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十三)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長谷部送宗三到醫院後立刻連絡了歌仙等人,自從上次青江把小紙條交給他後,他就把幾個人的手機和信箱鍵入,雖說是以備不時之需但他也沒料想到真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在宗三的手術結束前,他們幾個都趕到了醫院。

「宗三的狀況還好嗎?」最後一個趕來的蜂須賀氣喘吁吁的,身後還跟著一名高大的男子,披頭散髮的、鬍渣也沒刮淨,一副就是匆匆忙忙趕來的模樣。

「醫生說宗三沒有刺傷內臟,但是失血有點多,再加上手臂的骨折跟身上被玻璃刺傷的傷口,可能需要一點時間手術,不過沒有生命危險。」長谷部簡短回答,他自己的傷多是玻璃扎傷的,但畢竟是穿著鞋子外套就直接闖入房中,玻璃扎傷的程度並不比宗三嚴重,簡單清理過傷口、縫了幾針後就在手術房外等著宗三。

最嚴重的或許是芝池了,宗三在被他制伏之前似乎也沒讓他多好過,身上的瘀傷也不少,加上長谷部和大叔的攻擊,別說鼻樑歪了,似乎還有嚴重的腦震盪,據說剛才醒過來以後狂吐不止。

長谷部絲毫不覺得芝池可憐,罪有應得的感覺更多於對他的同情,要不是宗三還在手術,又需要他和宗三的幾個朋友說明,他甚至又想衝去揍芝池一頓。

「宗三那傢伙又逞強了。都跟他說過多少次了,一有這種事就要早點跟我們說,看是要搬到我家還是蜂須賀家都可以的。」從剛才開始就一言不發的歌仙終於開口,咬牙切齒的說。

「這種事?」

「就是跟蹤狂啦。」青江簡單解釋。

「宗三那傢伙不知道為什麼很容易被跟蹤狂纏上,從分化之後就是這樣,愛慕者、嫉妒宗三的人或是愉快犯,反正不管什麼類型宗三都遇過了,都跟他說幾次只要被人盯上就早點搬到我們幾個家裡避難,可是那傢伙老是不聽!」歌仙的語氣裡還是帶著怒意。

蜂須賀嘆了口氣:「宗三老是會遇到這種人。」

長谷部愣愣呆立,遲鈍的發現自己竟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宗三他什麼都沒說……」

「他當然不會說啊!之前也是、現在也是!前年還因此捲進麻煩裡,到最後只好離職。這次在出國前就已經被跟蹤了大半個月了!從那個叫芝池的傢伙被裁員沒多久就一直被騷擾宗三!他明明答應我說如果回國芝池還在的話就會搬過來和我一起住的,沒想到一回來就……」

「好了歌仙你冷靜點,我知道你心疼宗三,可是宗三的男人還在現場的,你那麼激動,人家要是吃醋怎麼辦?」

「宗三的男人?」長谷部下意識抬頭看向剛才和蜂須賀一起前來的邋遢男人。

--咦?宗三喜歡這種類型的嗎?

見長谷部目光投向自己,男人連忙拼命搖頭回答:「不是我!我叫長曾彌,是蜂須賀的哥哥,陪他一起過來而已,跟宗三先生只見過幾次。」

「…………」蜂須賀白了男人一眼,似乎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榆木腦袋。」歌仙搖搖頭,一副這人沒救了的樣子。

「歌仙,這不是木頭是鐵塊吧?」

「那個……我不是……」長谷部終於意識到他們是在說自己,連忙否認解釋:「宗三他跟我沒有交往。」

「少囉嗦!老子不想聽你解釋。」

「歌仙你的風雅呢?」

「宗三昨天已經煩了我一天了,今天又發生這種事,我現在心情很差。」

「宗三?」長谷部又是一愣,直到昨晚他們都還是待在法國,宗三是打了電話給歌仙嗎?

看穿了長谷部的疑問,歌仙粗聲粗氣地說:「昨天我本來算好時間打電話給宗三要提醒他帶點心給小夜,沒想到宗三的聲音聽起來就不對勁,我還以為他又在國外碰到跟蹤狂之類的,問了以後才知道是你們倆的事。」

「我們?」長谷部嚥了口口水,莫名的有點緊張。

「是誰昨天告白的啊?」歌仙惡狠狠的瞪了過來,和上次聚餐時談笑風生的模樣簡直是兩個不同的人。

「我……因為……」

「喔呀?終於敢告白啦?」青江賤賤的笑著,「那我們之前的打賭就是我贏啦,歌仙跟蜂須賀要請我吃飯喔,歌仙你不會是為了這件事在不爽吧?」

「才不是。」

「宗三他拒絕我了。」雖然說出自己被甩的事情十分羞恥,但繼續讓幾個人誤會下去也不是辦法,長谷部慌張的搶話說道。

「我們知道啊。」歌仙、青江、蜂須賀異口同聲的回答,青江又補上一句:「宗三之前就說了現在會拒絕你了。」

長谷部感覺自己像個傻子,宗三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自己的情感,一直不說破、一直只是玩弄著自己,連自己的告白都可以被拿來當做朋友之間的賭注,連點機會也不給自己……

「這也是沒辦法的,現在有跟蹤狂的狀況下,宗三的個性怎麼可能隨便跟誰交往……」蜂須賀的話突然傳進長谷部的耳裡,讓他又愣愣的看向眼前的幾個人。

「你真當做宗三對你沒意思啊?」歌仙白了他一眼,又低聲嘟噥了句:「木頭就是木頭。」

「可是……宗三他……」

「宗三對你沒興趣就不會去你家住了!天底下有哪個 Omega 會傻呼呼的跑去 Beta 家過夜?就算有,也輪不到宗三。」

--差點就忘了這幾個人知道宗三知道來自己家過夜的事情。長谷部想到了這件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洩了底氣,目光不知道該往哪擺才好。

「話說你喜歡宗三很久了吧?那個時候沒推宗三……不會是有性功能障礙吧?如果有的話要快去就醫喔。」青江涼涼的說。

「我沒有問題的!」被質疑性能力,長谷部忍不住大聲回答。

「是啊是啊,這也是尊重對方嘛……」不知道為什麼長曾彌也突然加進對話裡,一臉緊張的幫腔。

「你少囉嗦!」蜂須賀白眼長曾彌。長谷部下意識覺得不能多問,趕緊轉移了話題道:「那是因為末班車走了所以我才邀他去我家……」

「末班車走了難道沒有計程車嗎?再說了,那天他是和我們一起吃飯喔,我們隨便一個人都可以直接送他回家的,是為了等你他才留下的。」

長谷部愣住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實。

在他趕到火車站時,宗三才一個人慢悠悠的出現,先離開的宗三為什麼會比他晚到?他以為是自己在半路超過了宗三沒注意到,但其實不是?而宗三一直都在等他。

宗三知道他會回去拿手機,也知道和店員打聽一下就會知道是他把手機交給店員,他知道長谷部的個性會追上來找自己,所以他留在車站,甚至為此錯過了末班車……就為了等自己?為什麼?

「別提那頓飯局了,想到就有氣。」蜂須賀臉色不悅的開口:「隔壁包廂的人從頭到晚都在侮辱宗三,說什麼 Omega 的不是,要不是宗三說要錄音之後交到人事部去,我們還真不能忍。」

「你們……在隔壁?」

「是啊,托你們的福,我們幫蜂須賀接風可吃的一點也不高興,還是宗三一直說無所謂,隨他們去說我們才忍住的。那個叫芝池的一面騷擾宗三,還一面在你們公司散撥謠言,真得很過分……」

一想到那些話都是在侮辱宗三,長谷部忍不住緊張了起來:「……宗三有說什麼嗎?」

「他叫我們不要阻止,他要順便錄音要拿來當作把柄。」歌仙重重嘆了口氣:「但是飯局中他突然出去外面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出去找他,卻看到他一直看著站在窗臺邊的你。」

宗三他當時在餐廳、聽見了那些對話、在那個時候看著自己,那時的宗三在想什麼?又是怎麼看自己的?那時的宗三又會是怎樣的心情?光是想到這些長谷部就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擰碎了,心疼的連句話也說不出。

「總之就是後來宗三看你回去包廂卻忘了手機,他拿走看了一下就說他要等你們聚餐結束,留下來把手機給你,讓我們先走。雖然我們不知道後來發生什麼事,可是他一個晚上都沒給我們回應,讓我們擔心的都要報警了,結果隔天一大早就聽說他住在同事家,還感冒了。」

「對不起……因為他淋了雨又不把頭髮吹乾,我有警告過他了但是他還是不聽勸……」

「他不照顧自己所以感冒的事情就不用道歉了,那是他活該。不過你聽了這些還沒有什麼想法嗎?」

「…………」長谷部沉默著,要他說有沒有什麼想法,答案是肯定的,但突如其來的資訊量爆炸讓他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

那天發生的事情他一直以為是偶然,所以從未多想,但一旦知道宗三的行為是有意的,各種行為就越發曖昧了起來,不管是裸著身子在自家走動、穿著濡濕半透的襯衫、又或者是那句「你也想得到我嗎?」,現在回想都顯得是自己太不解風情……是根不折不扣的木頭。

但是……

「可是宗三還是拒絕我了……」如果從那個時候起就有那個意思,為什麼反到如今卻要拒絕自己呢?

青江嘆了口氣:「你別忘了,我們也說了宗三現在可是被騷擾喔……雖然是我們的推測,但是那個叫芝池的傢伙對宗三的騷擾似乎是在你們的聚餐結束後才越來越嚴重的。」

「那個時候宗三應該有一些跡象,比方說不想太晚回家,或是沒有拒絕讓你送他回家之類的……有吧?」

「因為我之前沒有和宗三一起加班過幾次,我以為他只是不喜歡加班到那麼晚而已……」長谷部說著說著都忍不住自我厭惡了起來,他對宗三真的一點也不了解,宗三的習慣、宗三碰見的困境、宗三對自己的感情……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看著長谷部面如死灰,歌仙裝模作樣的咳了兩聲:「咳咳,可是宗三是真的很認真在考慮和你的事情,不然他也不會用一整個晚上跟我說他有多後悔拒絕你。」

「後悔……」長谷部喃喃自語。他突然想起宗三泛紅的眼眶,像是哭過的模樣並不是自己的錯覺,是宗三被折磨著、獨自一人承受著痛苦的疼痛。

「宗三他可是從分化至今,都沒能好好的跟誰交往喔,好不容易有好的對象,結果被跟蹤狂恐嚇而嚇跑、被跟蹤狂弄傷、發現不和分手後變成跟蹤狂。現在他又再被人騷擾的狀況下,他當然不敢跟你交往。」

原來很早之前,宗三就選擇了自己。

是自己的駑鈍導致一再錯過,不但錯失宗三,連自己的感情都被盲目遮蔽,連宗三面臨問題都看不見,自己到底一直都看著什麼?在逃避什麼呢?為什麼自己可以愚蠢成這樣呢?

「等這次的事情結束後,你再問一次宗三吧?」他忘記這句話是誰說的了,他只是默默的注視著手術室的燈。

那盞亮紅,終於熄滅了。



<完>


-----


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才更文,而且這次也是個過渡回,想看這兩個人談戀愛還要一陣子的,還請各位再等等。


之前的點文結果已經公佈了,不過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所以還是在這邊再說一次。

這次點文成功的是膩逆睨濃太太點的 壓切宗 TAG:青樓。

最近我三次元有點忙,能寫的時間很少又遇上一點瓶頸,所以最近更文速度會慢一些,還請各位見諒。

不過可以向各位保證 Rain 我是不會棄坑的,謝謝一直看到現在的大家,我會繼續努力的。


评论(28)
热度(77)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