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練習】之一【燭壓切】

※ 黑本丸設定有

※ 女審出沒有

※ OOC注意


-----


長谷部咬著下唇,強忍著想把腳抽回來的慾望,平時未被碰觸的地方現在正被濕熱的口腔包覆,粗糙的舌面掃過腳趾,引起他一陣顫慄。

「還好嗎?長谷部?」像是被對方察覺了自己的感覺,對方停下了動作,瞇起僅有一隻的金眼,有些擔心的樣子。

「沒什麼……」他回答,聲音出乎意料的帶著沙啞。

應該是緊張的關係吧?他自我安慰道。

「不繼續嗎?」一個天真的聲音從一邊傳來。純粹的天真,幾乎就是惡意的凝結,但即便那是赤裸裸惡意,那份期待,長谷部也是絕不可能會背叛的。
「是的主上。」搶在他回答之前,燭台切就擅自的笑著回答了。

他還想生氣,卻見那人捧起了自己的腳,舔過自己敏感的足弓,強烈的羞恥感和快感使長谷部不得發出一聲悶哼。

「不准忍耐。」少女的聲音帶著笑意,怡然自得地欣賞著眼前的景色。

「……是。」長谷部憋屈回答,心中卻湧現了遵從主命的喜悅,和強烈的羞恥感。

——居然被主上看著我和光忠……

燭台切細細地舔弄腳掌後,將他的腳趾再度含入口中,搔癢難耐的感覺讓長谷部又發出輕吟。

是因為主上的命令才叫出聲音來的……他在心底說道。

燭台切的手撫上他的小腿,平時扣著皮帶的地方被勒出痕跡,燭台切愛憐地撫摸著腿上的痕跡,接著拉過他的腿,往內側的痕跡吻上。

長谷部無法自抑的發出了呻吟。

體內的慾望早已被燭台切的愛撫給點燃,隔著內褲也能清楚看見那物勃起的形狀,被燭台切、被主上看著如此淫亂不堪的自己,長谷部越發羞恥的興奮起來了。

「真是好風景呢。」審神者低聲笑道,沒讓那兩人聽見自己的聲音。

夜,還長著呢。


<完>

评论
热度(16)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