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伽羅香(下)

*CP:石青、微長蜂有

*OOC有

-----



他記得那個御守,那個御守是他送給青江的第一個禮物,也是他們的定情物。



那個御守是在初期剛到本丸時,物資、金錢都還不豐裕的那個時候,石切丸積攢著審神者配給的微薄薪水去萬屋買的御守。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青江調笑著說他才不需要這個東西,該不會是石切丸對他有意思才會送他那個貴得嚇死人的御守,要他留著給自個使用。他笑著將御守放進了青江的手裡,告訴他比起自己留著用,作為脇差的青江更需要。


--比起我挨個幾刀,你受傷我更捨不得。他記得他這麼說時,眼前的大脇差愣了一秒,隨即笑出聲來說原來御神刀也會說情話,可青綠的髮絲掩不住紅通的臉,連耳根都紅得透徹。


石切丸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的這個人比起花言巧語的情話綿綿,更不擅長應付一句真誠的「我喜歡你」,他詫異發現自己竟很喜歡那人這種可愛的小地方。


--青江,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呵呵,讓御神刀大人落入凡俗的我也只能負起責任了。


他們定下了在對方身邊的位置。連歌仙都不免抗議青江真是不知道在哪世燒了好香才能求得這個伴侶。


--我差不多該時來運轉了,接下來等著升格當神劍。青江笑嘻嘻的說著,惹來歌仙不風雅的一踹,但還是那副樂呵呵的模樣。


歌仙嘴上說著滿面桃花的青江簡直前所未有的欠揍,又補上了一腳,當青江來向他討救兵時,石切丸只是靜靜喝茶,也從未介入兩人的打鬧中,惹得青江都說自己胳膊外彎,向著歌仙,然後又遭歌仙一陣暴打。


打打鬧鬧,轉眼也過去了大半年,日子是過得那麼舒心愉快。


青江總是嫌帶那個御守出門招搖放閃,對其他人視力不好,但石切丸知道青江總是把那御守放進胸前口袋裡,他在御守裡放了伽羅香,所以青江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屬於神社的清香,那是他的味道,也是他的獨占慾。


石切丸還知道,青江偶爾還會在夜裡將那御守拿出來細細把玩,看著御守的真摯表情宛若在膜拜神靈一般,然後被他一把攬進懷裡,共赴雲雨,他從未對戀人說出口的是,他其實挺喜歡戀人在情事後開的黃段子--你這御守根本是為了防止我馬上風才送的吧?不過他當然不可能這麼做就是了。


可他沒想到如今真看到了這御守發揮功用了,保全了戀人的歸來,他還是無法停止心疼和滿溢的憐惜。



「我們出去的時候還是風和日麗的早上。」青江像是說著很久以前的過往一般,他把臉埋進石切丸的懷裡,偏高的體溫讓他安心下來。


他還記得那個早上,石切丸也送他到了門口,他還戲謔地說大神劍就是太緊張過度了,再這樣下去都不是當戀人是當老媽了,然後往戀人的唇上親了一口,裝作俏皮的說了聲 Kiss goodbye 才離開本丸。


剛離開本丸時,他們一路還有說有笑。浦島那孩子傻裡傻氣的問他要怎麼樣才能像他和神劍大人一樣要好,他也想讓兩個哥哥好好相處,然後引來其他人的勸阻。


鯰尾反問浦島其實是想要和亂打好關係才會問青江吧,浦島的臉立刻漲的通紅,含糊不清的說著沒什麼、他和亂才不是那種關係。


--那你就覺得你兩個哥哥是這種關係啊。青江忍不住虧了這麼一句,然後浦島那孩子才驚覺自己說錯了什麼,嗚啊啊啊叫著往前跑掉了。原本他們還是笑笑,但是往前追了一段就發現事情不對勁--浦島不見了。


他們分開來四處尋找,但又不敢分得太離散,他們找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終於在偏離了正確路線的一條小岔路中發現了浦島,所幸浦島還有記著審神者說的迷路時不要亂跑,不至於偏離正確的道路太遠。


--太好了,我還以為要被丟下了。看到浦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他們也沒辦法對浦島生氣,好言安慰了兩句正打算回到正道上,眼前的空間卻突然出現了破碎的斷層,青色的火焰包圍了整個空間。


--是檢非違使。堀川立刻抽出腰側的本體擺好架勢,不愧是本丸練度最高的脇差,反應沉穩又讓人信賴。


--我們兩個斷後,你們先跑吧。青江抽出大脇差,以他和堀川的練度還能對打,可浦島現在處於一打就會被折的程度,青江對鯰尾跟骨喰示意要他們保護浦島,他們也讀懂了青江的指示,帶著浦島往原路的方向退去。


--青江先生待會看到什麼都別和兼先生說喔。堀川狡黠一笑,伏低身子向前奔去,一個蹬跳、轉身繞到了敵方太刀的身後,往對方的脖子一抹,當場血流如注,鈍重的身軀砰的一聲重重倒下。


他吹了個口哨讚嘆了下堀川的好身手,堀川只是笑笑,卻和平常帶著暖意的笑完全不同,冷徹的表情完全不像那個在和泉守身邊打轉的小跟班。堀川向後退進了樹林中,隱沒身影後,不一會又往另一個檢非違使撲上,一刀一個直接斃命。


他看著堀川流暢的動作,簡直都要為他的刀法拍手叫好,不過現在可不是堀川一個人的獨角戲。他笑笑擺好架勢,向前劈砍而去,刀刃相接迸發出零丁火星,他向後跳開拉開距離,又立刻一個迴身突刺,刀身沒入、抽出,敵方打刀硬生倒下。


和幹慣暗殺的堀川不同,從前是大太戰刀的他還是習慣明著來,雖然被歌仙吐槽了好幾次這光明磊落的刀法實在和平時猥瑣的行徑搭不上邊,不過他還是堅持原來的刀法,不打算學些邪道刀法。


一明一暗,一下子提防暗著來的堀川,下一秒又被大脇差撲上眼前,吃上一計重擊,實在讓人難以想像是脇差的力量和狡詐,對方似乎沒想到只是兩把脇差竟這麼難應付,反倒陷入苦戰,疲於應付。


--啊啊啊啊!


骨喰淒厲的慘叫突然竄進兩人的耳裡,兩人身形一僵,和對方互看了一眼。


--剩一個而已,我來吧!他對堀川說道,堀川猶豫了一會,隨後點點頭,立刻往原路的方向追上。


少了堀川的後援,青江立刻就陷入二打一的不利境地,幸好剩下一把是大太刀,而且已經被堀川砍傷,原本就笨重難以行動的身軀更是因為失血過多而遲鈍,青江一個走位,踩入了對方的攻擊死角,朝著敵方的脖子狠狠一砍,刀起頭落,沒有一絲猶豫。


--結束了。青江抓起白裝束擦了擦噴濺到自己臉上的血液,早已沾上不少鮮血的白裝束拭不淨臉上的血水,反倒把一張臉弄得更黏膩惱人。他愉快的想著要回去後要拜託歌仙幫他把沾上的鮮血洗淨,然後歌仙肯定會一開始不願意,後來還是幫自己洗得潔白如新吧?


「突」的一聲,青江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痛覺就猛地肆虐了整個腦袋。


他低頭一看,一把槍貫穿了他的胸膛,然後他很意外瀕死的自己居然還想著:嗚啊~被好粗好大的槍插入身體啦……之類的黃段子廢言,直到身後的槍兵用力將他連著槍重重甩到地上才真有了自己死定了的實感。


喉頭一股腥甜的膩味襲來,他沒忍住吐了口鮮血,意識飄忽不定,幾乎連起身反擊的念頭都被那槍一併戳穿,甚至已經感受不到害怕或恐懼的情緒,看著敵方抽出槍身,任憑鮮血從敗破的身體湧出。


像是回憶走馬燈一般,他想起自己做為大太刀時在戰場上奮勇殺敵,以一殺十的豪情與氣魄;想起那對鬼母子被自己斬殺時,充滿怨氣和不甘的眼神;想起那些過客一面玩賞著他,也說著他連幼童也不放過的嘲弄;想起被磨短為脇差時,刻骨銘心的疼痛。


「一路走來殺了那麼多人......有這種下場也不奇怪呀......」


可那一秒,他想起了石切丸。想起和那人在春暖花開的庭園裡一起賞花的片刻;想起那人眼角漂亮的隈取和溫和的笑容;想起那人其實脫衣顯壯的精實身材;想起那人身上的伽羅香,連自己身上都沾上的伽羅香……


胸前的御守發出了白光,柔和的光線包圍住他的全身,疼痛感逐漸從身體褪去,傷口瞬間就修失無蹤,連沾滿鮮血的白裝束也變得乾乾淨淨。


--你的大槍捅得我好疼呢,該讓我回報你了吧?他微笑站起身子,抬起手臂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然後我回去堀川他們那邊,堀川他們還在和歷史修正主義者戰鬥,幸好不是難纏的檢非違使,不過但因為他們搞突襲、人又多,骨喰還是意外受傷了。」


「歷史修正主義者他們人多勢眾,我們最後殺出了重圍,但他們還是窮追不捨,骨喰傷得很重,我們只能先找個地方養精蓄銳,浦島找到了個山洞,我們就一邊警戒一邊度過了這幾天。」


石切丸聽著青江的敘述,伸手順了順青江的長髮,氧化乾涸的血液沾黏在髮尾梳理不開,雖然青江說自己復活了一次,但身上這些傷口大概都是後來逃跑時造成的,一想到這幾天青江在外飽受折磨,石切丸更是心疼。


青江往石切丸的懷裡又蹭了蹭,石切丸沉穩緩慢的心跳聲讓他的情緒慢慢平靜了下來,懶洋洋地說道:「這幾天真是累慘了,又是警戒對方的攻擊,又要努力隱蔽行蹤回到原路,最後今天又下起雨,簡直累死我了……神劍大人不安慰我一下嗎?」


石切丸苦笑,拒絕了那個意味深長的安慰邀請,回答:「你身上傷那麼嚴重,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我的身體可是被別人的大槍貫穿了呢,御神刀大人不用自己的大神劍把我體內變回你的形狀嗎?」


「等你身體好了,我會讓你後悔現在撩撥我的。」石切丸輕輕笑了,他扳起那人的下巴在青江的唇上淺吻了一口,怕是吻得太煽情,真忍不住對這人做了什麼,折斷已經身負重傷的大脇差。


「哇~~好怕怕啊。」青江裝腔說道,不過似乎是真的累了,只是又往大太刀的懷裡挪了個舒服的位置,喃喃自語道:「御守沒了呢……」


「我再送你一個,保你平安比什麼都重要。」


「神劍大人嘴真甜。」青江笑笑,小聲說:「我也買一個送給御神刀大人吧。」


「咦?我不需要……」


「我也想要御神刀大人平安歸來喔。這次我們買一對的,再買副太陽眼鏡給歌仙,免得他說我們閃死那光棍。」


陰暗的神社裡,兩人輕鬆的笑了,和屋外的狂風暴雨不同,室內安詳溫暖的令人安心,青江在石切丸懷裡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輕聲說:「我有點倦了……這幾天在外都沒睡好,我先睡一會,等手入房空出來再叫我起來吧……」


「嗯,你睡吧。」石切丸維持著把人抱在懷裡的動作,一點也不嫌重也不嫌血髒,珍惜的將愛人摟在自己懷中。


「石切丸……」蒙著臉,青江忽然含糊的喊了他。


「嗯?」


青江把整個腦袋埋入寬大的狩衣中,「這裡……是全世界最讓我能安睡的地方……」雖然很小聲、很微弱,但是石切丸還是聽見了那人說的話語。


「歡迎回來。」



<完>

评论(9)
热度(124)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