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蜂】夏日日常

* 私設有

* OOC有

* 大熱天題目30選5

  07. 再熱也得幹活啊

  17. 擠防曬霜

  03. 冰淇淋化了

  06. 「給我去洗澡!」

  05. 幫對方擦汗

* 雖然標的是長蜂但實際上虎徹家互動比較多

* 長←蜂 

* 長曾彌雖然有意識到蜂須賀可能喜歡自己

  但是蜂須賀太傲嬌了所以不敢肯定 

  對蜂須賀有好感

-----

夏日,沒有空調的本丸直接化身巨大烤箱,刀男們各自找了清涼的地方避暑,有些人躲在自己房間,有些人躲在外頭的樹蔭下乘涼,本丸裡安靜的過份,像是連時間都停止了一般。

「大家--快來吃冰淇淋--!!」本丸的門口傳來審神者的聲音時,原本被暑氣蒸得快熟的刀男人,都不知道從本丸的哪個角落冒出來,立刻一擁而上。

「嗚啊~審神者我現在真的感覺到你是愛著我的!」

「讓審神者您費心了,我這就拿去給弟弟們。」

「謝謝審神者!」

「唉呀,這東西我老人家吃了會牙疼啊,今劍你幫我吃了吧?」

「審神者中彩票了嗎?怎麼這麼大方?」

「無禮,主上待我們視同己出,剛才說中彩票的是誰?」

「我才沒這麼多年紀這麼大的孩子!總之把出陣的、遠征的人的份先冰進冰箱吧,內番的就幫忙拿去送給他們,也讓他們休息一下吧。長谷部今天值番的是誰?」

審神者卸下大包小包的提袋,在這大熱天裡去採購也是熱出他一身汗,更別提四十幾張嘴要吃飯的食物、民生用品,要不是帶了燭台切、大俱利和鶴丸三人出去提東西,大概就先倒在路邊回不來了吧?

做為近侍的長谷部挺直了腰桿,朗聲道:「今天馬當番的是堀川和和泉守,畑當番的是長曾彌和浦島,手合是愛染和螢丸。」

「那……安定、清光你們兩個去給堀川和和泉守送冰淇淋,蜂須賀你幫你兄弟們送去,愛染跟螢丸……我去好了,順便跟他們說一下關於找明石的事情。」

「欸--從這裡去馬房很熱欸--」清光嘴上雖然嫌棄著,不過還是拿了兩盒冰淇淋就對安定喊:「走了,再不快去就要融了。」

「別命令我,臭清光!」安定一面碎念著明明一個人去就好了,一面跟在清光後頭。

「主上……」蜂須賀想開口說什麼,卻被長谷部的聲音打斷:「主上我替您跑這一趟就好了,您先歇會吃冰吧?」

「沒關係我去一趟,長谷部你也幫光忠他們把東西整理一下,今天買了不少東西,還要靠你們分類的。」審神者拿了兩盒冰淇淋,直接塞進蜂須賀的手裡:「長曾彌和浦島在外面曬太陽可辛苦了,麻煩你了。」

「……是。」雖然不想送那個贗品的份,蜂須賀還是帶著兩盒冰淇淋就往外走去。

比起還有遮蔽物的馬房,畑當番簡直是本丸中默認的酷刑,在被太陽直射的田地裡工作幾個小時,耐熱不好的人中暑也時有所聞,所以審神者也特別要求負責當番的人要注意身體狀況,不過畑當番是輪值的,大約一個月也只會輪到這麼一兩次,這麼一想好像也沒那麼糟了。

在蜂須賀到田地中時,看到的就是個自家可愛的弟弟坐在樹下休息,而那個贗品還在太陽底下辛苦的除著草的畫面,他揮揮手高聲喊道:「浦島--」

「啊,蜂須賀哥哥。」浦島一見到自己走來,蹦蹦跳跳的就往這兒跑來,撲進自己懷裡問道:「蜂須賀哥哥怎麼會來?」

見弟弟這撒嬌的可愛模樣,蜂須賀簡直心花朵朵開,溫柔地說:「主上買了冰淇淋,要我給你們拿來,快吃吧。」

「耶--!有冰淇淋可以吃!謝謝哥哥!」

「要謝謝主上才是。」蜂須賀笑盈盈帶著弟弟回到樹下,把冰淇淋分給浦島後又問:「你怎麼在這休息?」

「剛剛務農到一半人有點不舒服,長曾彌哥哥就叫我先到旁邊休息了。」

--那傢伙還算疼浦島……看著浦島曬得有些發紅的肌膚,蜂須賀心疼的揉了揉那孩子的頭髮,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從衣袖裡拿出了一罐小瓶:「這是上次宗三給我的,叫什麼防曬霜的東西,現在太陽毒辣你也塗點吧,皮膚曬傷了可不好。」

「喔,謝謝哥哥!」雖然收下了小瓶子,浦島還是先把瓶子放到一邊,津津有味的吃著冰淇淋,對著正在農作的長曾彌喊道:「長曾彌哥哥--來吃點心了!」

喔的應了一聲,卻不見長曾彌放下鐮刀,繼續在田地中割雜草,蜂須賀睨了他一眼,裝模作樣的輕咳了兩聲,往他的方向喊:「贗……長曾彌你快給我過來,冰淇淋融了我不負責。」

「喔。」長曾彌抬起臉,像是這才發現蜂須賀似的,把身上的土粉拍淨才往樹下走來。

「呵呵~~」浦島笑嘻嘻的說:「感覺哥哥們的感情也變好了一點呢。」

「才沒有!」蜂須賀一秒否認,白皙的臉上浮出了一層薄紅,扭頭不快地說:「還不是審神者拜託我拿來的,誰跟那種贗作感情好了?」

「呵呵~~」浦島知道自己哥哥臉皮薄,也不戳破只是笑笑。

蜂須賀還想說點什麼,但長曾彌已經走到自己身邊笑道:「謝啦,蜂須賀。」

太近了!蜂須賀頓時心中警鈴大作,長曾彌一身汗酸混雜著男人的體味,粗野的男人氣息像是侵門踏戶的竄入自己鼻腔。不愉快!實在太不愉快!

「臭死了!給我去洗澡!」蜂須賀一腳踹在長曾彌的小腿上,也不知怎麼著光是聞到男人身上的味道就讓他全身一陣騷熱,他撇過臉,往另一頭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

「欸?現在?」長曾彌一臉無辜,抬起手往自己身上嗅了嗅,也被自己一身汗臭給薰得皺起眉頭,拿起毛巾往自己身上胡亂的抹了一把,不過味道還是嗆得懾人,他只得苦笑道:「我去擦擦身子。」一溜煙又跑了。

蜂須賀目送他跑到田邊那條小水圳邊,把毛巾打濕了先是擦了擦臉,爾後又乾脆把那件醜得嚇人的紅色運動服和上衣給脫了,把水就往身上打,晶瑩剔透的水珠順著他壯碩肌肉的線條滑下,在陽光下顯得有種健康的美感。

雖然是個贗作,不過還是有好好鍛鍊身體的啊。蜂須賀心想,目光不自禁的跟著閃閃發光的水滴往下看,停留在曖昧的下腹肌線條上……嗯,那應該就是審神者常說羨慕的人魚線吧?不對不對,這等線條我也有啊,為什麼要看那個贗作的?

還在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哥哥、哥哥。」的呼喊讓他回過神來,看著浦島笑瞇瞇的指著嘴角說:「口水,擦一下。」

「唔!」他往臉上一抹,哪有什麼口水?最多也不過是汗水罷了。再說,他才不會看那贗作看呆到流口水!「浦島!」

「哈哈哈,蜂須賀哥哥別生氣啦,我開個玩笑而已。」

肯定是那個贗作帶壞弟弟的!蜂須賀在心中一口咬定兇手就是他,等到長曾彌赤著上身回到樹下時,立刻遭受到莫明其妙的猛烈暴打,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的直喊痛求饒。打到氣消了蜂須賀才罷手,道:「這次就先饒過你。」

「還真疼啊……」

「活該!」蜂須賀悶悶的說,然後又是一聲輕哼。

「哈哈哈……」被莫明其妙遷怒也不是第一次了,長曾彌無奈的笑了笑問:「我的冰呢?」

「在這兒。」浦島拿起放在身旁的冰淇淋,打開一看卻早已融化成奶油糖水,「啊、融化了……」

「那我晚點吃吧,蜂須賀你可以先幫我拿回去冰嗎?」長曾彌搔搔腦袋,也不在意似的,問:「浦島身體好些了嗎?要再休息一下嗎?」

「我沒問題!長曾彌哥哥就是太操心了啦!我本來就不需要休息的!」浦島噘嘴抗議,他可一點也不想被當成病號對待。

「別太勉強,今天真的很熱,要是中暑就糟了。」

「我才沒有勉強!沒問題的!」

見浦島如此信誓旦旦,長曾彌也不阻攔,反倒是像老媽子一般愛操心的蜂須賀提醒道:「浦島你下田前記得先抹防曬霜,別曬傷皮膚了、還要記得適時的補充水分。」

「防曬霜?那什麼?」長曾彌探頭問道,這些現世來的玩意兒他也有些好奇,然後得了蜂須賀的白眼和贗品才不需要的回答。

「好像是防止皮膚受傷的膏藥。」浦島坦率回答,拿起了小瓶子問道:「哥哥要用點嗎?」

「哈哈哈,不用的。」長曾彌笑笑回應:「你們倆皮膚嫩需要,我就不必了。」說完就往田裡走去。

「喔。」浦島點點頭,開始往自己的身上抹防曬霜。

蜂須賀聽著不是滋味卻也不知道該生氣還該高興,被贗作那麼說反而像是在嘲弄他們正品秀氣不堪實作--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實戰刀啊,哪輪的到被贗作品頭論足?他越想越氣,在浦島塗抹好防曬霜後,就立刻接過那一罐小瓶,奔到田中喊了長曾彌。

長曾彌看著不愛下地的蜂須賀往這邊來,金絲緞布的和服下擺沾上了土粉,有些心虛的想著是不是自己太隨意的使喚蜂須賀去冰冰淇淋讓他不高興了,「呃、蜂須賀……」蜂須賀瞪了他一眼,他又噤聲了。

蜂須賀打開瓶子,把防曬霜粗魯抹上長曾彌赤裸的胸膛,長曾彌受寵若驚,大氣也不敢吭一聲,要不又惹蜂須賀生氣最後倒楣的又是自己。

蜂須賀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出陣磨出的繭子磨在自己身上有些粗糙感,但整體而言那是一雙漂亮的手,纖細的手腕和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胸前、腹肌上摩娑,明明是不帶任何色情意味的碰觸,長曾彌卻感覺到血液都往下身流去的失控。

為了轉移情緒他別過臉,正巧看到愣在樹下的浦島。雖然想說「孩子還在看呢。」但真要這麼說了,肯定又是一頓暴打,再者他也不是蜂須賀那以作死著稱的朋友,想想也就作罷。

他回過頭來,發現蜂須賀的額上浮出了一層薄汗,他也沒多想,拎起了掛在頸上的毛巾就往蜂須賀的臉上擦去。

蜂須賀這才像是觸電似的意識到了自己的動作,翠綠的眼底先是閃過了一絲慌亂,接著就是果不其然的一頓揍,不過也沒打個幾下,蜂須賀就紅著臉往宅子的方向跑去,像是被輕薄了一番的良家婦女似的。

「…………」

「…………」看著往這裡走來的浦島,長曾彌無奈笑笑道:「回去別糗他啊……不然又是我要倒楣了。」

「嗯。」浦島點點頭,反問:「我真的可以繼續跟哥哥們睡同一個房間嗎?要不我去和鯰尾他們問問還有沒有空位?」

「浦島你到底希望我們變成怎樣啊……」被自家小弟調侃,長曾彌不住紅了臉。

「我只是希望哥哥們『良好』相處!亂醬說妨礙別人戀情的人會被馬踢。」

長曾彌有點想和粟田口家的那位大家長談談人生了。

<完>

评论(5)
热度(64)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