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4:00 A.M.

※ 今天不更Rain 放一篇小短篇 Rain明天更(跟你們打勾勾)

※ 現PARO

※ 最近失眠的產物


-----

 
 

又在凌晨四點醒來。

 

正確的說法,今天是凌晨四點二分,比昨天早了四分鐘、比前天晚了一分鐘,但這些並不重要,這又是個凌晨四點的涼夜。

 

沒有惡夢、沒有受涼、沒有理由,一切都沒有,醒來就是那麼自然而然的,像是這個時間本來就該醒來一樣。

 

宗三坐起身來,感覺身下的彈簧床墊下沉了些,雙人床另一端的男人唔嗯一聲,翻了個身,才剛睡下的戀人又工作到三更半夜,眉頭鎖得死緊,眼袋還帶點青黑,只是這一點動靜是吵不醒他的。

 

他給戀人蓋妥棉被,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上一覺的戀人。

 

房子裡靜悄悄的,外頭的街道也還是安安靜靜的,初冬的太陽起的晚,向外看去只見到明滅不定的水銀燈光線。

 

宗三沒有開燈,熟練的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牛奶,給自己倒了一杯的量,放到爐子上加熱。

 

他已經習慣了,每個失眠的晚上都會這麼做。

 
 
 

是什麼時候開始呢?他啜飲著熱牛奶,一邊想著自己的失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一個月?兩個月?還是幾個月前?時間太長他已經想不起來了,一開始只是偶爾會醒來,但漸漸的,每個晚上四點就成了他必會醒來的時間。

 

只要喝杯牛奶就能回去繼續睡,對工作也沒有造成多大影響,也就無所謂了。

 

不過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還記得剛和長谷部同居時沒有這個問題的。

 

和長谷部剛開始交往是五年前,大學的最後一年,為什麼會在一起已經不可考,但是就這麼破鍋配爛蓋的在一起了,畢業以後兩人找的工作地點近,就這麼順勢同居。一眨眼,就在一起了五年。

 

不長不短,但也足夠對一個人膩味。

 

如兩人之間的性愛,已經多久沒有過了?

 

時間兜不上、覺得麻煩、沒有心情,有時後你拒絕我,有時候我拒絕你,久而久之就連詢問都不想了。

 

不再對他撒嬌、不再調侃對方、不再針鋒相對的拌嘴,連體貼都是冰冷的互不招呼、不打擾。

 

戀人說不定連自己每個晚上都會醒來的事情都不知道。他沒提,長谷部又每天都累得像條狗,一旦睡著就不容易醒,自然也不會發現他醒來的事。

 

不再需要對方,一個人也不會感到孤單。

 

那樣,還有兩個人在一起的理由嗎?

 

看著喝完的杯子底部,當年他犯蠢買下的情侶對杯,杯底的愛心如今扎眼的很。現在想想他當年肯定是失心瘋,不管是杯子,還是男人。

 

他將杯子洗淨,又躡手躡腳的爬回床上。

 
 
 

他想,是時候分手了。

 
 
 

「宗三……」戀人突然低喃了自己的名字。他睜眼,戀人撐著眼皮,像是隨時又會睡著,用著沙啞的聲音問:「你又睡不著了嗎?」

 

「你知道?」宗三挑眉,不置可否。

 

「你不在我都知道。」長谷部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說:「明天我請假,陪你去看醫生吧?」

 

「……嗯。」

 

「怎麼了?不想去醫院嗎?」

 

「只是覺得自己太好滿足了。」宗三往長谷部的懷裡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子窩著。

 

「你哪有好滿足……」戀人輕輕撫過他的頭髮,在額頭印下一吻:「早點睡吧。」

 

「嗯。」他閉上眼。

 

對方身上傳來的體溫,還有溫熱手掌摩擦自己髮梢的觸感溫暖得讓他的眼眶有些濕熱。


……一定是太久沒有碰觸對方的錯。



<END>

评论(30)
热度(96)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