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五)


※ 昨天說好的Rain今天來囉~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 BO配注意

※ 私設如山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回到長谷部家已經是深夜12點後,中途宗三還繞去便利商店買了些盥洗用具和免洗內褲之類的必需品,還不知道為什麼買上了魷魚絲和啤酒,一副就是要二次會的氣勢。


「你先去洗澡吧。」長谷部提著大包小包的塑膠提袋回到家時,覺得自己可能是出生以來最狼狽的一次--說要淋雨的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搶了自己的雨傘,說要替自己撐傘卻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擋雨,到頭來還是淋得一身濕(雖然已經濕的透徹也不差這麼一點雨了)。


宗三隨手撥了撥貼在臉上的碎髮,道了聲謝就一派優雅的踏入浴室。


--能渾身濕透又如此怡然優雅的,大約也只有宗三可以做到了。


長谷部隨手拎了件毛巾,給自己擦了擦,發現不管怎麼擦都還是會滴水後,長谷部乾脆把衣服都脫下,只穿了件濕透的灰色平口褲,忙著把地上一窪窪的雨水擦乾。


雖然他自己不是很介意生活品質,不過在長船前輩要搬去分公司時,順口問自己要不要搬去他原本租的地方,答應了下來後才知道是 LDK 的公寓。而高級沙發、液晶電視和一應俱全的廚房用具轉交到他的手上就成了暴殄天物,除了積灰塵增加打掃難度外,可一點用處也沒有。


「我可以泡澡嗎?」浴室裡傳來宗三有些模糊的聲音。


「隨意,不過別泡太久,我還沒洗的。」


「知道了。」


長谷部把他和宗三脫下來的濕衣服全丟進洗衣機,把房間的暖氣開到最強,身體總算暖了些。


他從衣櫃裡好不容易翻出了件休閒POLO衫,平常在家也穿襯衫或直接穿汗衫的自己根本沒幾件休閒服,他在心裡暗暗祈禱等會宗三不會抱怨他的品味,一面把衣服放到浴室外頭吩咐了一聲,一面把剛買回來的啤酒冰進冰箱。


他拿出公事包裡的文件,經過防水處理的公事包,裡頭的文件只是稍微沾濕了邊緣,他把文件分開放到吸水毛巾上,確認沒有重要的文件被毀損後總算放下心來整理淒慘到不行的公事包表面。


整理到一半,就聽到宗三打開浴室門的聲音,長谷部原本都做好要等宗三大半小時的打算,聽見宗三出來的聲音還是鬆了口氣,但下一秒他又想掐死那個傢伙了。


「你就沒有比較能看一點的衣服了嗎?」


「不然你自己去我衣櫃找。」長谷部忙著往公事包裡塞報紙,頭也不回的說。


「那我就不客氣了。」他聽見宗三走過身後直接走進房間的腳步聲,還有打開衣櫃的翻找聲,「你家沒有吹風機嗎?」


「沒有,我頭髮短不需要……等等!」你沒吹頭髮的話,那地板不就……他回頭看著從浴室到寢室的直線路徑上,才剛擦乾的地板又再次遭殃。


長谷部嘆了口氣:「你好歹也擦一下吧……先給我把衣服穿上!」他收回延伸至房間裡的視線,宗三渾身赤裸、髮尾還滴著水的畫面,讓他腦海一瞬間跳出了斗大的非禮勿視標語,「為什麼不穿衣服?」


「因為那件 POLO 衫很醜啊。我有稍微擦過了,別介意。長谷部你的衣服只有襯衫嗎?我可以穿襯衫嗎?」


「隨便你,我先去洗澡了,記得先把身子弄乾。」長谷部拿了剛才順手放在沙發上的衣物,三兩下鑽進了浴室。


長谷部飛快的把自己有些發冷的身子用熱水沖個暖活後,動作迅速的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原本打算快點出去擦地板的,卻在手即將碰到門把的時候縮了回來,回頭一屁股坐進注滿熱水的浴缸裡,發起愣來。


他突然意識到把一個 Omega 帶回家過夜好像不是很好的一個決定。


宗三很強勢。


在職場上的表現時常讓長谷部忘記宗三是 Omega 這回事,即使身邊的人都時常講著宗三是 Omega 、出賣身體什麼的,他也不認為宗三是那種人,更從來沒有因為宗三是 Omega 而對他差別對待。


可是讓宗三來自家過夜完全是兩回事,剛才只是看見宗三的裸背就讓他一瞬間失了神,窄小的骨架,纖細的過份的身軀,手臂、雙腿都修長又筆直,挺翹的臀部被淡色的頭髮半遮掩著,全部的一切都近乎完美無瑕。


他幾乎可以想像宗三柔軟的身體依偎在自己身旁的觸感及氣味,因情慾而緋紅的臉龐,下垂的眼角噙著淚水,粗喘的呼吸和難耐的低吟敲在鼓膜上,像融化的蜜糖,甜美的使他無法自拔,在身下展開一切,被標記而屬於自己。


太過具體的想像讓他羞恥心猛地湧上,連同他無法逃避的生理反應。


他可恥的勃//起了。


想著自己的同事,明明對他保證沒有意圖的,不用有色眼光去看他,卻還是對他的身體起了反應。


--因為是 Omega 嗎?


他扭開水龍頭,冰冷的水順著花灑噴出,冰水刺痛的打在身上硬是逼自己上升的熱度停下,恢復冷靜的自我,直到身體承受不住冰冷、打了個冷顫才扭緊水龍頭。



當他換好衣物回到客廳時,他覺得會有綺麗幻想的自己肯定累了,而且還是累慘了,才會出現這樣的幻想。


弄濕地板的元兇以一副大叔坐姿坐在小牛皮沙發上,嘴裡叼著魷魚絲,一手拿著啤酒罐,把電視轉到了長谷部八輩子不會看的狗血電視劇,濕漉漉的頭髮用毛巾包著還是掉了一些,他最貴的阿曼尼襯衫就這麼被濡濕了一大片水漬。


當然,地板上的水窪還是沒有處理。


再怎麼性慾高漲的 Alpha 看到這畫面肯定也都萎了,他突然覺得淋得發凍的自己真是蠢炸了。


「長谷部你終於出來啦,我還以為你昏倒在浴室了,還在考慮要不要去救你呢。要不要來看電視?」元兇朝他慵懶招手,完全不明白他心裡是經過多大掙扎才能從浴室裡出來。


「…………等我一下。」


長谷部認命的從廚房拿抹布擦地,半乾的水漬在胡桃木地板上留下了明顯的水痕,為了把水痕擦去,長谷部多花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地板回復原狀,而元兇則是看著電視劇配啤酒,還一面數落著裡頭的負心漢男主角居然拋棄了癡情守候著的女主角,完全沒有要來幫自己的意思。


一番折騰之後,當長谷部終於把地板重新擦拭的乾乾淨淨時,電視劇也已經進入片尾曲。


「差不多該睡了吧?」長谷部看著時鐘。已經1點了,他平常最晚12點就會就寢,就算隔天不用上班,熬到這個時間他也累了,見宗三還精神抖擻,長谷部忍不住問:「宗三你平常都這麼晚睡嗎?」


「差不多吧,我在家很隨意的。要一起喝嗎?」宗三搖了搖手上的啤酒罐,所剩無幾的液體晃動發出了些許聲響。


長谷部搖頭,他可沒有心力再繼續陪宗三喝:「你不睡的話我可要先睡了,今天的酒會很累人的。」


「是嗎?真是辛苦你了。」宗三笑笑,將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覺得宗三的臉上看起來泛著些許的紅暈。大概是喝了酒的緣故吧。長谷部對自己說,避免自己再胡亂想些什麼。


長谷部苦笑:「你也早點睡,時候也不早了。」


「也是。」宗三站起身子,伸了伸筋骨,只穿著免洗內褲而光裸的雙腿在伸展動作下,線條漂亮得令人著迷,長谷部下意識的別開了視線,趕緊走進房裡整理床鋪、給自己鋪了床來轉移心思。


宗三刷過牙,走入房間,毫不遲疑的就躺上他的彈簧床,濕答答的腦袋沾上枕頭,印出一個頭形的水印,「長谷部的床真軟,真好睡。」


長谷部皺眉,無奈道:「把頭髮擦乾,會感冒的。」


「我擦過了。」宗三無辜回答。


「別鬧,就算我開了暖氣,還是會感冒的,你今晚也在外面淋了一整晚的雨,O ……身體會撐不住的。」不打算因為 Omega 的事情和宗三吵架,長谷部連忙改口。


可宗三還是聽見了,他挑眉掃了長谷部一眼,語氣不善地說:「我身體可沒那麼弱,就算是 Omega 也還是個男人。」


「好,我知道,你冷靜點,總之不把頭髮弄乾的話很容易感冒的。」


「我才不會。」


不打算跟宗三強辯,長谷部嘆了口氣,緩了口氣好言道:「你頭髮這麼濕,躺下去睡倒楣的是我的枕頭。你坐起來,我幫你擦總行了吧?」


「嗯?看不出長谷部這麼會照顧人。」


「少囉嗦,快起來。」長谷部把宗三從床上拉起身子,繞到身後替他擦拭頭髮。


吸飽水氣的毛巾擦不乾宗三的頭髮,長谷部將毛巾拿回浴室用熱水沖過一次又擰乾後,拿著暖烘烘的毛巾回房替宗三擦頭髮,宗三的髮量不算多,但是髮長又細軟,長谷部小心翼翼地替宗三擦乾髮絲,生怕太重的動作會弄疼宗三。


宗三只是安安靜靜的坐著,任憑長谷部替他擦乾頭髮,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向毒舌的宗三這時候什麼都不說,難得的沉默讓長谷部有些不安,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還可以嗎?不會弄痛你吧?」


「還行。」


「那就好。」長谷部繼續手上的動作,卻無法不分心。從宗三身上的味道除了自己熟悉的沐浴乳之外,更渾和了一絲淡雅的清甜,是 Omega 的氣味,雖然並非發情期,但 Omega 身上本身就有的氣味還是很好聞,若有若無的誘惑。


不行,不能想這些。長谷部搖搖頭,加緊速度擦乾宗三的長髮。


沉默還在擴散,正當他還在想著是不是該找些什麼話題來談談時,宗三突然開口道:「長谷部你把我帶回家有什麼企圖呢?」


「咦?」


「你也想……得到我嗎?」


「我沒有那種想法。」他回答得很心虛,在浴室裡的幻想像是被宗三看穿一樣,他鬆了手,勉強的維持鎮定。


「是嗎?沒有的話是最好。」宗三衝他一笑,也不管頭髮擦乾沒有,往床上一倒,將綿被往自己頭上一蒙,懶洋洋的道了句「我睏了,晚安。」就不再作聲。


「喔……嗯。」


長谷部關了燈,立即鑽進自己的被窩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又再次勃//起了,他暗自祈禱著宗三從來沒有發現對他抱有情慾的自己。


可他感覺自己早就被宗三看透,包括自己卑屈的情慾和幻想,是什麼時候呢?即使識破一切,還是跟回自己家的宗三又是有何居心呢?


他努力不去想那些問題的答案,聽著宗三平穩的呼吸聲,他慢慢的陷入沉睡。



<TBC>

评论(35)
热度(62)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