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巴丹鸚鵡



※ 現PARO
※※※ 虐文注意
※※※ 虐文注意
※※※ 虐文注意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真的沒問題的話再繼續往下拉!


-----


那人走後,他養了一只鳥。

他不是特意去買鳥的,而是這只鳥兒跌跌撞撞的闖入自己家,連窗戶都被撞破個洞,在他的住處四處碰撞,打破杯子、撕裂窗簾、驚惶逃竄,撞得頭破血流。

就像當初的那人一般,擅自闖入,把他的世界顛覆,一塌糊塗的凌亂。

他收留了那只鳥,替牠療傷,或許是因為那鳥羽的顏色讓他想起不在的伊人。

粉色的,不像是都市叢林裡常見的麻雀、家燕,倒像是從某戶人家偷跑的寵物。

他沒查那鳥叫什麼名字,也沒查他的原主是誰,只當牠是借住的過客,如同離開他世界的人兒,只是過客。

鳥兒很快的康復了,任性的宛如不在的那人。

不是新鮮蔬菜不吃、非專用飲用水不喝、打死不住進鳥籠裡、心情不好時把他的手指當出氣包、在忙於工作時蹭到他的手邊阻撓工作、把電腦鍵盤的每個按鍵都拆過一次、要人陪的時候嘎嘎嘎的發出好大聲音,差點被房東發現而趕出門。

可任性的小傢伙也有可愛的一面,時而溫順、時而撒嬌討蹭,放個報紙團就能玩的不亦樂乎,像孩子似的,單純率直,也像極了那人。

那鳥兒除了嘎嘎嘎的叫聲,只學會了一個字--長谷部--他的名字,他沒有特地教也不知道牠是怎麼學來他的名字,可是他喜歡,聽到牠叫長谷部的時候,他感覺那人從未離開過他。

他習慣了每日下班後繞去買點蔬菜,習慣了聽見那嘎嘎叫聲在耳邊響起,也習慣了那蹭到手邊那鳥羽蓬鬆柔軟的觸感。

然而一日回家,他卻看見了一動也不動的鳥兒。羽翼不再蓬鬆柔軟,身體冰冷僵硬,不冷再發出一點聲響,安靜的躺在桌面--牠最喜歡的--他手邊的位子。

他愣愣看著鳥兒的屍體,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是哪個環節出了錯?昨晚的小松菜殘留農藥?偷吃了什麼牠不能吃的食物?撞到了哪裡所以受傷了沒被注意到?還是因為連幾日的加班讓牠寂寞了?

還是飛鳥本就不該被豢養嗎?

他捧著鳥兒的屍體,眼淚撲簌簌的掉了,他哭得像個孩子,把那人離開後留下的孤寂和疼痛一併哭喊而洩。




然後他才發現,永遠離去的那人再也回不來了。




<完>

评论(43)
热度(29)
  1. 人偶桑029 转载了此文字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