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二)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 BO配注意

※ 私設如山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宗三下午要去拜訪客戶,拿了長谷部請的咖啡很快就離開了辦公室,長谷部則是久違的不需要跑業務的日子,待在辦公室裡處理積了好幾天沒辦的事,接著又和幾個客戶聯絡,行事效率高的他還不到下班時間就處理完了。


「嘖,今天真是倒楣透頂。」鄰座的芝池咕噥著,早上他和宗三離開以後,芝池似乎沒消氣的繼續叫罵,所以就被部長請去喝咖啡了,直到下班前的現在還是用力敲擊著電腦鍵盤,嘴裡還念念有詞的。


長谷部不打算再自討苦吃,拿出新產品的報表,打算趁下班前整理下個月要出國參展的資料,這次參展是他和宗三負責的,這還是他第一次負責比較大的案子,為了這次策展長谷部可是卯足了幹勁。


正當他翻閱資料到一半時,芝池又湊了過來多舌:「長谷部,你在準備下個月出國要用的資料啊?和宗三那個傢伙一起出國可真是辛苦你了,他脾氣可差了,你可別讓他在國外惹是生非。」


「我會注意的。」長谷部蹙眉,並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他很清楚宗三在客戶面前是十分得體的,就算對方提到宗三最反感的 Omega 話題,宗三也會吞個兩顆薄荷糖把厭惡一併吞下。


芝池像沒學到教訓似的,繼續說道:「那種倔脾氣肯定會嫁不出去的。」


「芝池前輩。」長谷部稍微加重了語氣,表達自己對這個話題的不滿。


再怎麼不長眼,芝池畢竟也是幹業務的,聽到長谷部的語氣也知道長谷部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立刻接話:「是是,我不會再說了,不過那個身體應該也沒有人想要吧。」


「前輩!」長谷部露骨的表現出厭惡,芝池立刻辯解:「啊啊,我可不是說他用自己身體換業績這種事喔,是他身體有毛病的事情。」


「毛病……?」長谷部雖然不認同芝池說的『拿身體換業績』,但還是對芝池所說的『毛病』有點在意。


見長谷部對這個話題起了興趣,芝池提高了音量說道:「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那傢伙不能生啊。」


「不能生孩子嗎?」


「嗯,健康教育課沒教嗎?現在的教育盡改些沒意義的地方,連這種基本常識也沒有嗎? Omega 沒有發情期就只有兩種狀況,一種是已經懷孕,另一種就是身體有問題。」


長谷部沒對芝池對現代教育的不滿表示意見,只是追問:「抑制劑不是可以抑制發情期嗎?」


「哪有那麼神奇的?你看總務課那個 Omega ,每三個月還是要請假一次不是嗎?抑制劑雖然可以抑制發情期,但是主要是緩解發情的症狀和縮短發情的時間,以前一旦發情就要一禮拜多,現在發明抑制劑以後就大幅縮短了發情期的時間,不過還是要三、五天吧。」


長谷部試著回想了下,他平常也沒特別注意 Omega ,被芝池一說好像還真有這麼回事,以前求學時遇見的少數 Omega 似乎也是如此,於是跟著點了點頭。


芝池難得受到長谷部的認同,越說越起勁,音量不自覺的又大了不少,「可是宗三那個傢伙你見過他請假嗎?沒有吧?那傢伙身體一定有問題,肯定是生不出孩子,生不出孩子的 Omega 還比 Beta 不如吧,畢竟身體機能也不像 Beta 或 Alpha 的體能那麼好。」


「說到底, Omega 還是為了生育才有的物種,沒有配偶又不能生育的 Omega 根本就是殘障,這輩子都不會有人想要的,那傢伙就是沒有配偶、欠人幹才會那麼火爆。」


「我是殘障真是對不起你喔!」


長谷部感覺心臟像是被重擊而停跳了一拍,他莫名心虛的轉頭,看見宗三站在辦公室門口怒視著他和芝池,漂亮的臉化成青面獠牙,像是惡鬼一般嚇人,這還是他第一次被宗三用這種表情瞪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剛才你們的對話我已經錄下來了,我之後會送到性別委員會去。」宗三搖了搖手上的手機,芝池的臉一下子就刷白了,死灰的看著宗三。


為了鼓勵 Omega 就業,政府推行的性騷擾防治、職場騷擾的法規都特別嚴格,也要求各公司要從重處理,照剛才的對話看來,芝池甚至被解雇都不意外。長谷部忍不住在心底鬆了口氣幸好自己什麼都沒說。


「宗三,我們有話好好談……」芝池陪了個笑臉,「我不是那個意思的。」


「放心吧,我會把芝池前輩之前的事蹟一併報告上去。」宗三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說道:「準備回去吃自己吧!」


「宗三左文字!你不要不識好歹!」芝池大吼,辦公室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這兩人的爭吵上,「只不過是個 Omega 而已,該回家的人是你!本來業務部就不需要 Omega !是你出現在這裡打破了業務部的規矩!」


「芝池前輩!」長谷部立刻制止芝池,說得更多只是讓芝池陷入更不利的境地。芝池粗喘了幾口氣,硬是逼著自己冷靜下來,恐怕也是受宗三的挑釁刺激才會繼續怒罵,冷靜下來以後臉色慘白的可以。


宗三完全無視於長谷部好不容易成功勸阻芝池,反而對芝池吼了回去:「業績不如我的人沒有資格對我指手畫腳!Omega 不能當業務什麼的是你的偏見,你只是不想承認你敗在 Omega 腳下而已!」


「你--!」芝池再次被宗三氣得哽住了一口氣。


宗三沒有和芝池多話,只是走回座位上整理東西,芝池惡狠的目光沒有離開過宗三的背影,但宗三完全不看向芝池。整個辦公室裡靜悄悄的,所有人大氣也不敢吭一聲,生怕又引發兩人的爭吵,令人不快的沉默膠著,最後還是宗三打破了沉默,「我要下班了!」宗三拿著工作證走到打卡機旁打卡,迅速拿了東西就走。


長谷部這才意識到早已過了下班時間,只是辦公室裡被芝池和宗三的吵架鬧得尷尬,誰也不敢去打卡下班,宗三一走,辦公室裡又重新活絡起來,有人去安慰了下芝池,也有人默默的去打卡準備下班。


「那個 Omega 搞什麼啊!」


「以為拿到上個月第二名了不起嗎?」


「不過就是個 Omega 而已。」


「芝池你別擔心,我們會幫你作證是那傢伙的問題的。」


「賤人,要是那傢伙發情期我一定要幹死他。」


一群人湊在芝池身邊,七嘴八舌的說著。


長谷部聽不下去,這種氣氛下也不可能久待,他乾脆關了電腦,把新產品的報表塞進包裡,打了卡就下班了,不過準時下班這事實在和他的風格相去甚遠,這麼早離開公司他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一個人就在大街上亂轉。


畢業以後來到這個大都市,一頭栽進工作裡,和大學的朋友也鮮少有連絡,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過去一年有餘,也習慣了孤身一人的生活。實習剛開始時還會跟長船前輩和宗三一起去喝酒,要是前輩還在公司的話,或許他還可以找前輩一起去喝酒,不過現在前輩已經被調派到分公司,這突如其來的空閒讓他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正當他還想著是不是該偶爾去吃一頓好料而非超商便當,眼角的餘光撇到了坐在甜點店裡的粉色長髮人影。他停下腳步,從櫥窗裡看見宗三一人坐在甜點店裡,面前還擺了一個特大號聖代,可宗三用勺子戳著聖代的動作簡直是要把聖代給分屍似的。


他猶豫了會,走進了以粉紅色和白色為基底的甜點店。



砂糖的甘甜、鮮奶油的甜膩,各種甜得過分的香氣撲鼻而來,不太習慣這種氣味的長谷部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過更讓他難受的是其他人投來的好奇目光,這種粉嫩繽紛的店,確實和他的形象不搭。


「先生請問是一個人嗎?」身材嬌小的女性店員禮貌詢問,長谷部說明自己是來找朋友的後就走到宗三對面的位子順勢坐下。


「嗯?長谷部?你來幹嘛?不會分你吃的喔!」宗三把大碗的聖代往自己懷裡抱,「有什麼事嗎?」


「我才沒有要搶你的聖代。」長谷部翻開菜單,正打算點杯熱咖啡就被宗三打岔:「給他一杯鮮果汁。」


「喂!」


「你今天不是喝了兩杯咖啡了?這樣會咖啡成癮的,喝點別的不含咖啡因的比較好。」長谷部想想也是,便接受了宗三的安排,鮮果汁很快就送上來了,不過比那更快的是宗三吃聖代的速度,一眨眼,特大號的聖代就少了一半。


「你把這當晚餐嗎?」


「嗯。」宗三聳聳肩,看長谷部皺眉補上一句:「偶爾為之,今天心情不好想吃會讓心情變好的食物,應該不過分吧?」


「對身體不好。」


「管他的,人生苦短,不好好享受就太可惜了。」


長谷部悶悶喝著果汁,心想著就算要勸宗三注意飲食,宗三不見得聽得進去,更何況他自己的飲食也沒有多健康,實在沒有立場說宗三。


宗三一口接著一口,轉眼間特大號的聖代就露出了彩色的玻璃碗底,宗三把玩著小湯匙,懶洋洋的攤在座位上,抒了口氣,問:「所以長谷部你找我有什麼事?」


「也沒什麼……」總不能說是看到宗三就走進來了吧?如果說打發時間又太失禮,還在猶豫要說什麼,宗三就擅自誤解了長谷部的沉默說:「要勸我不要申訴芝池嗎?」


「呃……」哪壺不開提哪壺嗎?長谷部原本都想避開這個話題了,沒想到宗三居然還主動提了這件事。


「我會去申訴的,芝池的行為太過分了,今天誰來求情都沒用。」


「……我沒有要替他求情。」


「那就好。」宗三輕哼一聲,「我還以為你是要來和我說情的,不是就好。」


「你別把所有人都當作敵人,前輩他們也不是那麼難相處的,好好和他們說的話……」


「是他們先招惹我的。」一講到這事,宗三的火氣又上來了:「你不是 Omega 根本就不懂,那群人到底是用什麼表情在看我的。業績比他們差就說:『啊,果然是 Omega 果然不適任吧?』,業績比他們好又說:『只不過是 Omega,肯定是去賣身換業績。 』我做好我的工作是招誰惹誰嗎?」


「你別衝我發脾氣,我可什麼都沒做。」


「我知道……你還算好的了……」宗三嘆了口氣:「至少你從來沒說過我是 Omega 所以應該要怎樣之類的,你心裡怎麼想的我就不知道了。」


「什麼我心裡怎麼想,我沒有……」


「誰知道呢?不然為什麼芝池要和你講我的壞話呢?不就是在你身上聞到了同類的氣味嗎?我看你很有興趣打探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嗎?還是你也在期待我發情的時候,想要得到我?」


「我沒有!」


他感覺自己的臉上熱了起來,像是被說破春夢的少年一般。他的確在聽到芝池講到 Omega 發情期時,腦中有那麼一瞬跑出宗三在床上喘息著,媚眼如絲的勾人模樣,可是那想像對宗三太不禮貌,他果斷抑止了自己的幻想,突然經宗三這麼一提,那些畫面又重新回到了腦海裡。


「我只是擔心…… Omega 的體能比較差,擔心你在勉強自己……要是生病的話……」平時在客戶面前舌燦蓮花的嘴上工夫不知去了哪,舌頭像是打了結,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啪!』火辣辣的感覺搧上了他的臉,力道稱不上大,但巴掌聲響亮的傳遍了整間店。


「我看錯你了,長谷部!果然 Beta 沒一個好東西!下流!」


宗三罵完這句,提了公事包就走。


長谷部按著被搧痛的左臉,不禁覺得宗三天生就是有那本事和人吵、和別人結怨的天賦。他重重嘆了口氣,他就連業績不如預期時都是鮮少嘆氣的,可是一遇上宗三,就有無盡的氣想嘆--明明是那樣一個充滿魅力的 Omega 到底是怎麼搞得天怒人怨的,他總算是領教了。


他一鼓作氣的把剩下的飲料一飲而盡,拿了桌上的帳單,連宗三的聖代也一併結了。



<TBC>

评论(14)
热度(48)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