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練習】之二【主宗】【壓切宗】

※ 黑本丸有

※ 男審X宗三有

※ OOC注意


-----


男人的身體被紅繩綑綁,細嫩白皙的皮膚被勒出青紫的痕,不輸給胸前黑蝶的刺目。

「還好嗎?宗三……」灰髮男人小聲問,一面收緊了繩子。

粉色長髮的男人被繩索拉扯,弓起了腰肢,柔韌的肌肉因而拉長了線條,肢體被翻折成奇異的動作,一點也不符合人體工學……卻又有種無法言喻的美感。

「嗯?這是在擔心我嗎?壓切。」男人抬起臉戲謔地反問,毫無血色的臉龐上浮出一層薄薄的汗,可那臉上惡意的笑容並未消退。

「如果擔心我的話,不如直接放過我如何?」

長谷部沒有回應他的話,只是把繩子束得更緊了些。

「不過是不可能的吧?因為你也只是聽命行事的狗不是嗎?」

「主上,我完成了。」沒理會宗三的嘲諷,長谷部壓低了聲音回答。

能為主上盡心竭力完成任何事都是他的榮耀,他對自己說。

「嗯,那你可以退下了。」漫不經心的聲音傳來,沒有絲毫嘉獎也沒有任何責備,就只是,普通的完成了任務般。

「……是。」他失落地退出房間,獨自一人站在門口,身後傳來逐漸加重的喘息和壓低了的呼喊。

「不……嗯…………」

「叫出來阿,你不是也想讓他聽見嗎?」主上的聲音因為興奮而低啞,可是另一個聲音只是發出短促的嗚咽和低低的呻吟。

壓切。

使用蠻力,將刀身壓入人類的軀體,皮膚、肌肉、韌帶、骨頭……全部,用最鋒利,也最殘酷的方式,緩慢的埋入人體,最能夠讓人類感受到恐懼的死亡方式之一。

人類的軀體很容易就被劈開,鮮血與臟器掉落一地,血腥味立刻充盈滿整個房間,而原本被稱為主上的生物至死前還不明白是發生什麼似的,痴肥的臉上還帶著驚恐,停留在那一刻。

「啊——」宗三高亢的尖叫將他拉回現實。

眼前的月色依舊絕美,身後緊閉的門扉中,依舊傳來陣陣淫靡之音。

長谷部轉身就走,沒敢再想。

拖得老長的影子上,浮現一抹赤紅的煙霧。


<完>

评论(8)
热度(18)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