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戚風蛋糕

※ 感謝这是一只好大狗太太的點文

※ 學園PARO 和之前的草莓牛奶是同一個世界線

※ 長谷部 >>戀愛の気配を察知<<

※ OOC注意!

※ 傻白甜短文

※ 最近Rain有點卡 就讓我暫時先寫一下別的吧

※ 剛才好像發了一次失敗 重發

-----

「總之……交給你了,長谷部!」

長谷部感覺自己又胃痛起來了,看著桌上的麵粉、雞蛋、牛奶,長谷部白了坐在一邊的宗三一眼,宗三則是衝他一笑,像是這一切都理所當然一樣。

長谷部重重嘆了口氣,平常家政課宗三都是和歌仙一組,他自己則是和大俱利伽羅一組,但今天,歌仙為了要去參加什麼文壇大師的座談會特地請了事假,而大俱利伽羅則是去參加了田徑的縣大賽預選,兩個沒有組員的人自然而然的湊成一組……

當然也不是不能讓其他組分別收留他們,但自從前陣子宗三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後,其他人對宗三和他就有種看好戲的意味在,這種難得可以把他們送做堆的機會當然不能放過。

長谷部忽視著其他人投來的好奇視線,對宗三說:「你也來幫忙啊!」

「欸~~不要,平常我都是負責吃的那個。」

「今天歌仙不在你就認了吧。」長谷部把麵粉塞到宗三手裡,說道:「拿去過篩。你應該慶幸今天是做戚風蛋糕,不算太難。」

「欸……」宗三盯著麵粉看了會又盯著長谷部嘟起了嘴。

「……別告訴我你連過篩都不會。」

「……交給你了。」宗三難得的心虛別開視線。

「…………給我去過篩!」長谷部把篩子和碗公塞進了宗三懷裡,看見宗三鼓起了腮幫子,不甘不願的走到桌邊開始動作。

長谷部確定宗三開始慢慢的過篩低筋麵粉後,開始打蛋,將蛋黃與蛋白分離後,開始打發蛋白,一面打著蛋白,長谷部還是不忘監視宗三有沒有偷懶,不過與其說是擔心宗三偷懶,不如說是擔心宗三會不會有惹出麻煩。

宗三大概看歌仙做菜也累積了一點常識,看著宗三有節奏拍打篩子的動作,長谷部表示深感欣慰。

還記得第一次上家政課時,那天宗三在手上不小心劃了好大一口子,鮮血直流的,讓老師跟歌仙趕忙先把他送去了保健室。據歌仙所說,歌仙也沒注意到宗三完全不會做菜,就把洋蔥交給宗三處理,結果宗三一個亂揮刀的結果就是弄傷了自己。

雖然歌仙後來又教了宗三幾次,但是宗三完全學不會,到後來為了不要釀成更大的傷害(傷人事件或是火災),老師和歌仙就慣著宗三讓他偷懶了。

「長谷部,這些麵粉夠嗎?」宗三把滿滿一碗公的低筋麵粉丟到長谷部眼前。

長谷部皺起眉頭:「太多了,老師不是說篩100克就夠了?」

「你叫我篩的欸~~」宗三故做無辜,又笑笑的問:「接下來要我做什麼呢?」

「把牛油跟奶油加熱……算了,我來,你來打發蛋白。」長谷部完全不敢想宗三要是去碰明火會發生什麼事。

「可是要打發蛋白手很痠欸……」宗三抱怨歸抱怨,還是接過長谷部遞過來的鐵碗,乖乖的打起蛋白。

長谷部確定宗三有乖乖作業,將50克的牛油和100克的牛奶混合,放到爐上加熱,等兩者充分融合後就熄了火,秤了100克的麵粉放入牛奶中攪拌。

「呼……」

搔癢和溫熱的氣息搔過他的耳際,長谷部嚇了一跳,慌亂灑出些許麵糊,摀著耳朵回頭,正巧對上宗三一臉惡作劇得逞的表情。

「宗三!」

「唉呀,別生氣、別生氣,我只是覺得長谷部的耳朵應該很敏感,果然和我猜的一樣。」

「你……」長谷部有點怒了,但罪魁禍首的態度彷彿他才是大驚小怪的那個人,他支支吾吾的說:「現……現在還是上課時間!」

「意思是不是上課時間就可以了嗎?我知道了,放學後再和長谷部做接下來的事。」宗三意味深長的說。

周遭的視線又投了過來,長谷部感覺自己像是芒刺在背,急忙否認:「宗三你別亂說,我們才不是……」

「長谷部你越是急著否認,會讓人覺得越可疑喔。」宗三微笑說著,拿起半打發的蛋白問道:「這樣可以嗎?」

「……還、不行,要打到蓬鬆才行。」長谷部努力維持冷靜回答。

「喔,這樣嗎?」宗三哼了哼,倒像是不意外長谷部的回答,又默默的窩回去角落,慢悠悠的打發著蛋白。

長谷部感覺自己被坑大了,這下不僅沒有解釋他和宗三的關係,還給宗三佔了便宜……看著周遭人的視線,長谷部再次選擇了忽視,默默的回頭繼續攪拌他的麵糊。

麵粉和溫牛奶充分融合後,長谷部把剩下的蛋黃又拌入麵糊中均勻的攪拌……

--!!!

一個輕柔的觸感沿著他的背脊由上往下滑落,騷癢感和微微的興奮感沿著脊髓往下停留在他的尾椎上。

「宗三左文字!」 他反手抓住了身後人的手,扭頭一看……

「鶴丸國永你給我滾回去你的組!」長谷部暴怒的把鶴丸拖回他和燭台切的小組,還附贈了一計爆粟。

「什麼嘛……宗三就可以嗎?」鶴丸裝可憐嘟著嘴抗議,然後又被長谷部敲了一計。

「沒有的事!」長谷部嚴正否認,接著緩步踱回他的小組。看到宗三又對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長谷部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這節家政課上得真心累啊。

把打發的蛋白分次加入,直到麵糊呈現黏稠狀,就可以送入預熱好的烤箱中,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時間。

宗三三兩下就跑去和其他人閒聊,長谷部和燭台切站在烤爐前,一面注意著蛋糕的狀況,一面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長谷部你還好吧?只是做個蛋糕,沒那麼累人吧?」

「還不是和宗三一組才會那麼累,歌仙怎麼受得了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傢伙啊?不會就算了,還以捉弄我為樂,鶴丸也是……」

「哈哈,鶴丸是我沒看好他,抱歉。不過鶴丸你就完全不留情的打下去了呢,對宗三果然還是會心軟?」

「才沒有那種事!」長谷部提高了音量,注意到周遭人投來的好奇目光,又壓下聲音道:「別連光忠你都誤會我了,我對宗三才……」

「嗯?不是喜歡嗎?」光忠微笑接話。

被燭台切一搶話,長谷部瞬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完全愣在原地,呆然的看著燭台切低喃著「蛋糕的狀況好像沒問題的。」又把上火的溫度調低,轉過來笑瞇瞇的看著長谷部問:「難道不是嗎?」

「不是、不對!」長谷部慌忙辯解,卻覺得臉上的熱度越來越高,只能厲聲說:「才沒有!」

「長谷部,你的耳朵都紅了。」燭台切善意提醒,見長谷部把自己的耳朵摀住的笨拙動作,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樣很不帥氣喔。」

「嗚啊……我才沒有……」

似乎是覺得這樣繼續欺負長谷部下去也不是辦法,燭台切笑笑道:「長谷部你如果說沒有就沒有吧,不過長谷部你要記得,謊言說久了就會連自己的心也給欺騙,也有可能會因此錯失重要的東西喔。」

「…………」長谷部被噎了一口,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說自己對宗三沒有好感,是其他人誤會了?還是說自己並沒有說謊呢?但不管哪一個,似乎也都不是事實。

「長谷部~~蛋糕好了沒有?」宗三走近長谷部身邊,懶洋洋地問。

「嗚……宗……」長谷部往後退了一步。

宗三沒理他,探頭從玻璃小窗間偷看著烤箱裡的狀況,順手把散落額前的頭髮撥到耳後,問:「這樣是好了嗎?還是還要一會?」

「這樣的話大概還要幾分鐘吧。」燭台切笑著回應。

「還真慢呢……長谷部,你說是不?」

「我喜歡你,宗三!」

「--!!」家政教室裡一瞬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長谷部經過一秒的愣神,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不、不是、啊!沒有!宗三你不要誤會了!我、不……」

他求救似的把眼神投向在一邊的燭台切,看到燭台切聳肩搖了搖頭:「看來我下了一劑猛藥?」

「啊、不是--」他還來不及說完,宗三就撲進他的懷裡吻上他的唇,給了他所剩無幾的形象最後一擊。

「我也喜歡你喔,長谷部!」

最後,他只記得那個人兒在懷裡露出的燦爛笑臉和這句話。

评论(18)
热度(61)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