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0:00 A.M.



※ 這周出了趟遠門完全沒寫 Rain ,所以我們就拿個短篇湊數吧(你滾)

※ 4:00 A.M. 的同一個世界線(順便問問有人想看這個世界線的系列嗎?)

※ 不做的日子持續累積中www



-----



長谷部回到家已是將近午夜時分,他小心翼翼的關上門,不發出一丁點聲響。


他把大衣脫下,抖了抖上頭沾上的雪粉,外頭的風雪太大,連撐傘也沒多大用處,幸好電車還有行駛,否則他大概就只能睡在公司了。


他和宗三兩人住的公寓裡悄然無聲,他並不意外,這時間宗三應該早睡了,前陣子陪宗三去看過醫生以後,宗三的睡眠狀況似乎穩定了下來,至少不會又在半夜驚醒了。


雖然宗三隱藏的很好,可畢竟是同床的戀人,怎麼可能沒發現?


不過也是因為醫生的醫囑要他固定入睡的時間,過去偶爾還會等門的宗三,最近完全沒有等自己回來了。


其實他挺喜歡宗三嘴倔著說只是想看電視劇,但是把他拖進雙人小沙發裡,彼此心猿意馬的看著無趣的電視劇,被宗三有一下沒一下的撩著,把他的理智耗盡然後互相撫慰、身體交疊,最後電視也沒看完,從沙發轉戰浴室或臥室什麼的。


然而這種美事似乎也很久沒發生了,長谷部試著回想了下,卻想不起最後一次和宗三做愛是什麼時候。


前陣子兩個人都忙,又幾次因為沒有心力而拒絕或被宗三拒絕,不知不覺間,沒有性愛好像就慣常的成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這就是所謂的無性夫婦嗎?不對他們都是男人……該說是無性夫夫嗎?


他把大衣掛上衣架,心裡確實有幾分無奈。明明剛在一起的時候,一個眼神也可以讓他們走火,然而時隔這麼久才提說想要做,反而彆扭的令人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好。


還是罷了,不管是宗三好不容易才調養好的身體狀況,還是他自己臉皮薄問不出口,到最後肯定還是會無疾而終……


再看看吧,總是會有機會的。



他走入客廳,意外的,暖氣還開著,室內溫度暖烘烘的,而戀人就倒在沙發上沉沉睡著,手機掉落在地上,螢幕已是全暗,恐怕是在沙發上滑手機直到累了才睡著吧?


長谷部有些訝異,不過他沒發出什麼聲音,墊腳走進了房間,先把房間裡的暖氣開啟,等到房間稍微暖了些,才走到沙發邊抱起宗三。


或許是因為身上的衣服還帶著水氣有些冰涼,宗三不快的扭扭身子,嶙峋的身體磕碰在身上的感覺並不好,宗三喉嚨裡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嗚嗯悶聲--太瘦了。他心想。


他把宗三安放到床上,蓋好棉被。他知道戀人睡覺時偶爾會踢被子,所以特意拉了拉被子角,確定不會有冷風灌入才繼續打理自己。


長谷部扭鬆領帶,坐到床邊摸了摸宗三的臉,微涼的皮膚讓長谷部一瞬間有點生氣,在沙發睡著實在太不照顧自己了。


宗三本來就活的隨意,同居初期光是磨合生活習慣就讓他們費了好一番功夫,但至少在宗三開始工作以後,生理時鐘是被強制固定下來了,但那些洗澡完不吹頭髮、挑食、和朋友聊天直到深夜的壞習慣仍留了下來。


而且,就連現在,宗三似乎又瘦了,方才抱起的重量感沒有過去沉,而宗三原本就瘦的很,又不照顧自己,現在的體重簡直是瘦得只剩骨頭了。


長谷部自交往以來就努力的養胖宗三,而今體重竟只剩如此,讓長谷部都忍不住自我反省,是不是太久沒盯著宗三吃飯了?


什麼時候瘦到這種程度的?


他竟然不知道。


現在正是他全心衝刺事業的時候,忙得過了頭,連戀人又瘦了都沒有察覺,不,別說沒察覺,他們有多久沒有一起吃飯、多久沒有擁抱,即使他能知道宗三每個晚上都醒來--那又如何?


對戀人的不關心至此,除了對自己的氣憤外,就只剩下愧疚--做為一個不稱職戀人的罪惡感。



 「嗚……長谷部你回來了?」或許是自己的手一直下意識的玩著宗三的長髮,宗三還是醒了過來,萎靡地打了個呵欠:「我睡著了嗎?抱歉……本來想等你回來的……」


長谷部心裡一甜,還是輕鬆笑道:「好不容易才把生理時鐘調的好一點了,你快睡吧。」


「嗯……」宗三似乎真的累得慘,調整了個舒服的睡姿,又閉上了眼。


「宗三。」他輕聲喚了戀人的名字。


「嗯?」宗三慵懶的回了聲,連眼也沒睜開,但眉頭倒是紓開不少。


「我明天早點下班,我們一起去出去吃飯好嗎?我請客。」


「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嗎?」宗三睜開眼,表情像是一瞬間清醒透徹,讓長谷部簡直哭笑不得。


「就是想和你一起吃頓飯而已。」


宗三盯著他的臉,最後似乎找不出什麼心虛的痕跡,閉上了眼點點頭:「你再寄簡訊告訴我哪兒碰頭,我們明天晚上見。」


「嗯,明天晚上見。」他在宗三額上印下一吻。


該是想想要帶宗三去吃什麼來養胖他了。



<完>

评论(28)
热度(76)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