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Rain(一)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第一次寫長篇 希望能夠順利產文更文

※ 肉是一定有的 但是還在不知道多遠的未來

※ 真的沒問題的話就還請多指教



-----


 

上午十點,正是辦公室裡最忙碌的時間,長谷部剛把一筆昨天談成的訂單輸入電腦中,他拿起擺在桌面的咖啡啜了一口,這是進公司前他順道買的,雖然一口都還沒有喝就已經涼透,不過長谷部也早就習慣這種事,揉著酸澀的眉心短暫休息。

 

「長谷部,關於上個月業績突破紀錄的慶功宴,你安排的如何了?」鄰座的芝池見他終於告一段落,順口問道。

 

「餐廳我已經訂好了,聚餐的時間、店名還有地址我今天早上 e-mail 給大家了,您查收一下,不過我之後還會再另外口頭告知大家一次。」

 

「真不愧是長谷部,辦事可真有效率。」芝池笑了起來,「不愧是我們部裡的王牌!」

 

「沒有的事。」長谷部笑道:「也是多虧芝池前輩提點,王牌什麼的可不敢當。」

 

「不會不會,長谷部這次不是搶下了業績第一名的寶座嗎?下一任的部長要加油啊。」

 

「您言重了,部長什麼的我怎麼敢呢?我才是加入公司一年的菜鳥,還請前輩不吝指教才是。」

 

「唉呀呀,長谷部你別客氣,誰看不出來織田社長可中意你了,你就別客氣了。」

 

長谷部還想客氣,就聽見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道:「是啊,長谷部你就別客氣了,照業績來看你的升遷也一定會比這些只會奉承的大叔早的。」聲音雖然軟綿綿的,但是字字句句都帶刺,扎得對方滿臉是血。

 

他看見芝池前輩的臉扭曲了起來,他心裡暗道不妙,一回頭就看到眼前的人穿著件剪裁俐落的暗酒紅西裝,配上腳下一雙10公分的高跟鞋,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俯視著坐在位子上的他和前輩,不屑的態度溢於言表。

 

儘管宗三看起來是那麼不屑,長谷部還是試著緩頰:「宗三……你別亂說話,前輩他們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經驗。」

 
 

「嗯?像是拍馬屁嗎?我可不覺得我有什麼業務上的經驗是還要向這些沒用的糟老頭學習的。」

 

「宗三!」芝池拍桌站了起來:「你這個 Omega 不要不識好歹。」

 

「喔?我是 Omega 又如何?」宗三瞇細了眼睛,藍綠各異的瞳仁閃爍著晶亮的光芒,應該是很好看的眼睛,卻讓人本能的感覺危險,「前輩的業績可是被我甩了十條街不止,現在是怕被裁員所以趕緊捧著我們未來的部長大人,好讓你繼續留在公司裡嗎?」

 

「你--!」芝池臉上一陣青一陣紫的,難看得可以,要不是長谷部硬架著他的胳膊,恐怕早就一拳招呼在宗三好看的臉上了。

 

「我怎樣?我哪一句說錯了?要是我說錯的話歡迎指正,沒有的話我有點事要借走未來的部長大人,可以嗎?」

 

芝池原本還想發作,長谷部見機不可失連忙接話:「宗三要談什麼嗎?我們去外邊談吧,我正好想去買杯咖啡,快走吧。」說著就推著宗三快步往辦公室的門口走去。

 

「那未來的部長大人我要一杯卡布奇諾。」

 

「好好好。」長谷部也沒時間心疼錢包,立刻答應了下來,只想快點擺脫這個尷尬的局面。

 

就在即將踏出辦公室時,他聽見身後的芝池故意用著全辦公室都聽得見的音量說:「嘖,不過就是 Omega 用身體換來的業績,比我高一點有什麼了不起啊?」招來辦公室裡一陣嘻笑。

 

宗三停下腳步,緩緩的轉過身,表情惡狠狠的像要殺人,辦公室的氣氛一下子鴉雀無聲,平時被各種聲音掩蓋的傳真機聲音像是放大了數倍,可現在沒有人有心思去管傳真什麼的,全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宗三不放。

 

就在長谷部以為宗三要爆發時,宗三突然笑吟吟開口了:「你羨慕我的業績的話,何不試著賣賣你那老屁股,就算是 Beta 說不定也會有口味獨特的人喜歡,搞不好你還能追上我的十分之一呢。」

 

宗三說完後,扭頭就走,毫不在乎炸開的辦公室以及瘋狂叫囂的芝池。長谷部對芝池欠了欠身,立刻追出了辦公室。

 
 

「宗三你沒必要這樣說話吧?」長谷部在一樓的咖啡店裡一面等著咖啡一面對宗三說道。除了宗三的咖啡以外,長谷部還多點了一杯,打算等會給芝池賠罪。

 

「是他先招惹我的。」宗三從上衣內袋裡拿出小藥罐,搖了兩、三片藥片就往嘴裡塞。

 

長谷部感覺自己有點頭疼,這不管怎麼看都是宗三主動挑釁芝池吧?但是看著宗三用力嚼碎藥片,彷彿跟藥片有血海深仇的模樣,長谷部還是決定把剛才的想法吞回肚裡。

 

宗三和他是同期進入公司的同事,和一畢業就在這兒就職的他不一樣,宗三是從其他公司跳槽來織田企業的,大長谷部兩歲。兩人從實習階段就待在同一個前輩底下學習,雖不至於說培養出革命情感之類的,但至少長谷部認為他對宗三的了解要比其他人要來的深一點。

 

宗三工作認真、做事勤奮,雖然平常總是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實際上卻是鴨子划水的類型,否則也不會是業務部前三名的常客,除了嘴賤沒藥醫以外,長谷部其實認為宗三是個不壞的同事。

 

可宗三壞也就壞在那張嘴,尤其是當有人提到宗三的 Omega 身份時,宗三簡直就會像吞了炸藥一般,用那像針山一般的毒舌,毫不留情的把人捅成了馬蜂窩。

 

長谷部其實不太懂宗三為何要那麼激動的排斥 Omega 身份,畢竟他是個 Beta ,對於 Omega 遭受到的歧視,不可能設身處地的完全理解,但是他也清楚那不是他能置喙的事情,所以從未對宗三的態度表示什麼。

 

Omega 抑制劑的普及,約是距今十五年前的事情,隨著抑制劑普及化後,Omega 不再受到發情期所苦,得以外出工作、求學,打破了原本 Omega 只能待在家中生養孩子的藩籬。

 

長谷部和宗三他們這一輩的年輕人多是從分化後就有抑制劑可以使用,加上性別教育修正得較偏向平權的概念,長谷部對於 Omega 是「競爭對手」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大的牴觸感。

 

可對於上一輩宛如是被挑戰了自尊一般,尤其像是芝池那一輩,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來說,Omega 出現在職場、和他們平起平坐的競爭--甚至做的比他們更好,也不過是近幾年的事情,歧視的言論和行為可從來沒少過。

 

職場上的歧視絕非一時半刻間可以消擬,也為了避免在職場上被騷擾,大部份的 Omega 還是會選擇行政、庶務類的後勤工作。可宗三不一樣,不僅選擇了大部分是 Beta 的業務課,表現絲毫不遜色甚至更勝於其他 Beta,硬是搶下了不少業績,上個月甚至拿下業務部的業績第二名,僅次於長谷部。

 

可是棒打出頭鳥,宗三自然招來不少非議,偏偏宗三又是那張嘴,只要有人質疑他的成績或是對他 Omega 身份評論些什麼,他就會毫不留情的把對方噴得一點自尊也不剩,和同事的關係始終好不起來。

 

長谷部看著雙手抱胸的宗三,忍不住惋惜,只要閉上嘴宗三就是個很有魅力的 Omega ,粉色的長髮隨意的扎著披在肩上,線條柔軟的臉蛋,異色的眼珠更添了幾分嫵媚,偏瘦的身材被修身的西裝襯托的更為纖弱,柔柔弱弱的模樣,光是和自己一起站在咖啡店裡,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你嘆什麼氣?」宗三凌厲的眼神一掃,又是擺出一副要戳人的架勢,長谷部忙說不敢,宗三沒好氣的哼了聲,算是不計較了,他這才鬆了口氣。

 

--那個 Omega 是模特兒嗎?好美。

 

--真漂亮,不愧是 Omega。

 

--是業務部的女王啊。

 

人群裡窸窸窣窣的傳來交談聲,甚至還有人吹了個響哨,畢竟這兒是公司樓下的咖啡店,再加上老闆的性格不會要求員工一定得待在辦公室,只要做得出成績就不會干涉,自然有不少其他部門的人也在。

 

他看見宗三皺起眉頭,咬了咬下唇,又從懷裡拿出了那個咖啡色玻璃的小罐。

 

「宗三,別吃了。」

 

「嗯?不要緊的,只是一點糖果而已。」宗三扭開瓶蓋,甩出了幾個明顯不是糖球的藥片,沒等長谷部阻止就塞入自己口中:「剛才為了罵那個混傢伙讓我的嘴都臭了,可得吃點薄荷錠來消除氣味。」

 

長谷部嘆了口氣,他知道宗三從實習的時候就有吃薄荷糖來消除壓力的習慣,自從和芝池他們處不好之後好像又更變本加厲,一天總會好幾次看到他在吃薄荷糖。

 

「要一點嗎?」宗三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藥瓶,長谷部搖頭,他一向對那味道沒什麼好感,正好被店員叫號去拿咖啡,長谷部便順勢轉了個話題道:「宗三你本來要跟我說什麼?」

 

「啊,差點忘了,是關於聚餐的事情,你訂的時間我另外有約了,這次就不參加了。」

 

「這可是慶功宴……」長谷部一瞬間感覺頭疼的感覺又出現了,要是宗三不去聚餐,肯定又會被前輩他們臭罵,他把卡布奇諾遞給宗三:「你好歹也露一下面……」

 

「不要,比起和臭大叔們一起吃飯,我寧可和我朋友一起吃飯。所以就麻煩你幫我擋一下啦。」宗三笑吟吟地說道:「交給你了,王牌大人。」

 

長谷部覺得他的頭是真的痛起來了。

 



<TBC>

评论(15)
热度(77)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