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八)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私設如山

※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系統提示:您的好友花鳥風月已上線

※ 石青有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已經是大部分人都離開公司的時間,不過在織田企業的大樓裡,即使是晚上十點還有間會議室亮著燈。

「依照前幾年去歐洲參展的結果, A34 機型我覺得可以多帶一些。」


「我覺得 A34 的機型可以少帶一點,這次公司的主打型號是新品不是嗎?應該趁機推展海外市場,這樣太保守了。」


「我沒說不帶新品,但是這幾年 A34 的需求一直穩定成長,多帶一點預備不好嗎?」


「這樣會壓縮到 B97……咳、咳咳…………」被宗三的咳嗽打斷,長谷部從報表中抬起臉來,這才發現時候已經不早了。


和宗三為了準備海外展銷的項目,這幾天以來他倆總是約在下班後針對產品進行一連串的討論,今天也是不例外的討論時間。


雖然兩人都是進公司一年的新人,但一個是業務量第一的王牌,一個是待過其他公司,以前也負責過類似業務,業務部就將這次海外展銷的事情全權交給他們負責。


一來是磨練新人的好機會,二來是長谷部的佳績和宗三的態度也讓公司裡一部分人看他們不順眼,要是他們在這個項目上栽跟頭,也有不少人是喜聞樂見的。種種好意與惡意的交錯下就成就了他們眼下的狀況。


為此,他們倆更是卯足全力,打算在海外展銷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績。


而宗三在長谷部家過了一夜後,宗三對他的敵意似乎減輕不少。至少,對長谷部的態度回復到那一巴掌之前的程度,也沒有再擺臉色給長谷部碰釘子,至少讓兩人合作順利許多。


但宗三和其他人的關係絲毫沒有轉好的跡象,餐會上芝池說的謠言繪聲繪影的,關於宗三用美色換取業績的傳言、還有用美色進公司的傳言在公司內傳得滿城風雨,宗三似乎也沒有自清的打算,更是讓宗三陪睡的傳聞甚囂直上。


長谷部雖然想做點什麼,但是當事人無所謂的樣子,他也不好替宗三說些什麼,他能做的就是和宗三一起做好眼前的項目。而且光是展銷的項目就讓長谷部忙得焦頭爛額,放在手機裡的那篇期刊連看都沒時間看一眼。


「感冒還沒好嗎?」長谷部擔心地問,宗三從那之後就咳了好幾天,絲毫沒有轉好的跡象。


「還有點咳嗽而已,大概是因為開始換季了吧?我從小支氣管就不太好。」


他回想起今天宗三在和其他公司催件時的罵人功力,明明不帶髒字卻霹靂啪啦一連串的痛罵,對方被罵得狗血淋頭只能連連道歉,那副模樣實在無法和「支氣管不好」畫上等號。


「長谷部,今天這樣差不多了吧?我想早點回去。」宗三手腳麻利的收拾文件,完全不打算給長谷部繼續討論的機會。


長谷部抬頭望了眼時鐘,以他而言這時間還早,不過這幾天加班下來他也知道,宗三只要一過九點就會頻頻看著時鐘,今天是討論的過分專注,直到現在宗三才意識到時間,也算是難為宗三。


「一起去吃個飯,我送你回去吧?」長谷部將海外參展用的產品表塞進公事包,順口問道。


「也好,要吃什麼?」


沒想到宗三答應的這麼爽快,長谷部愣了下。平常只吃超商便當的他現在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問題,完全不知道有什麼好吃的可以推薦,可是又是自己主動約宗三吃飯的,要是自己連個像樣的提案都說不上來,豈不是丟人嗎?


長谷部左思右想,從附近的便利商店到超市的半價便當,腦海中一個像樣的提案都沒有,難不成要去24小時營業的連鎖牛丼店嗎?


猶豫半晌,眼看宗三都收拾好公事包、站在門口等自己了,長谷部果斷放棄自己腦內貧弱的選項,挫敗的問道:「宗三你呢?想吃什麼?」


「吃什麼都好,不過我想喝點酒。」宗三聳聳肩。


「呃……」


……更加不明白要吃什麼才好。


「你等我一下。」像是看穿了長谷部的尷尬,宗三拿出手機滑個幾下後,沒多久就聽見手機連續傳來提示音效,「嗯,走吧!我朋友上次推薦了一間居酒屋,剛剛問了他在哪裡,我們去試試吧。」


宗三無視持續發出叮咚聲的手機,把它塞進公事包裡。


「不回一下嗎?」


「不要緊,我難得浮水所以他們要抓我八卦而已。我餓扁了,快去吃東西吧!」宗三大步流星的踏出辦公室,長谷部跟上宗三的腳步,兩人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兩人並肩出了公司,入秋的夜晚氣溫驟降,宗三身上的白大衣似乎是設計重於實用,長谷部感覺身邊的宗三在出了公司大門就直打哆嗦。


長谷部猶豫了幾秒便脫下外套,替宗三披上,被宗三一句「你的外套太沒品味」戳回來,拗了大半天又穿回自己身上,一路上還是沒少聽見宗三的咳嗽聲。


他們搭上電車,二十分鐘後,他們在一站長谷部鮮少去的車站下了車。這兒和長谷部的住處是反方向,也不是什麼商業區,過去沒來過幾次的長谷部看著四周,腳步比平常緩上不少。


一方面是不熟悉附近的環境,另一方面是宗三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一手攬著長谷部的手臂,另一手則滑著手機看地圖,親暱的宛如情侶一般的舉動讓長谷部不得不配合宗三的腳步。


「應該是下個路口轉彎就會到了吧?啊、就是那間。」宗三指了一間掛著紅燈籠的小店,拖著長谷部就往那跑。


…………為什麼這傢伙穿高跟鞋還這麼敏捷啊?直到被宗三拖進店內時,長谷部才回過神來。


窄小的店舖內,明明過了晚餐時段仍擠滿客人,還有幾個酒醉的中年大叔在高聲喧嘩,煙味、烤串、醬汁的氣味混雜在空氣中,長谷部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在這種地方用餐,食物的氣味和熱鬧的氣氛一下子就勾起了他的食慾。


他和宗三找了個位子坐下,狹小的店內只能和其他人一起併桌,兩個人挨在一塊坐著,倒也有幾分親暱。


「小哥出來約會啊?這種地方可不適合。」對面的酒醉男人笑嘻嘻地問。


「不……不是的,是同事!」長谷部連忙否認,對方則是被宗三丟來的一計白眼,又縮回去灌了兩口酒。


「長谷部你要吃什麼?」


看著貼得滿牆的菜單,琳瑯滿目的,完全不知道要點什麼才好。宗三馬上就決定,點了幾串烤肉、酒燒蛤蜊、蘿蔔滷鰤魚和生啤酒,和宗三形象大相逕庭的點單讓長谷部稍微一愣後也跟著點了幾串烤肉串和啤酒,不一會兒就陸陸續續送上桌來。


烤得香味四溢的肉串,發出油脂滋滋作響的聲音,表皮還有微焦的烤痕,搭配上冰的恰到好處的啤酒,胃袋似乎這才想起自己已經超過12個小時沒有進食,隱隱作疼起來。


長谷部咬了口醬燒雞肉,表皮烤得焦香酥脆,被微焦的表皮鎖住的雞肉鮮嫩多汁,濃厚的醬汁在嘴裡擴散,嘴裡滿是肉汁和醬汁的香味,「好吃……」


宗三一笑,夾了塊鰤魚放入口中,「唔~~好吃。青江那傢伙偶爾也會推薦些不錯的店嘛,果然跟吃貨丸交往了以後就不一樣了。」


「你說誰的男朋友是吃貨丸,沒禮貌。」一個戲謔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從門口進來的是一個青色長髮的男人,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兩個紫色頭髮的男人,一群人笑著就往他和宗三這桌走來。


「你們怎麼來了?」宗三挑眉問。


「嗯?誰叫你要無視我們發的訊息,我們就來找你啦。」三個人走過來,對桌的客人也吃得差不多了,自然而然的讓了座,讓三人擠進了對面的位子。


青色長髮的男人一派自然的點了酒和串燒,兩個紫髮的男人猶豫許久,尤其長髮的男人嘴裡還咕噥著:「原來庶民都吃這些嗎?這該怎麼點啊?」一番糾結後還是那個青長髮的男人幫那個少爺點了刺身和燒酒。


「青江這次推薦的店很好吃呢,果然是石切丸介紹的吧?」


「雖然事實如此,可是別以為你叫我愛人吃貨丸的事我就會作罷,請我喝一杯就原諒你。」


「一杯酒就能解決太划算了,成交。」


「這愛還真廉價。」


「你不也在群組裡這樣叫他,還說被養胖了三公斤不是嗎?」紫短髮的男人笑道。


「那不一樣,而且免費的酒最好喝。」那個被叫青江的男人微笑,瞅了一眼長谷部,意有所指地問:「我還在想平常宗三你都隨便吃的,今天居然特地問我店在哪裡?果然是來約會的吧?」


「才不是,只是下班和同事來喝一杯而已。咳咳……」


「你感冒還沒好嗎?」


「換季嘛,沒辦法。」宗三聳肩。


「這位是你之前提過的長谷部君嗎?」紫色長髮的人彬彬有禮地問。


「是是,你們別在本人面前亂說話。長谷部,跟你介紹一下,這幾個是我的高中同學,就是之前說好要去逛街的那幾個。」


「你們好。」作為業務的本能讓長谷部掏出名片一一遞給眼前的人,原以為宗三認識的朋友也是和他們差不多的上班族,長谷部卻得到了三枚意料之外的名片。


蜂須賀,虎徹財閥的繼承人,最近剛從英國留學回國,正在學習繼承家業的工作。


歌仙,出生文學世家的兼定家,從小就受文學薰陶的他也打算往文學發展,日前才剛獲得小說的新人賞,是受文壇注目的後起之秀。


青江則是國會助理,任職於政治世家三條家,擔任即將競選議員的石切丸的助理,他們口中的吃貨丸似乎就是這個三條家的新人。


盡是些名門……長谷部數著手上的名片,忍不住在心底感嘆。


「終於見到面啦,長谷部君,初次見面!」青江的金眸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長谷部完全不明白自己有做什麼會讓他想見到自己的事。


--宗三到底平常都和他們說了些什麼啊?


雖然在意,但一頓飯吃下來,幾個人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關於群組的事情,不過幾個人也都十分健談,就算各自的領域不同,和他們一起用餐也不會覺得尷尬,氣氛熱絡得不像第一次見面的人。


或許是因為和其他人一起吃飯吧?長谷部感覺這天的他吃得特別滿足。



飯末,趁著宗三陪蜂須賀出去等蜂須賀的大哥來接送,長谷部去了趟廁所,出來時就看見青江和歌仙在走廊上等著他。


「怎麼了嗎?」


「就是覺得你挺不錯的……寂寞的時候記得找我喔。」青江的金眸裡閃爍著曖昧,順手往他的西裝口袋裡塞了張小紙條。


「別鬧!」歌仙往青江頭上賞了計暴栗,轉頭對長谷部說:「這是我們幾個的聯絡方式,如果宗三發生了什麼事情,麻煩聯繫我們。」


「發生什麼事是指……」


歌仙猶豫了一下,解釋道:「……宗三還蠻愛逞強的,他老家又離這很遠,所以宗三有什麼事的話找我們幾個比較方便。」又補充:「像是上次感冒也可以找我們去照顧他,要不是上次約了要逛街,他肯定不會告訴我們他感冒的事,總之就麻煩你多照看宗三的狀況了。」


「為什麼是我?」


青江和歌仙默契十足的看了對方一眼。青江重嘆了口氣:「…………歌仙,我看這個人沒救了,就和宗三說的一樣,是塊木頭。」


「……總之宗三就拜託你了。可以麻煩你送宗三回家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歌仙的語氣帶了點無奈。


「我知道了。」長谷部默默點頭答應。



歌仙搭了計程車,蜂須賀讓自家哥哥接送,青江則是自己騎機車離開,宗三和長谷部悠閒地往車站走去。


「剛剛是你替我付了飯錢吧?我要給你多少?」


「不用了,就當作是上次感冒你照顧我的回禮吧。」宗三微笑,「我可不喜歡欠人人情,要是讓別人欠我人情倒是挺喜歡的。」


他可不覺得自己煮得焦雞肉粥有什麼值得感謝的……


「那下次我請你吃飯。」


「好啊,不過我可不要吃連鎖的牛丼店喔。」


果然被看穿了。長谷部無奈苦笑,跟上宗三的腳步。



<TBC>


-----

雖然我電腦修好了,不過有點卡文,之後可能會有點慢更 還請見諒

评论(42)
热度(60)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