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練習】之四【日宗】

※ OOC有


-----


日本號闖進左文字部屋時已是深夜時分,宗三從被窩裡探頭,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又把自己埋回被窩中。

「御姬你別不理我啊~~」日本號尾音拖得老長,最後打了個酒嗝才止住,他順手關上房門,笑嘻嘻的鑽入布團中。

「嘖,一身酒臭。」

宗三伸手按住日本號吻過來的臉,卻猝不及防的被日本號舔了一口:「別那麼冷淡嘛,難得正三位來臨幸,不是應該高興點嗎?」

「你還真有臉說。」宗三失笑,靈巧的抽回手,扯了扯棉被道:「我想睡了,正三位大人請回吧。」

「別那麼絕情嘛。」日本號咧嘴一笑,攬著宗三的細腰就往自己方向送,鬆垮的濡袢被這麼一扯滑下大半,露出了胸前兩點蓓蕾和黑蝶刺青。

日本號特別喜歡宗三的刺青,象徵屬於右府大人的蝶紋,每次見宗三跨在自己身上擺動腰時,那蝴蝶彷彿就像活物一般在自己面前振翅,在在提醒他——眼前的男人可是他人的玩物。

--這樣才有趣不是嗎?

他忍不住想著,在前主都死去之後,只有他們獲得了肉身,然後模仿著人類的行為,奪取、佔有前主的所有物。

傾國,誰不渴求?

日本號張嘴含上了左側的乳首,刻意發出嘖嘖水聲,滿足地聽見宗三發出嗯嗯悶哼。

胸前的弱點被日本號吮吸,有一下沒一下的刺激著敏感的乳頭,男人的寬大手掌緩緩摸過腰際,滑到兩腿之間更加敏感的所在,揉弄著柔軟的部位,帶出陣陣快意。

「沒穿內褲是在等著我來嗎?」日本號鬆口,轉而在宗三耳邊低喃,不待宗三回應便咬住了他的耳垂,輕輕地拉扯著耳珠。

熱氣噴進耳穴裡,麻癢的感覺從體內透了出來,宗三忍不住渾身一顫,對日本號的問句不置可否的又哼了一聲。

他知道日本號會來,晚餐時被坐在身旁的男人捏了一把屁股,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所以沐浴過後他也懶得再穿內褲了——反正終究是要脫的。

不過說出來的話,那男人會得意忘形吧?

他忍不住輕笑。

「嗯?這麼有餘裕?想誰呢?」日本號皺眉,雖然他有把握接下來可以讓眼前的美人兒什麼都無法思考,但宗三難得不專心的樣子,多少讓他有些不滿。

「想你啊,正三位大人。」宗三勾起笑,一腳踩上日本號的男根,以趾尖勾勒著布料內勃發的形狀,輕聲道:「吵醒我的代價可是很高的——要讓我爽喔,我的正三位大人。」

日本號抓起宗三的小腿,往趾尖親了一口:「遵命,我的別嬪。」


<完>

评论(5)
热度(38)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