小段子練習。

大約就是這樣吧……

期待下次相逢的日子到來。
评论(13)
热度(67)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