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十一)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私設如山

※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再次感謝光忠的助攻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隔天早上兩人在飯店大廳碰頭時,長谷部注意到宗三的眼周有點腫,像是哭過,他搖搖頭,把這個想法拋諸腦後,宗三沒理由哭吧?他才是被甩的那一方,自己前一晚整夜失眠,現在臉色看起來恐怕也是陰沉的可以。

兩具如活屍一樣的人搭上接駁車、飛機,一路無語。

宗三從上了飛機就帶上眼罩睡覺,連空服員來送餐時都把食物給推掉了,長谷部經過昨天的事,也不知道能和宗三說些什麼,一句話也沒交談,就這麼和宗三回到了日本。

兩人在機場沉默的分別,長谷部拖著行李箱回到了住處。

從這天開始就是為期一週的休假,原本就是週末的上午,初冬的天氣很好,外頭陽光燦爛,是個適合出外郊遊、享受假期的好日子。

長谷部看著外頭明媚的陽光,心底卻茫然的不知如何是好,比起一個人待在家中,他寧可去工作,避免自己一直想著宗三的事,可偏偏這天是週末,就算去公司也不見得進的去,只能待在家發呆,宗三的話語在腦海裡反覆播放。

宗三雖然說的是「暫時」沒有和人交往的打算,但這聽起來就像是對自己沒意思的推脫之詞,長谷部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他還沒有厚顏無恥到會認為當宗三的「暫時」結束後,自己就在候補的第一順位。

他誤會了。被國外的氣氛感染、被宗三甜美的笑容迷惑、被自己的情感沖昏頭了,誤以為自己有機會,誤以為宗三有那個意思,但是他錯了,大錯特錯。

宗三只是對他好些,他就眼巴巴的以為宗三也有那麼一丁點的喜歡,到頭來,只不過是自己的妄想罷了,或許從一開始 Beta 和 Omega 能在一起就是自己的美夢。

Omega 和 Beta 之間能結合的故事本來就是少之又少了,或許是本能使然又或許是現實因素考量,Alpha 在先天基因上佔優,後天往往又成為領導階級,數量稀少又有優良生育能力的 Omega 作為培育後代的良好孕母,考量到生活安定或是天生的吸引力 Omega 和 Alpha 在一起的例子不勝枚舉。

他洩氣的整理行李箱,赫然發現昨天宗三吃飯前說自己行李箱空間不足而借放的那盒馬卡龍正安安靜靜的躺在行李箱的底層。

像是宗三一樣,色彩繽紛的外型,看起來可愛討喜,嚐了一口就知道,這過份的甜膩,只膩出自己的欲哭無淚。

他拿出那盒白色包裝的馬卡龍,順手發了個訊息過去問宗三馬卡龍該怎麼辦,畫面上很快跳了已讀,卻許久得不到回應。

他嘆了口氣,發了另一則訊息問了前輩在不在家,方不方便他拿紅酒過去,這次很快的他就收到了長船說 OK 的訊息。

他提起紅酒的紙袋,將宗三的事情拋諸腦後,就去了趟前輩家。

和他住處相仿的裝潢和傢俱,長谷部再一次感受到前輩的品味是多麼傑出,品味獨特的各色傢俱在屋子裡融為一體,好看得令人意外。

長船前輩熱情的招呼他一起吃午餐,還說著今天是為了小俱利煮了西班牙海鮮燉飯,可是小俱利剛才接到通知又去了學校開小組會議所以不能一起吃很可惜之類的,硬是把長谷部留下。

「是勃根地呢,這個年份的也是好酒,長谷部挑酒的眼光真不錯。」長船拿著酒瓶看了眼標籤就這麼說,表情似乎很高興。

「那只是店員推薦的,其實我也不怎麼懂酒的。」

「那下次小俱利在的時候我們三個開來喝吧,到時候我教你們品酒的方法。」長船又問:「是宗三帶你去買酒的吧?」

一提到宗三,長谷部的心情又陷入低沉,只能硬撐著笑容回答:「嗯,他買了白酒,說是要送朋友的。」

「嗯~~」長船收起酒瓶,將豐盛的海鮮燉飯端上桌,溫和地問:「和宗三發生什麼事了嗎?」

「咦?」

「發生了什麼吧?感覺你心情不太好。」長船前輩盛了一碗滿滿的燉飯放在長谷部面前,雖然色香味俱全,長谷部卻沒什麼食慾。

他猶豫了下,最後還是將事情全盤托出,前輩只是安靜的聽著,時而點點頭,或是細聲的問了幾個問題。

他原以為會說上很久的,沒想到短短不到十分鐘就把昨晚的事給說完了,他像是要把委屈吞下往嘴裡塞了口燉飯,還是熱騰騰的,他感覺眼眶有些酸澀,抬頭盯著天花板瞧,硬是忍住了淚水。

長船什麼也沒說,走進廚房端來了海鮮湯,讓長谷部喝口熱湯緩緩情緒,見長谷部好了點才開口道:「你也別想得太悲觀,宗三他都說是暫時沒有要和誰交往的打算,這樣說起來也可以暫時放心不會有情敵了。」

「那只是拒絕的理由吧……」長谷部重重嘆了口氣。

「你跟宗三都認識多久了,他那個人說一就是一的。要是他真的對你沒興趣,肯定還會在你傷口上灑鹽,說你怎麼蠢成這樣自做多情之類的,雖然不會拿去公開宣揚,但是私底下還會調戲你幾句的。」

--好像也有道理。待在宗三身邊太久,差點就忘了他的本性。長谷部輕笑,過了幾秒鐘才突然意識到這句話哪裡怪怪的。

宗三是個對自己在意的事情外,其他都不在乎,一旦踩到他的地雷就會產生連環爆的慘事,不服輸、嘴巴壞、任性又自我中心的人,就算相處了這麼久,長谷部也無法否認宗三的形象還是這麼差勁。

可是他待在宗三身邊時,宗三對他的溫柔已經一點一滴的滲入,讓他錯以為那個會對他笑著抱怨工作很忙、和他說著朋友的事情、頤指氣使要他幫忙提購物紙袋,卻也會在適當的時間請杯飲料,讓人恨得心癢癢卻又莫可奈何的模樣當成是宗三的原貌。

是不是宗三也在某種程度上,是把自己劃歸進了他的生活領域,才會對自己露出那樣的笑顏呢?

他還來不及細想,長船就打斷了他的思考:「宗三也是不坦率呢……話說回來,宗三和芝池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咦?」聽見芝池的名字長谷部愣了下,隨即回答:「就像前輩之前說的那樣……怎麼了嗎?」

「在你們不在的時候芝池跑到公司裡,說是找宗三有事情,那時候他怒氣沖沖的,被其他人擋了下來,但是我還是在公司附近看到他在徘徊。他跟宗三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芝池在找宗三?」長谷部皺眉,感覺就不是什麼好事。

「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嗎?我問過其他人,其他人什麼也不肯跟我說。」

長谷部想想,也就和長船猜測得差不多:「就是像前輩說的那樣,芝池動不動就在宗三面前說 Omega 的不是,還說了什麼 Omega 是生育工具、宗三是殘障什麼的、會沒人要之類的,最後被宗三申訴鬧上性別委員會,被退職了。」

「……跟我猜想得差不多,沒有別的事了嗎?」長船追問。

長谷部搖搖頭:「就我知道的是如此。」

「……那他到底來做什麼……找宗三的碴嗎?」長船想了一會,最後嘆了口氣:「算了,你們回來的前兩天芝池就沒有再來了,應該不會有事了吧。待會再傳個簡訊要宗三小心點就好……」

長船話鋒一轉,問:「長谷部下周放假要做什麼嗎?」

「待在家打掃和休息……」

「真像長谷部你的風格呢,那就趁這個時候好好充電,好好休息。真好呢~~我也想要放假陪小俱利去度假。」

「哈哈。」長谷部心中沉甸甸的感覺消去不少,又舀了一匙燉飯:「這個真好吃……」

「好吃的話多吃一點吧!想學的話我也可以教你怎麼做喔!」長船笑了起來。

放在桌緣的兩隻手機突然震動起來,長谷部和長船互看了一眼,默契極好的各自拿起手機滑開屏幕。

「小俱利說他們學校那邊下雨了,提醒我要收衣服呢,真是個好孩子。」長船的臉上掛上了甜蜜的笑,旋即轉身走向陽臺,把曬在陽臺的衣服收進房間,「待會帶傘去接小俱利回家好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外頭一片晴朗的天空變得帶灰,強風夾著水氣吹進室內,可長谷部卻無心在意那些,看著宗三傳來的簡訊,長谷部一顆心又被懸到了半空。

「怎麼了嗎?」

「宗三拜託我把他放在我這邊的東西盡快拿給他,說是要帶回老家的。」

「吃完午餐就給他送去吧?你知道他家在哪嗎?」

長谷部點頭,之前吃過飯後有送宗三到公寓的樓下,也聽宗三說過住在503號房,去宗三家並不困難,困難的是……「這種被甩了的時候單獨見面?」

「總比收假回公司的時候還尷尬避不見面好吧?」

長谷部嘆了口氣,這種事他也很清楚。但怎麼在碰到宗三時,自己就聳成這副德行。

「如果覺得告白沒說出口很憋的話,就重新告白就好了!我可是被小俱利拒絕了很多次還沒放棄,最後才和小俱利在一起的。」長船前輩露齒微笑:「搞得自己一點也不帥氣呢。」

「哈哈……我知道了。」他回覆了簡訊,告訴宗三吃過飯後就會過去。

再一次吧?再告訴宗三一次吧。或許好好的把話說清楚再被甩,自己也不會那麼難過了。

他看著窗外壓低的雨雲,這簡直就是最適合被甩的日子。 



-----

【聊天】

說著要更聖誕賀文的我原本只想寫寫傻白甜文,沒想道卻寫了一篇有點硬的文,到底最後能不能HE,又或者能不能在聖誕節的時候更新呢?我們拭目以待。(拜託不要敲碗 真的不知道寫不寫的完)

然後我開了噗浪 & Ask,雖然大概只有一堆廢話,不棄嫌的朋友歡迎來玩

http://www.plurk.com/zhou_zuo

https://ask.fm/CHO_029

评论(28)
热度(50)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