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十三‧五)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宗三在病床上安穩睡著,大概是打了止痛針,即使身上有傷也不見他蹙眉痛苦,安睡的模樣讓長谷部放心不少,他自己身上的局部麻醉已經退了,縫合的傷口微微泛疼,宗三腹上的傷要深得多,恐怕只會更疼。

長谷部坐在床邊,看著宗三蒼白的臉色,即使睡著了仍抿著唇,表情嚴肅的有些嚇人,他鮮少看到宗三的表情如此,平常指氣高昂的宗三總是帶著驕傲,展露笑顏時眼角含笑的自信,舉手投足間的優雅,讓人難以想像宗三睡著時是這樣的表情。

「被這麼炙熱的視線盯著,就算臉皮厚如宗三也會不好意思醒來喔。」青江拿了幾罐咖啡走進病房笑著說道,一面把咖啡分送給坐在沙發上的幾個人,最後才遞給了長谷部。

「謝謝。」長谷部扳開易拉罐,喝了一口甜膩過分的咖啡就放下罐子問:「幾位不用回去嗎?」

「想和宗三獨處?」青江還是保持著笑容:「嘖嘖,在醫院裡搞夜勤病棟可不好,病床搞起來可不怎麼舒服呢。」

相處了一下午長谷部也知道青江黃段子的厲害,但還是紅了臉急忙解釋:「我不是……沒有……」

「說得好像你在醫院做過一樣。」歌仙搖搖頭嘆道:「不風雅。」

「你怎麼知道我沒在醫院試過?」

「行,我幫你跟石切丸說,保證你就是在醫院被他摧殘得要住院幾天也不是問題。」

「嘖嘖嘖,歌仙你好狠的心。」青江不知道想到什麼縮了縮脖子:「今天的歌仙一點也不風雅。」

「還不是有人這種時候還有心情開黃腔。」

「哎呀,我這是緩和氣氛嘛。」

「……你們、好吵……」病床上宗三的聲音悶悶傳來,沙啞虛軟的聲音一點也不像平時的氣勢凌人,長谷部慌忙回頭,一不小心打翻了放在手邊的咖啡。

「啊、糟……」長谷部手忙腳亂的拾起罐子,卻又再一次打翻,把身上、地上弄得滿是咖啡。

「唉,你急什麼?」歌仙說著,就立刻抽了些面紙幫長谷部收拾起殘局。

「抱歉……」

「宗三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狀況還好嗎?」蜂須賀迎到床邊問道。

「我去叫護士。」青江說著快步離開了病房。房間裡因為宗三醒來,又是醫生、護士進出,又是幾個好友連番噓寒問暖,一下子病房裡熱鬧不少,不過當長谷部收拾打理好時,醫生、護士都已經離開病房,一時間安靜不少。

「宗三我有連絡江雪先生了,他說晚點會帶小夜一起過來。」歌仙說明。

「我又不嚴重……」大概是說了幾句話,又喝了一點水潤喉,宗三的聲音聽起來沒那麼啞,但語氣明顯沒有平時強硬。

「你閉嘴,都被捅一刀了還不嚴重嗎?」歌仙咬牙切齒的反問:「今天要不是長谷部送你到醫院、通知我們,你覺得你還有命和我們討價還價嗎?」

「長谷部……」宗三轉頭看向長谷部。兩人一時間竟有些尷尬,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幾個人面面相覷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病房裡陷入一種奇妙的沉默。

「……那個、宗三……」長谷部完全找不到平常在客戶面前的口若懸河,乾巴巴的想說些什麼,卻完全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謝謝。」宗三微微低頭道謝,但抬起臉時,長谷部注意到宗三的眼底閃爍著難以言明的情緒,像是不甘心又像是警戒著自己。

對心高氣傲的宗三來說,這樣的道謝或許是極限了吧?長谷部想著,還是回答:「不……別在意,你醒來就好,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呃嗚……!」莫名其妙吃了青江架來的一拐子,長谷部發出了奇怪的慘叫。

「我們等會都還各自有事,宗三還要麻煩你照顧的,別逃跑啊!」

「咦?」長谷部看向其他幾人,看到其他人拼命使來的眼色,大概也知道他們的意思,有點尷尬地看向宗三,等著宗三的回答。

宗三看著其他人僵持了一會,最後默默回答:「那就麻煩你了。」

聽到宗三這麼回應,長谷部在心裡鬆了口氣,臉上忍不住露出了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笑容。


長谷部還是先回家一趟,換過衣服順便準備了些過夜要用的東西,再次來到醫院時青江和蜂須賀已經先離開醫院。當長谷部一進到病房見到歌仙和兩個不認識的面孔,先是愣在了原地,後才意識到應該是宗三的兄弟。

「晚上好。」長谷部點頭致意,那個淺藍色長髮的男人站起身來朝長谷部行了個禮,男人身邊的少年也站起身來跟著行禮。兩個人動作都很輕,長谷部定睛一看才發現宗三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睡著了。

歌仙站起身來幫忙介紹道:「江雪先生,這位是長谷部先生,是宗三的同事,今天就是他救了宗三的。長谷部先生,這位是宗三的哥哥,江雪,另一位是宗三的弟弟,小夜。」

「您好。」長谷部點頭致意,不知怎麼的緊張了起來。

「謝謝您,舍弟給您添了許多麻煩,真的十分感謝。」江雪聲音低沉又緩慢,但是咬字清晰加上沉穩的氣質,讓人不由得湧生一股安心感。

「哪裡的話,平常我也給宗三添了不少麻煩,還要謝謝宗三的照顧的。」雖然是社交辭令,不過長谷部也認為這是事實,說得真誠。

「能麻煩您告訴我事情的經過嗎?」

長谷部點點頭,從中午給宗三送馬卡龍說起,倒是隱瞞了宗三被侵犯的部分,就和對歌仙他們說的如出一轍,他覺得這部分的事情不該由自己來說,宗三有權決定要不要讓其他人也知道,自然只說明了被攻擊的部分。

江雪一臉嚴肅的聽完了長谷部的說明,點點頭道:「我知道了,謝謝您救了宗三。」長谷部覺得江雪不笑的臉和宗三睡著時嚴肅的表情還真有幾分相像,不過他沒說出口,只是又和江雪客套了幾句。

歌仙打岔道:「江雪先生,時間也不早了,要不要先回我家休息,您趕過來也累了吧?」

「可是……宗三……」看著熟睡的宗三,江雪還是不放心。

「我會待在這照顧宗三的,明天還麻煩跟我換班。」長谷部微笑:「我和宗三剛從法國回來,時差也還沒調過來,讓我負責晚上的照顧沒問題的。」

「…………」江雪還想再說什麼,見歌仙制止又打住原本想說的話,轉口道:「那宗三就麻煩你了。」

「是。」長谷部點頭。

「那江雪先生、小夜,我們先回去吧,明天我再送你們過來。」

「歌仙的工作不要緊嗎?」說話的是一直沉默的小夜。歌仙揉了揉小夜的頭髮,輕聲地說:「只是送你們來回不是問題的,不過截稿前可沒辦法來照顧宗三,真的很抱歉。」

「不,你也有你的事情要忙,能連絡我們就萬分感謝了,要是宗三一個人發生這種事,大概什麼也不會說吧?」江雪深深的嘆了口氣。

--還真是前科累累。長谷部沒表現出無奈,看了眼熟睡的宗三,睡著的人兒還是面無表情,他眼尖地瞥見宗三的手指顫了下。

--裝睡?長谷部腦中閃過這個想法,不過還沒細想,歌仙就說要先帶江雪和小夜回去休息,有什麼狀況再聯絡,不多久歌仙就和江雪、小夜兩人離開醫院,江雪雖然擔心但沒有多說什麼,最後還是離開了醫院。

江雪等人前腳剛走,宗三就睜開眼看著長谷部道:「你回去吧。」



-----


然而拖了兩個禮拜還是過渡回,更是沒誠意的0·5章,在打我之前先聽我解釋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其實下一章已經快寫完了,但是因為不管斷在哪裡都很奇怪,考量到字數和內容,乾脆就把這部分獨立出來方便後面銜接。

至於下一章什麼時候會發……這個月能不能完成還是個謎……(被毆死)

總之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18)
热度(67)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