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9:00 P.M.

※ 時間的那個世界線,以後簡稱時間系列。
※ 雖然稱不上有主線,不過之後應該會朝某個內容方向寫
  因為每一篇都可以獨立閱讀,所以最後標的是<完>,請不要介意


-----


螢幕閃爍著漂亮的櫻色,故做愉悅的女音流洩而出,什麼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說得宛若人間仙境,大概是什麼觀光旅遊的廣告吧?但是刻意宣傳的景點早被炒作過頭,令人生厭。

宗三往嘴裡又塞了片洋芋片,難得的週日夜晚,長谷部不在家,留他一個人看家,有些無聊。

他盯著螢幕,廣告到一段落畫面轉回電視劇,心裡悶悶不樂的嘈雜被不斷放大,宗三抬起遙控,把音量又往上調了幾格。

倒不是討厭一個人在家,宗三也不是會糾結這種事情的人,一個人的時光,他可是比任何人都享受的。

晚餐後他給自己開了一瓶紅酒,和一包超濃起司口味洋芋片,味道當然是不搭的,但宗三也不在乎,隨手轉了最近討論很熱的電視劇,整個人就舒舒服服的躺進沙發裡,享受一個人的清閒。

長谷部是去參加高中同學的婚禮。

雖然有些失禮,不過長谷部居然有要好到能夠參加婚禮的朋友,宗三是挺意外的。

除了光忠、大俱利他們外,宗三鮮少聽長谷部談起其他朋友的事,不如說長谷部的生活重心就是工作,其他事他也沒放在心上。

不過畢竟也都這個年紀了,什麼堂表兄弟姐妹、高中、大學同學,一個一個都結了婚,像是怕自己是最後一個似的,動作快的,現在都是兩個孩子的爸了。

他倒是有點羨慕,至少這些異性戀還能有把其他人錢包榨乾的權力,他們這些同性戀可就沒有了。

這條路並非他選的,但他看得很開,出櫃後也沒碰上什麼太大阻力,相較圈子裡其他人坎坷的戀情和際遇,他算是幸福的了。

只不過,他人的想法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每當看見他人投射的悲憫眼神時,他就有股莫名的焦躁。

電視劇出乎意料的無趣,他陷在沙發裡,想著這麼無聊的片子到底有誰會喜歡?男女主角深陷禁斷之戀中,卻不得不與對方分離的劇碼……這不都是老梗了嗎?

「我回來了。」長谷部的聲音突然從玄關傳來。

宗三躺在沙發上沒動彈,等長谷部走進客廳,也只是抬手揮了兩下:「歡迎回來。」

「在看什麼?」

「虐戀情深的愛情劇。」

「真難得。」

「最近辦公室的人都在討論這片,想說來看看。」宗三坐起身子,趴在椅背上看向長谷部。

難得去吃喜酒,倒是穿的挺講究。宗三心想。

雖沒有光忠的 D Cup 好身材,但長年坐辦公桌的身材卻沒有一絲贅肉,穿著淺灰筆挺西裝自然好看,一雙長腿在西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修長,連髮型都難得梳整成油頭,一張好看的臉都露了出來。

嗯,挺好。

他忍不住覺得,這社畜男友最可取的果然還是那一張臉了。

「好看嗎?」長谷部把風衣外套掛好,順口問道。

「打發時間罷了。」

「喔。」長谷部隨意的應了一聲,神情凝重,似乎在想著什麼,但還是回了句:「我先去洗澡,你別看太晚,早點去休息。」

「嗯。」宗三躺回沙發上,聽見長谷部一陣窸窸簌簌,腳步聲進了浴室後,嘩啦啦的水聲很快就蓋過了其他聲音。

宗三沒看多久,最後還是嫌劇情無趣,關了電視,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長谷部還會和自己在一起多久呢?到了這個年紀,看著身邊的人紛紛結婚,又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

再怎麼說長谷部和只能愛男人的他不一樣,好歹是個雙,又是古板的死腦筋,差不多也到了想要成家立業,找個女人安定下來的時候了。

或許唯一一個問題,是那倔脾氣會嚇跑對方,但他一點也不愁長谷部會找不著對象,雖說是隻社畜,不過顏值跟責任心還是有的,相處久了也會知道長谷部的溫柔。

他一直都是做好了心理準備的。長谷部沒有出櫃,他們倆的交往也只有少數朋友知情,對外,長谷部一直都是單身。

沒什麼的,不過就是秘密交往嘛。

說真的,他並不介意長谷部最後還是選擇「那邊」,長谷部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就算明天就突然和他提了分手,宗三也不會太意外。

不過,又有誰知道他們會在哪天分手呢?說不定是很久以後?說不定是一個月後?說不定受到朋友結婚的氛圍影響,晚點就提了分手?誰知道呢?

別想了。宗三坐起身子,又往高跟酒杯注了滿滿的酒,仰頭,一口灌下。

連續給自己倒了兩三杯,喝得又急又猛,就算是再好的美酒,這般粗暴的飲法,也嚐不出其中滋味,不多久,宗三便不勝酒力的癱在沙發上。

「你怎麼喝成這副德性……」從浴室裏出來的長谷部皺眉看著癱軟的宗三。 

「唔嗯……想喝嘛……」宗三酒量不佳,但醉了也不會胡鬧,就是安安靜靜的,軟得像一團泥,除此之外不會給人添什麼麻煩。

長谷部嘆了口氣,挪了挪宗三的腿坐到身邊,端起桌上的空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拾起遙控器就隨便轉了一台來看。

「婚禮好玩嗎?」宗三軟軟的問了一句。

「不都那樣嗎?」長谷部盯著屏幕回答,螢幕上又是那個煩人的旅遊廣告,但長谷部看得簡直都入神了。

「也是。」

「我倒是覺得那些流程很繁瑣,就不能去公證一下就好嗎?」

「哈哈,還真像你的風格。」宗三抬腳,不重不輕地踩在長谷部的手臂上,像是抗議。

長谷部沒有生氣,輕輕抓著宗三的腳踝放到自己腿上:「還是宗三你想辦哪一種?」

「…………」

「宗三?」

「男人跟男人是不能結婚的喔。」

「嗯。」

「你是笨蛋嗎?」

長谷部沒有回答,在廣告結束後說道:「話說我們人事部的人說什麼都要我把假請掉,下個月我有一個連休的假期,要不要去哪裡玩?」

宗三沉默不答,長谷部看著螢幕也不催促,兩人之間安靜了好一晌。

「……嗯。」他軟聲含糊地答。

或許是誤會了剛才漫長的沉默,長谷部這才回過頭看他問:「想睡了?」

「嗯,我睡著你要負責把我帶回房間喔。」不去解釋沉默,宗三順著長谷部的問句回答。

「你還是早點進去睡吧。」長谷部雖這麼說,不過也沒有趕他進房的意思,抓著宗三的腳,輕輕按摩起來。

「長谷部……」

「什麼?」

「晚安。」

「給我自己回房間啊,你最近變胖了知不知道。」

「閉嘴。」宗三又踹了長谷部一腳,偷偷的微笑起來。

就先這樣吧,再一會也好,再一會就好。

如果有一天夢都是要醒的,這夢,他還想再享受一會。



<完>

评论(12)
热度(59)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