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十)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私設如山

※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據說大家現在流行BE與寄刀片,那麼我也來跟上吧(不對)
  好啦,保證會HE的,過渡回請大家忍耐一下

※ 因為憋不出字來所以沒有更新 請見諒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就算明瞭了自己的心情,在兵荒馬亂的展銷會開始後,長谷部根本就無暇去思考這份感情。


他和宗三是從日本總公司過去的,在法國和歐洲分公司的人會面後,就和分公司的人一起討論關於展銷的事情,實際開始展銷會後,每天都為了展覽忙得暈頭轉向的。


多虧了充分的事前準備和分公司的協助,在展銷會上雖然忙歸忙,但沒有出太大的問題,展銷活動進行得十分順利。


或許是歐洲分公司的福利比較貼近當地的勞工環境,分公司的人通常只配合著早上的展售活動,晚上他還是和宗三兩個人在飯店開兩人檢討會。


比起他光是應付展銷就分身乏術,宗三每晚的檢討會結束後還會要長谷部陪他一起去逛街,說是要替朋友買東西回去,雖然嘴上說著麻煩,不過倒是逛街逛得十分開心。


長谷部徹頭徹尾的體會到那些陪著女伴去購物的人是什麼心情了,什麼衣服哪件比較好看,什麼這提袋太重了你替我拿,當宗三在挑選衣服的時候,長谷部乾脆放棄跟上步調,一個人捧著手機進入一人檢討會時間。


宗三似乎也不介意長谷部發呆什麼的,就長谷部的觀察來說,宗三還比待在日本的時候還要開心得多,像是甩了什麼沉重的包袱,心情好的不可思議。


還有另一點長谷部很在意的是,宗三被搭訕的頻率似乎也比在日本的時候要來的高。


像是分公司的員工對宗三示好,或是展銷會中被其他人搭訕約下班後去喝一杯什麼的,或是逛街時候遇見的路人,都被宗三以檢討會的名義或是不方便一一婉拒,拒絕後又趁其他人沒注意的時候吞了兩顆抑制劑,不過就整天和宗三在一起的長谷部來說,倒是時常看到。


但至少宗三不會像在日本時擺出一張臭臉,或是不留情面的拒絕,一開始長谷部還會為搭訕者捏一把冷汗,但後來發現宗三不會兇惡拒絕對方後,反而換他不太高興了。


--是哪裡不一樣呢?他悶悶想著。是風氣嗎?


歐美地區的抑制劑普及時間較日本早,對 Omega 的權利也更為注重,長谷部時常在展場看到 Omega 出現,如同 Beta 、 Alpha 一般自由的進出展場,相較於在日本地區辦展覽時,出現 Omega 的頻率確實高一些。


晚上陪宗三一起外出時也能見到 Omega 自在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不會像本國只要到了晚上就鮮少有 Omega 出現,或說平常 Omega 拋頭露面的機會就不高,畢竟國內還是以 Omega 是必須被保護的觀念為主,而國外則是明顯的平權化。


或許是被那樣的風氣給煽動,他總覺得在異地的宗三比起平常更容易相處,有時候在檢討會也會和他說說笑笑的抱怨自己在日本不受歡迎但是在國外卻很搶手。


長谷部只是苦笑,心裡想的是如果宗三有在這裡的十分之一好相處,或許回國以後的追求者都要等比級數的增加了。


另一方面他卻也在心底慶幸宗三把所有人都推開了才沒人敢接近,如果是這樣好相處的宗三,自己肯定不能在這個位置聽他抱怨吧?或許早就和別人交往了吧?


在各種心情混雜之下,為期十日的展銷會還是迎來了結束的一天。



結束了和歐洲分公司的人一起辦的慶功宴,長谷部和宗三還是先在分公司做資料整理,在法國多留了幾天。


在法國的最後一個晚上,宗三早早就下班打卡,帶著長谷部兩人去了預約的五星級餐廳吃飯,說是拜託朋友幫忙預約才能進來的高級餐廳。


「這幾天辛苦了。」宗三舉起了手上的高跟酒杯,和長谷部手上的一碰,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辛苦了。這次的成果應該還算不錯吧?」長谷部問,還是有些不安。


「放心啦,我們的成績只其次當年長船前輩來的那次,其他人要是有意見我會讓他們閉嘴的。」宗三說著輕哼了一聲。


「…………」長谷部完全不想去想宗三到底又要怎麼和其他人過不去,正要開口勸他,就被宗三插嘴:「今天就別聊回去以後的事了吧?一想到那群老傢伙我就有氣,聊點別的話題吧。」


「別的……啊,你朋友要委託你買的東西都買到了嗎?」這幾天下來,長谷部自然也累積了一些和宗三共同的話題,不至於像在出國前的無話可說。


「都買到了。歌仙要的原版小說,青江要的酒,都買到了。蜂須賀雖然說不用,不過我也幫他買了條絲巾,應該會喜歡吧。」


長谷部點點頭,突然意識到什麼,皺著眉問:「換言之……那些衣服、包包還有鞋子都是你要的?」


「那當然。」宗三回答的理直氣壯。


「我還以為是你朋友……」


「我可是從知道要出國後就拼命存錢要來大買特買的。」


「哈哈,的確是……」長谷部想到那些差點沒折斷自己手臂的提袋,忍不住苦笑了下。


「長谷部呢?除了酒以外還買了什麼?」


長谷部知道宗三指的是他買回去要送給前輩的紅酒,如果不是被宗三拖出去,他大概就會在機場的免稅商店隨便挑一罐解決,幸好在宗三去挑要給青江的紅酒時,他也一起去了紅酒專賣店,聽宗三的建議,挑了罐還不錯的酒。


「我沒買什麼。」


「沒買要給家人的禮物?之後長假不打算回老家嗎?」


宗三指的是這次回國後,由於外出工作也算在連續工時內,兩人之後再不放假就會違反勞工規定,所以公司給這兩人排了假期,再加上原本可以用的特休,可以請上一個禮拜左右也沒問題。


「我要待在家睡覺,好好休息一下。」長谷部回答。


「好頹廢。」宗三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


「要你管,假日我想好好休息。你呢?」


「回老家。我大半年沒回去了,想回去看我家可愛的弟弟。」


長谷部原本以為宗三會一個人留在法國旅行,沒想到宗三也要一起回去,這點倒讓他有些意外:「你有弟弟啊。」


「嗯,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我弟很可愛喔,這次買了巧克力和馬卡龍要回去給他們。」宗三甜甜的笑著。


突然露出那樣的表情簡直是犯規,長谷部心想。


「我弟現在國中,正是不坦率的年紀,可是還是很親我和哥哥,小夜那麼可愛,大半年不回家實在太折磨人了。」聽著宗三開始滔滔不決地講起自家弟弟,長谷部也不知不覺的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終於意識到長谷部沉默許久,宗三才停下炫耀自家弟弟的傻哥哥行徑,臉上微紅地說:「幹嘛看著我笑,真噁心。」


「因為我沒有兄弟,其實覺得挺羨慕的。」長谷部說的是實話,但他沒說的是看著說得那麼高興的宗三,光是看著他也挺開心的。


宗三沒什麼殺傷力的瞪了他一眼,啜了口酒反問:「長谷部不回老家嗎?」


「回去的話會被催結婚的,太麻煩了。」


宗三愣了下,似乎沒料到是這個話題,立刻收起了一臉幸福,換上了平時帶點戲謔的語氣問:「嗯?長谷部你有對象?真看不出來。」


「才沒有。」長谷部連忙否認,一點也不想讓宗三誤會。


「嗯?」


「我父母晚婚又晚生,現在想抱孫想得不得了。上次過年回去的時候就差點被帶去相親。」長谷部嘆了口氣,又說:「我媽還說什麼『要是我們不替你物色對象的話,你自己肯定不會在這種事上上心的。』真是的……才沒有那麼誇張。」


「哈哈哈,我認同你媽說的,長谷部你看起來就不會談戀愛。」宗三沒良心的大笑出聲,一點情面也沒給長谷部留。


「誰說的!我也有喜歡的對象!」


和宗三說這些做什麼?維持現在的關係難道不好嗎?自己想要跨過那條線嗎?長谷部的腦海內滿滿的彈幕,但沒有一句是要自己現在告白的。明明燈光美、氣氛佳,為什麼有種心情在阻止自己把這份情感傳達給宗三?


長谷部不安的看著宗三,宗三的表情帶著興味,但並未追問。只是悠閒的把玩手上的杯子,見長谷部的視線投了過來,立刻就將視線轉向杯緣,不知道在想什麼。



兩人沉默了半晌,長谷部終於開口:「那個宗三……」話還沒說完,宗三就突然拔高了聲音道:「我拒絕。」


「我什麼都還沒說……」長谷部有種挫敗的感覺,是宗三回答得太快,還是自己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已經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來自於何處了。


「這氣氛我也知道你要說什麼好嗎?又不是你不會讀空氣。」宗三語氣裡雖然滿滿的不屑,但視線還是盯著杯緣不放,連長谷部都不看一眼。


我可不想被你這個把辦公室弄得雞飛狗跳的人說教。長谷部在心裡忿忿不平的抗議。


「我暫時沒有和任何人交往的打算,抱歉。」宗三一字一字的慢慢回答,像是在考慮該怎麼說才比較不會傷人,可那態度反而讓長谷部更加挫折。


長谷部深呼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維持平穩回答道:「我知道了。」


「還是謝謝你。我很久沒被人告白了,有點開心。」宗三晃動著手上的酒杯,赭紅的液體隨著容器擺動搖晃。



長谷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吃完飯,怎麼和宗三一起回到飯店,又是怎麼回到自己房間的,他只記得宗三似乎在苦笑的表情。


果然還是讓他困擾了吧?他重重的嘆了口氣。


沒有說出自己的情感就被拒絕,感覺自己有什麼還沒有做的事情被卡在心頭,堵得嚴實實的,讓他喘不過氣來的難受。


所謂失戀就是如此吧。他如此安慰自己。



<TBC>

评论(35)
热度(58)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