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上交友網站交友結果來了個感情超差的同事WWW【番外】


* 長谷部與損友們的故事

* 約在長谷部和宗三交往的兩個月後

* OOC有

* 微俱燭俱有


-----


光忠原本只是想來處理長谷部住處的續約事宜,沒想到卻得到好友上個月已經退租搬家了的事實--那可是對自己的事完全不上心的長谷部啊!怎麼會突然就搬家了?肯定有詐。


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幾個共同好友,包括現在和長谷部在同一間公司且是做為上司的鶴丸以及長谷部好友兼自家戀人的大俱利伽羅,然後得到了鶴丸興致高昂的試探提案。


雖然是只要打個電話就能確認的事情,不過或許是友人的行為太出乎意料,光忠也起了好奇心,決定拖著自家愛人也一併加入鶴丸的計畫。


計畫就從光忠約長谷部出來喝酒開始。平常兩人就有小酌兩杯的習慣,長谷部欣然赴約,豈料這根本是鶴丸設下的鴻門宴。


「唔、喝不下了……光忠……」就算酒性再好,長谷部也撐不住鶴丸與光忠的輪流勸酒,直到發現兩個人灌酒的意圖時,已經半茫了:「你們到底打算做什麼,一直要我喝……」


「唉呀~~長谷部在說什麼?我們可是好友啊,偶爾一起暢快的喝酒不也挺好?」鶴丸狡詐的眨眨大眼,一副無辜的模樣。


「有什麼企圖?要錢沒有要命一條!」被酒精麻痺了大腦長谷部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如果事後讓長谷部知道了他在說什麼,他大概會自我了結了吧?


「唉唷~長谷部你在說什麼呢?喝酒喝酒。」光忠又往長谷部的杯裡注滿了高酒精濃度的威士忌。


長谷部一口喝盡光忠倒的酒,乓的一聲把酒杯放到桌上:「有什麼話就直說。」


鶴丸對光忠使了個眼色,把長谷部灌醉,計畫就已成功了一半,鶴丸笑嘻嘻的說:「長谷部你真的醉了,我們送你回去吧?」


「唔……不用了,我自己回的去。」長谷部打了個嗝,神色茫然。


「不行啦,你都醉成這樣了,要是讓你一個人回去,我們不會放心的。」光忠在一旁幫腔,又對一直沉默的大俱利伽羅眨眨眼,大俱利伽羅只能跟著點了點頭。


「我一個人可以……」


「又不是小俱利,別說要一個人啊。」鶴丸笑了笑,忽視大俱利伽羅投射的白眼,和光忠兩人合力扛起了長谷部:「我們送你吧!」


「唔……」長谷部昏昏沉沉的,咕噥著說:「我……搬家了,現在不住那裡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咦?長谷部你搬家了怎麼不跟我們說一聲?」鶴丸故作驚訝的說:「幹嘛這麼見外呢?我們可都沒送你喬遷賀禮,這怎麼行?」


「少、囉唆……要是給……一起住的人添麻煩怎麼辦?」長谷部又打了個嗝,「你們、肯定……會給人家添麻煩……」


光忠、鶴丸、大俱利伽羅三人面面相覷,腦中不約而同的跑出了「同居」二字,可是……長谷部?跟誰?怎麼完全沒聽他提過?


「交女……不對,你的話是男朋友吧?怎麼都不說一聲,不介紹一下啊?太不夠義氣了吧?」鶴丸給了長谷部一拐子,也不大力,要不喝醉的長谷部真吐了,他們也覺得麻煩。


在場三人也都知道長谷部的性向,自然對「男朋友」一詞不意外,但是長谷部「有對象」這件事,才是讓他們震驚的--那可是工作為重,在大學期間就被狠狠甩過幾次的長谷部--居然也有和人同居的一天。


「唔、宗三……那傢伙很麻煩的……」


「哈?宗三?」鶴丸表情一滯:「喂喂、這可不好笑啊……可真是……嚇到我了……」


「誰?」大俱利伽羅皺起眉頭:「你們公司的?」


「豈止是我們公司的,那根本就是長谷部的天敵!」鶴丸的表情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你們還記得我跟你們說過,長谷部在新進人員訓練的時候就跟同事吵起來的事情嗎?就是那個人啊。」


「啊……那個啊……」光忠露出了懷念的笑容:「每次跟長谷部喝酒就會聽到他抱怨的那個人嗎?打扮花枝招展、感覺輕浮又吊兒郎當的那個人?」


「對,如果是那個宗三……」鶴丸看著迷迷糊糊大概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長谷部,喃喃低語:「那明天太陽就會從西邊出來了吧。」



好不容易從長谷部的口中套出了現在的住處,鶴丸等人打定主意直接一探究竟,風風火火的搭著光忠的車就直奔那個地址。


在門口按了好一會電鈴,才聽到門內傳來了不耐煩的聲音:「都這麼晚了不要一直按,長谷部你是沒帶鑰匙嗎?」


『喀答』一聲,門推開的同時也探出了一張綠色的臉……鐵門一秒關上,又『喀答』一聲的鎖了起來:「請等我一下!」然後是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


「真的是宗三。」鶴丸對旁邊兩個人說明,企圖掩飾剛剛看到那那張綠色的臉時發出的慘叫聲。才剛說完,門又再次打開,這次出現在眼前的就是平常宗三的那張臉了。


「鶴丸部長晚上好,抱歉,我剛剛在敷面膜。」向鶴丸點點頭致意,披著件粉紅色的罩衫的宗三皺著眉頭盯著掛在另外兩人身上的長谷部:「這傢伙喝過頭了?」


「是我們灌的,請別太責怪他。」光忠苦笑。看那張俊臉都擺出歉意的表情了,宗三也不好再說什麼,瞥了眼在一旁的鶴丸無奈道:「我大概也知道是誰的鬼主意……幫我把他扛進來吧,我可扛不動這傢伙。」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鶴丸當做沒聽到宗三話裡的刺,大喇喇的就跟在宗三身後一起進了房子。


「打擾了。」光忠和大俱利伽羅兩人也跟一齊進了房子,七七八八的協力把長谷部帶進房間,放上了那張寬大又帶點色情意味的雙人床。


「來這邊喝點茶吧。」宗三一點也不介意陌生人似的,就邀著三人一起到了客廳,螢幕上還撥放著西洋的愛情電影,宗三隨手關了電視,轉進廚房裡泡茶。


「宗三,跟你介紹一下。這邊這個戴眼罩的是長船光忠,這個皮膚黑的是大俱利伽羅廣光,我和長谷部還有他們都是在大學認識的。」鶴丸當起了中間人介紹起其他兩人。


「嗯,長谷部有和我說他要去和大學同學喝酒。」


「你和長谷部什麼時候交往的啊?還同居了?居然瞞著我們~~」鶴丸笑嘻嘻的打探。


「是他追求我的喔~~。」宗三端著花茶走回客廳,一面倒茶一面道:「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啦、下跪求交往啦、每天接送啦……這樣子追了我半年,直到上個月我看他有誠意才答應的喔。」


「你那如果是長谷部,肯定是被人穿了。」光忠一面幫忙把茶杯分給其他幾人,一面笑著說。


「嘖,不好玩。」宗三笑笑:「總之也沒什麼浪漫的情節,也沒什麼我愛你、你愛我這種告白、也沒什麼山盟海誓,反正就是先試試囉。剛好上個月我的住處到期了,就問他要不要一起住,就這樣。」


「可是你們兩個昨天在公司不是還吵得……」鶴丸一臉莫名奇妙的模樣。


宗三哼了聲:「他什麼德性你不知道啊?公歸公、私歸私,分得清楚的很。交往後工作時也不見他對我好一些,一工作起來簡直六親不認。」


「真是……辛苦你了。」光忠苦笑道:「跟長谷部交往很累吧?」


「確實是,不解風情又公事為重。」宗三輕笑:「他昨天回來以後,原本還要和我討論那件事情,就被我罰睡沙發了。」


「哈哈哈,一山還有一山高啊。」鶴丸沒良心的拍手叫好:「長谷部這下慘了。」


「可不是?我還以為他今天出去喝酒是為了要抱怨我呢,不過居然喝成這樣啊……」話到最後帶了點無奈,宗三臉上的笑容也苦澀了起來。


「沒有、沒有,他一句抱怨也沒有,喝成這樣是我們灌的。」光忠連忙解釋:「我們今天本來是要逼問他搬去哪才把他灌醉的,沒想到已經跟戀人在同居了,我們打擾了才真的是對不起。」


「不不,沒有的事,你們把他送回來還幫了我大忙,我可沒辦法把他帶回來啊。」宗三啜了口花茶,反問:「他完全都沒和你們提過搬家的事?」


「是啊,平常的話就算不告訴我也會告訴光忠的。」鶴丸裝作無辜的說。


「嗯~是喔。」宗三臉色一沉,又不說話了。


察覺氣氛不對,光忠斂起笑容說:「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了,也不好意思打擾太久。」


「下次叫長谷部請我們吃飯吧!」鶴丸仍是樂呵呵的樣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察覺尷尬的氣氛。


「請盡管榨乾他的錢包。」宗三狡黠一笑,方才的低氣壓彷彿一掃而空似的,「歡迎下次再來玩吧。」



送走了一行人,回到客廳收拾杯具,宗三的心裡仍是長谷部的事情--當然不會是什麼甜蜜的事情,只不過是有些在意光忠剛才說的話罷了。


也不是不能理解長谷部不想承認突然就和死對頭在一起的心情,只不過對方一句話都沒提的事實出乎意料的打擊自己,或許長谷部也不打算和自己長久交往下去吧?罷了罷了,反正只不過是試著交往看看,也沒必要強求對方要有和自己要長久下去的打算,合不來的話早點分開也好,沒說的話對他們兩個來說都比較方便吧?


「宗三……」長谷部的聲音突然從門邊傳來,宗三抬眼看著靠在門邊的長谷部,難得衣衫不整的長谷部表情還十分狼狽:「我想喝水……」


長谷部的代謝好,酒勁來的快也去的快,小睡片刻就清醒的像是另一個人似的,剛搬來一起住的晚上宗三和他一起喝酒就有了體悟,那天兩個人喝了不少酒,最後還是長谷部照顧醉倒的自己,「不會自己去盛嗎?」宗三沒好氣的說,不過還是端了杯水給長谷部。


喝水潤喉後,長谷部似乎有精神了點,疑惑的問:「我怎麼回來的?」


「鶴丸部長還有你另外兩個朋友帶你回來的。」宗三把杯子都給洗淨了,又坐回沙發上打開電視,愛情電影已經結束正在播放著片尾曲,宗三悻悻然的又關掉了電視。


--就像他們的交往一樣,什麼也還沒見著,就進入了片尾曲。


「啊……抱歉……」長谷部坐到宗三的身邊,伸手順了順宗三的髮絲。


「為什麼跟我說抱歉?你記得打電話跟人家道謝就好。」宗三扭頭,不高興的說。


搞不清楚為什麼宗三在生氣,長谷部小心翼翼的問:「你不是說不想被人知道辦公室戀情嗎?他們送我回來不就都知道了。」他可不想又睡一晚沙發……雖然半夜宗三還是心軟放他進房,但睡沙發留下的酸痛還是讓他一整天都渾身不舒服。


「哈?我什麼時候說的?」宗三白了他一眼。


「搬來的那天……你喝醉的時候說的……」長谷部一臉無辜,「你說讓其他人知道工作說不定會比較麻煩,就叫我別說。雖然我覺得告訴光忠沒關係,但是鶴丸也會知道吧,所以我才沒……」


長谷部的話被宗三的唇堵住,宗三的身子欺上了他的,兩個人的身子陷入沙發中糾纏在一起。


「怎麼了?」唇瓣分開後,長谷部小聲問。


「沒什麼……告訴他們也沒關係的。」


「喔……」不擅長應付心情瞬息萬變的宗三,長谷部拍著對方的背,心裡想著宗三的情緒好像好得多了,又想起什麼似的問:「不看電影嗎?你不是從昨天就說想看那個愛情電影。」


「結束了。剛才他們來所以沒看到……」宗三懶洋洋的趴在長谷部懷裡,心裡想著下次要去租片店再租來看。


「不是連播續集嗎?男女主角最後是在一起了,但是劇中那個女主角姐姐給他的遺物變成伏筆,續集是從說明那個遺物的由來開始……」


「長谷部你給我一個人睡沙發!」宗三往長谷部肚子揍了一拳,跳起身來逕自走回房間。


「我又做錯什麼……」長谷部按壓被鎖上的房門,他真的……不太懂交往中的戀人那陰晴不定的個性。



<完>

评论(13)
热度(115)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