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愛情的表現方法



※ 小短篇(本丸日常回)

※ 歌仙&小夜視角

※ OOC有



-----



他們見面總是在吵架。


小夜每次見到自家二哥和長谷部遇上時,總是這麼想。


看著二哥和長谷部又針鋒相對起來,小夜悄悄的帶著柿子鑽進了附近的歌仙房間,歌仙正在磨墨,小夜安安靜靜坐到歌仙的左手邊,啃著柿子看著歌仙行雲流水的動作。


「怎麼了嗎?」寫了一幅字,歌仙才終於按下毛筆問道。


「宗三哥哥和長谷部在吵架。」小夜坦率回答。


「嘖。」歌仙不風雅的嘖了一聲,回頭看了眼紙門,宗三和長谷部的爭吵聲量逐漸拔高,即使不想聽,他們倆的聲音也穿透薄薄的紙門傳了進來。


『當忠狗就讓你那麼開心嗎?壓切?』


『為什麼又說到這件事情?我不是只是和你說要出陣的安排嗎?還有別叫我壓切。』


『壓切就是壓切啊,那不是你最喜歡的前主給你取的名字?嘴裡說著不喜歡,其實挺珍惜的吧?啊,該不會就是所謂的口嫌體正直吧?』


『宗三左文字,我警告你不要再拿我的名字做文章,叫我長谷部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你聽不懂人話呢?』


『我當然聽得懂人話啊,只是聽不懂犬吠。』


『宗三左文字!去手合場!』


『正合我意!』


聽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歌仙無奈的搖搖頭,對著小夜朝手,示意小夜坐進他的懷裡。小夜從善如流的坐在歌仙的懷中。


雖然小夜做為短刀的刀齡遠比歌仙要來得大,但是或許是短刀通常會被帶在懷中的習慣使然,大部分的短刀都十分親人,就算是認生的小夜,也會喜歡待在兩個哥哥或是歌仙的懷裡,享受被人抱著的安心感。


歌仙無奈的摸了摸小夜柔軟的頭髮,一面腹誹著自己那個損友--居然讓小夜擔心了--天誅之;一面又想著該怎麼跟小夜說明才好。


「為什麼他們不能好好相處呢?」小夜輕聲問道。


「嗯……」


雖然想出賣損友,說他們也有好好相處的時候--僅限在床上時,但是小夜這麼問總不能這樣回答吧?歌仙陷入苦思。


他完全忘記小夜其實年紀比較大,又是會被隨身攜帶的短刀,說不定見過的男歡女愛場景還比他更多些。不過就算意識到這一點,歌仙也不會把這事說出來的,畢竟那太不風雅了。


「小夜希望他們能友好相處嗎?」歌仙決定先轉換個問題試試。


小夜沉思了下,低聲回答:「嗯,因為長谷部以前在黑田家的時候很照顧我。他們兩個處不好,我不喜歡這樣……為什麼他們見面總要吵架呢?」


「嗯……」歌仙斟酌了一下用詞,和緩地說:「他們在織田家時恐怕有些不愉快的事,就像小夜你也有你堅持想要復仇的理由,他們過去的經歷裡可能也有他們放不下的事,所以他們才會一直吵架吧?」


「可是……」小夜欲言又止,糾結了下才把自己的疑惑問出口:「為什麼他們要在一起以後還是每天吵架呢?」


歌仙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被狠狠的敲了一計。


--是誰?是誰教壞他家可愛的小夜的!


宗三對這事雖沒有特別隱瞞,不過他們水火不容的相處讓本丸的人幾乎都以為長谷部和宗三是宛如天敵的存在,就連常常吵架的清光和安定,看到這兩人在掐架也是自嘆不如。


知道他們在交往的,只有他、蜂須賀和青江,或許織田組的還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但是歌仙並不認為宗三會把這事告訴小夜。


他不知道為什麼一秒想到某個跟短刀時常一起出陣的大脇差,不過轉念一想那個脇差只在他們幾個面前口無遮攔,其他人頂多就是意味深的對話,真正要緊的事情,那傢伙的口風倒還是緊的很。


「是誰跟你說他們……」歌仙按著額頭,感覺更加頭疼了。


「日本號。」小夜坦率的答。


--天殺的黑田家酒鬼!!


「那個……這是什麼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嗎?」小夜怯怯的問,歌仙的表情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


「也不是不行……不過本丸裡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我只是以為小夜你不知道而已,並不是什麼壞事。」歌仙心裡盤算著待會要讓那酒鬼成為第三十七人,但表面上還是笑笑,反問小夜:「小夜覺得他們在交往所以要好好相處嗎?」


「嗯,畢竟不就是因為彼此喜歡才會交往嗎?為什麼要吵架呢?」


「……嗯,這個嘛……那大概……是某種愛情的表現吧。」歌仙苦笑。


「吵架也是嗎?」


「對他們來說或許是吧,畢竟認識的太久了,大概心裡都覺得我怎麼會跟這個王八蛋在一起了,怎樣也無法坦率吧。」


「不能好好相處嗎?」


「或許某一天他們會吧?反正我們是付喪神嘛,未來還很長的,誰知道呢?」


小夜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歌仙笑著摸了摸小夜的頭,並暗暗下定決心--為了紓解他對小夜胡謅這不風雅的郁悶,就還請宗三和長谷部就成為第三十八、三十九人吧。



<完>

评论(14)
热度(83)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