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六)


※ 這週狀況好 運氣好會更兩章 沒有也別太期待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私設如山

※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俱燭俱有 我也不知道是哪邊 所以大家意會吧 不能接受的速速右上按x

※ 燭台切的名字因為配合現PARO 所以改成長船光忠
  在文中都以長船稱呼 沒有帥氣的燭台切注意

※ 大俱利伽羅改成 大俱利伽羅(姓)廣光(名) 暱稱小俱利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長谷部在鬧鐘響前就醒了,他睡得不好,但是生理時鐘還是逼迫他在習慣的時間起床,前一天的疲累還沒退去,腦袋裡昏昏沉沉的,一下子還無法運作,呆滯了一會才想起自己是睡在地上的。


外頭的雨還在下,淅淋淋的雨聲和從窗簾透入室內的微弱光線讓長谷部有種搞不清楚時間和空間的錯覺,他看了一眼手機,六點半,還早,他不明所以的安心下來。


他環顧四周,宗三仍在睡,粉色的長髮掩住了他的臉,長谷部動作輕巧地撥開額前的碎髮,可指尖碰觸到宗三時,他突然感覺不對,宗三的體溫一向都是冰涼過分的,可現在宗三的體溫卻微微烘熱,呼吸聲濁重而短促,紅潤異常的雙頰和渾身汗濕。


--宗三發燒了。


長谷部從地上跳起來,立刻找來家裡的體溫計一量,39度,不折不扣的發燒了。


「長……谷部?」大概是自己的動作太大驚醒了宗三,宗三嘶啞著聲音,臉上的表情滿是疑惑。


「你發燒了,燒的很厲害,今天在我家休息吧?」雖然是疑問句,長谷部卻說的兇狠,要不是知道眼前的是需要靜養的病人,長谷部覺得自己肯定會碎念上好一陣子。


想想也是,昨天把自己淋得一身濕、又不好好吹頭髮的傢伙就在眼前,任誰來都會想要念上他一頓的。


「感冒?」宗三的聲音還有些啞,說完他忍不住咳了兩聲。


「嗯,應該是。誰叫你昨天晚上淋雨又不吹乾頭髮,我都跟你說……」


「別吵、頭很痛。」宗三用棉被蒙住頭。


他嘆了口氣,無奈地說:「你先睡一下,我去找找我家有沒有散熱貼。」


「……可以把我的東西拿過來嗎?」棉被團傳來宗三悶悶的聲音。


「病人就好好休息。」長谷部沒好氣的說。


「我本來和昨晚吃飯的朋友有約今天要出門的,讓我給他們捎個短信吧?」宗三從被窩裡探出頭,苦笑道:「幫我把我的東西給我好嗎?」


他又嘆了口氣,離開房間後在客廳的桌上找到宗三濕答答的手拿包。


那傢伙真是……居然連自己的提包都沒有整理嗎?


他將包裡的東西一個一個取出,手機、錢包、鑰匙、小藥罐、御守……他還以為宗三包裡的東西還要更多些,但事實上就只有這些東西而已,他把東西一一用毛巾擦過後,將手機拿進了房裡,交給宗三。


「謝謝。」宗三接過手機在螢幕上滑了兩下,接著開始打字,專注的看著螢幕不久後問:「可以順便給我薄荷糖嗎?有點嘴饞。」


長谷部想起了昨天晚上北野說的事情,不禁皺起眉,還是不作聲的出去拿放在桌上的小藥罐,小藥罐上一個標籤也沒有,裡頭的藥片看起來也只像是市售的薄荷錠,若不是前一晚聽北野說了那些,他甚至什麼都不會想就直接交給了宗三吧?


他拿著小藥瓶進到房間,宗三一見到他就伸出手,沙啞著聲音說:「謝謝。」


長谷部將藥瓶緊緊的攢在掌中,猶豫著該不該把這個藥瓶交給宗三,他看見宗三對他投來不解的目光,不明白為什麼長谷部不將藥罐交給他。


長谷部牙一咬,狠下心問:「在我給你這個之前,你先告訴我這個是什麼。這不是薄荷糖吧?」


「…………」宗三直直盯著長谷部,伸出的手緩緩的垂下了,因為高燒而濕潤的眼眶讓他看起來格外無辜。


「這應該不是薄荷糖吧?」他又加重了語氣逼問。


宗三別開目光,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態度明確。


「這是什麼?」他又問了一次。


長谷部覺得自己咄咄逼人的態度肯定很差勁,更何況對方現在身體不適,還發著高燒,自己卻問著這些無足輕重的事情。


可宗三閃躲的態度讓他覺得不快,為什麼不告訴自己「這就是薄荷糖」呢?如果是抑制劑又有什麼好不承認的?


僵化的沉默更加強烈的蔓延在房間內,這沉默讓他更加難受,不管答案是什麼,他只是想知道答案而已。


「是抑……」長谷部話還沒問完,突如其來的『叮咚!』聲響打斷兩人。


是宗三的手機,隨之繼續的『叮咚』聲此起彼落,長谷部皺起眉頭,宗三的手機若無旁人似的不斷發出提示音效,惱人的很。


宗三瞄了一眼螢幕,苦笑道:「先讓我回一下電話好嗎?我朋友很擔心。」


「……我去找散熱貼。」長谷部說完退出房間,倚在門板上發愣,房間內的提示音效已經停下,他搖搖頭,不去想剛剛如果沒有被打斷,宗三會怎麼回答自己。


在家裡找了一陣,長谷部自從搬過來後也沒有生病的經驗,屋子裡自然找不到任何成藥和散熱貼,他最後還是放棄了從家裡找到藥品的可能性,打算出去買點成藥回來。


長谷部給宗三擰了條毛巾,冰冰涼涼的握在手裡,還挺舒服的,他打開房間門,宗三的聲音自然飄進耳裡。


「嗯、對……我在同事家……同事?他是 Beta ,別擔心,嗯……我都睡一晚了,要被上昨天就會被硬上了,你別太擔心……」


「欸……地址?我哪知道……咳咳……我先睡一下好嗎?抱歉,改天再陪你們逛街,嗯……我知道,掰。」


聽到宗三掛了電話,他才推門進房說:「宗三,我家沒有散熱貼,你先再睡一下,我去藥局買藥和散熱貼回來,晚點再帶你去看醫生。」


「不用麻煩……」宗三軟軟的翻了個身,背對長谷部:「我睡一下就好……」


「也不麻煩……要是下次我感冒沒有要就糟糕了,只是順便買而已。」長谷部把冰涼的毛巾放到宗三額上,冰涼的舒適感讓宗三的眉頭一瞬間抒開,他心疼伸手想摸摸宗三的臉,理智又立刻將他拉回,最後還是收回手。


「我把你的薄荷糖放這,你再睡一會,我去給你買藥。」他把宗三的小藥瓶放在床頭櫃上,又補上了句:「你不打算告訴我就算了,好好休息吧。」


「嗯……」宗三含糊回答。


長谷部又從衣櫃裡翻出昨天被宗三嫌棄的 POLO 衫,換上輕鬆的打扮後便說:「那我先出門了,好好休息。」


「路上小心。」


在帶上房門前他聽見宗三微弱的聲音這麼說。



長谷部坐在連鎖的速食店內,看著街上的雨勢沒有趨緩的樣子,一面吃著高熱量的早餐,一面腹誹自己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才會想在早上七點在商店街找到藥局。


週末的街道冷冷清清的,方才來的路上少了那些上班族,突然讓長谷部感覺很不適應,就算走進速食店內也是小貓兩三隻,他悶悶嚼著炒蛋,可是卻食不知味,心裡想的都是另一個人的事。


宗三還沒吃東西吧?等等要給他買點吃的帶回去。可是他現在生病,應該要給他吃點清淡的粥一類的……這麼早會有嗎?是不是該去超市買點什麼煮給宗三吃才好?可是他沒有下過廚啊……


剛才打電話給宗三的是他朋友吧?還是戀人?就算宗三身上沒有其他 Alpha 或 Beta 的味道也不代表他沒有對象啊。一想到宗三可能有交往的對象,長谷部就覺得食物難以下咽。為什麼?


不肯告訴他那是薄荷糖還是抑制劑讓他悶得難受,可是那是宗三的私事,他無權過問,就算宗三真的把抑制劑當零食吃,他也沒有資格去阻止宗三。


資格?他想要資格嗎?


他搖頭不再想,翻出手機,繼續研究那篇期刊,讀著各種晦澀難解的醫療用語,本來就沒多喜歡的薯條就顯得更難吃了,當他把咖啡喝到見底時,手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是長船前輩。


「喂?」他遲疑的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長船前輩溫潤的嗓音。


『早安,長谷部,我吵到你了嗎?』


他還記得公司的女同事曾說光是聽前輩的聲音就會懷孕了……雖然他不太懂那是什麼意思,但是就他個人角度來說,前輩的聲音確實很好聽。


「沒有。」


『太好了。』電話那頭的前輩似乎鬆了口氣,又接著問:『你在外面?我聽見背景聲音有點吵……』


「出來吃早餐跟買東西。前輩打電話找我有什麼事嗎?」長谷部不願再拐彎抹角,直切主題問道。


『哈哈,不愧是長谷部。我最近可能會調回去總公司那邊,你可以找個時間幫我問問房東手上還有沒有空房嗎?』


「這麼快就要回來?」


『莫名其妙的職務調動囉。』長谷部彷彿看見電話那頭前輩無奈聳肩的模樣。


「前輩要回來的話那房子要不要還你?我自己再去找地方住?」


『不用啦,長谷部也住習慣了吧?我再另外找房子,而且這次小俱利說要和我同居喔,我想找大一點的房子。』


「喔……」怎麼覺得後面那一句才是重點?長谷部決定不去理會一個人也能放閃的前輩,順口問道:「對了前輩,粥該怎麼煮?」


『粥?煮粥很容易的,先洗米,然後用瓦斯爐煮的話先轉大火……你要煮給誰吃?宗三嗎?你們交往了嗎?恭喜啊。』


「沒有的事!為什麼會猜宗三啊?我和他又……」長谷部感覺自己的臉熱上了幾分。幸好現在不是面對面和前輩聊天,要不一眼就會被看穿吧?


『啊,抱歉抱歉。只是之前看你們兩個好像處得不錯,隨便猜的。』前輩的聲音聽起來特別沒有誠意,這一定是錯覺,『長谷部是要下廚給誰吃呢?』


「…………宗三。」


『嗯哼?』長船前輩發出了鼻音,長谷部這下真的只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長船大概察覺了這邊的狀況也就不追問,笑了幾聲後就說明起煮粥的材料和步驟,長谷部一一把流程跟材料記下來,長船最後還是不忘提醒幾個不常作飯的人容易失敗的小細節,才問道:『你跟宗三在交往?』


「沒有,只是昨天他沒趕上末班車到我家過夜,剛才醒來以後好像有點發燒。」


『喔,原來如此。』長船笑了笑,不再追問。


「總之謝了,我會去問問房東關於空房的事情,之後用郵件連絡吧。」


『OK,回去後我請你喝一杯。』


掛掉電話後,長谷部把自己埋進了臂膀裡。這次,他無法忽視自己已經燙得過份的臉和鼓動的心情,即使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TBC>


-----



感覺上面的注意事項越來越長了(摀臉)

另外,百粉活動到明天晚上(10/22)24:00 截止,想點文的快去回覆(想擴大基數逃避不會寫的事實)

评论(35)
热度(50)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