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宗】恋距離遠愛

*現paro

*長谷部與宗三交往中設定

*老梗+狗血

*OOC注意

*BGM:恋距離遠愛


OK嗎?沒問題的話就繼續吧XD


----


『抱歉,宗三這個週末的約會可以延期嗎?老闆要派我下個禮拜去海外出差,要在那邊待上兩個禮拜左右,這週末我想先準備去那邊會議要用的資料。』電話那頭傳來稍微變質的聲音,背景還有著辦公室那端吵雜的人聲。


宗三嘆了口氣,盡量維持自己聲音平穩回答:「我知道了。」但他還是察覺自己的聲音有一絲顫抖,可對方似乎沒有發現這點異狀。


聽見電話那頭的長谷部似乎鬆了口氣的吁氣,宗三莫名惱火起來,但對方完全沒發現電話這頭的情緒繼續說道:『謝了,下次我補償你,這次我要去紐約,有什麼想要的嗎?』


「不了,我們分手吧。」


『喂、宗三……』


不等對方說完,宗三就惡狠狠的掛上了電話,將手機往辦公桌上一拋,兀自瞪著自己辦公桌上的熊本熊發票夾,天知道那個戀人為什麼會去千葉出差時買熊本熊當作土產給他,好歹買個船梨精都地道的多啊!不對,重點不在那裏。宗三把又響起來的手機掛掉,直接關機。打算來個相應不理。


和長谷部交往三年又兩個月,但是沒有相見的日子已經累積到了半年,這已經是繼上次約會後,第五次延期了約會的日子,上一次是臨時有會議、再上一次是去了趟在越南的工廠、再上一次又是被老闆帶去了大阪……看著記事本上塗了又改的約會日期,宗三再也受不了這個工作狂人了。


「宗三,該出發去客戶那了喔。」同事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好。」宗三收拾起自己的心情,隨手拿了工作用的手機就跟著同事一起離開了公司。




經過了一整天繁瑣的工作,宗三拖著疲累的身軀搭上了末班車,今天的客戶特別難搞,明明一點設計品味也沒有,偏偏又特愛出主意,一下子說這個綠色要深一點、一下子又說那個黃色要淡一點、公司LOGO要再大一點、產品特色要寫得更清楚一點……差點就弄了個四不像的廣告。


宗三重新拿出私人手機,配合開機的電子音聲,手機狠狠的震動了好幾下,畫面上跳出18通未接來電、5封簡訊、還有1通語音信箱的保留,他看了看來電,全都是長谷部打來的,訊息也都是些要他接電話的訊息,他沒接那通語音信箱的電話,反倒把長谷部的電話號碼給刪去了。


他不是個念舊的人,一旦決定的事情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他和長谷部是在大學認識的,大二時兩人剛好修到同一門通識課,又陰錯陽差的分到了同一個小組裡,然後從一開始就不對盤的陷入爭吵,雖然和對方和不來,但是也能肯定對方的能力,最後交出來的成果意外的好。


後來大三、大四,兩人明明沒有約好,卻時常修到共同的通識科目,後來也習慣成自然,只要有分組作業兩人就會習慣性的組成一組,他還記得那個時候兩人總是在小組討論的時候吵起來,惹得旁邊的組員一陣尷尬。


他討厭長谷部的不知變通和無趣,長谷部討厭他的輕浮,一見面就要刻薄對方兩句,即使如此,卻也能認同對方的能力,只要是小組報告,他們就是那麼自然的和對方合作,彷彿除了對方不做他人考慮一般。


 這麼水火不容的兩人,一直到了大四畢業前才開始交往,連宗三自己都意外為何會和長谷部交往,或許是那時他恰好和前男友分手,大約是心裡覺得孤單寂寞覺得冷,才會答應和長谷部交往。


他沒有問過長谷部為什麼會提出要和他交往?長谷部也未對這事提出解釋,兩人雖是交往,不過沒有多久就畢業了,即使都住在同一個城市裡,不過沒有同居的狀況下,也只有假日能夠約會。


長谷部畢業以後進了間外商公司,國內廠商簽定合約的也不少,一年到頭都是國外、國內到處跑,待在東京的時間屈指可數。不過進了廣告公司工作的他也沒什麼資格笑話長谷部,忙起來住在公司也是常有的事,兩人的行程搭不上是常事。


不知不覺間,兩人就習慣了各自獨立的生活,沒有見面、沒有約會的生活也沒有什麼不便,最多也不過是在夜深人靜時會突然想起原來自己有個交往中的戀人這點程度而已。


但再怎麼說,連續五次的推辭,加上半年時間沒有見面,宗三也無意繼續被「名義上」的男友綁住,想要另尋春天也沒什麼不對吧?


電車裡刺耳的嗶嗶嗶聲將他喚回了現實,為了上下班方便,他選擇了離公司只有兩站之遙的住處,他匆忙下車,剛出車站就看到那個罪魁禍首正侷促不安的站在出口處,一見他來表情就鬆了口氣似的,迎著他走來。


壓下自己動搖的心情,宗三在心底想道:『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明明就是想見就能見的距離,卻非得要到一方提出分手才見得著面。』


「宗三……」不等長谷部說完,他逕自走過長谷部面前,無視了對方想要說什麼的模樣,他聽見背後傳來長谷部追上的足音,他加快了腳步然後聽見背後的腳步聲也以同樣的速度加快了。


「宗三,你等等,我們談談好嗎?」


「長谷部君今天可真閒呢,居然不用加班嗎?再說了,你不是要準備出國要用的資料嗎?」話裡夾槍帶棍的,連他自己都意外自己好像很久沒和長谷部這麼說話了。


「博多看我今天一直失常,把我先趕回來了……」


宗三冷哼一聲,結果還是因為同事的抱怨才離開公司的,心裡又是一陣不快。


「宗三我們好好談一下,這次的工作很重要,和美國那邊談成合約的話……」


「那很好啊,預祝你成功拿下合約,我很累了,今天沒心情聽你說工作的事。」他加快了腳步,踏出車站後也不理身後的長谷部,逕自就往家裡的方向前進。


夜晚的街道上行人稀少,氣溫也有些悶熱,夾帶水氣的空氣讓人難受,深黑夜幕裡也看不出是不是陰天,只是潮濕的感覺好像隨時會下起雨似的。


「約會的事情我很抱歉,等這次合約的事情結束,我們再好好出去約會好嗎?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不用了!」他斷然拒絕,連回頭也不想,「我沒想要繼續了。」


「宗三……」那人的聲音聽著像是在哀求。以那人的個性來說,這或許也是他難得的示弱,宗三一下就軟了心,再怎麼說也是交往了三年的戀人,不管最初交往的契機如何,說沒有感情都是騙人的,心一軟,腳步也跟著緩了下來。


長谷部沒錯過他緩下腳步的機會,走到宗三身邊與他並肩而行,軟著聲問:「我替你提包好嗎?」沒等宗三答腔,就接過宗三手上有些沉甸的公事包,沉默的跟在宗三的身邊。


見長谷部如此,宗三更沒辦法生氣了。他是生氣,但他也知道長谷部有他的難處,他也是個社會人,不會無聊問出「工作跟我哪個重要」的蠢問題,或許就是有幾分寂寞才會說出要分手的要求。


兩人沉默的走著,沒有多久就到了宗三的公寓前。


「進來吧。」宗三嘆了口氣,扭開自家房門的鎖。一踏進自家公寓,長谷部便從身後抱了上來,宗三一個腳步不穩,兩人踉踉蹌蹌地跌進屋裡,還沒有脫鞋、還沒有落鎖,兩人就跌坐在玄關處,炙熱的交換親吻。


久違了的長谷部氣息竄入鼻腔,宗三忍不住環上長谷部的身軀,加深了這個吻,長谷部不甚靈巧的舌尖舔弄著自己的齒齦,笨拙的動作絕對稱不上性感,但也足矣撩撥半年以來累積的慾望。


門外傳來稀淋淋的雨聲,在他們互相脫衣之際變成了傾盆大雨,屋外的喧囂凸顯了室內的靜謐,連解開皮帶的金屬碰撞聲都被放大數倍,格外催情。


「我可以在這過夜嗎?」長谷部沙啞問道,宗三很清楚這聲音只有在長谷部情慾被挑起的時候才會聽見。


——習慣不見面、習慣沒有你的日子都是假的。


對方的聲音、表情、肢體動作,無一處不是透漏出和自己相同的思念和慾望,被長谷部碰觸的肌膚像是點燃了火苗般升溫,他捧住長谷部的臉,給了他一個淺淺的親吻,「留下來吧……」他聽見自己這麼說。然後在心裡祈禱,紐約、越南、大阪……不管哪裡都別去了,留在我的身邊吧。



他在長谷部的懷裡迎來了腰痠背疼的清晨,前一晚激情的熱度還殘留在體內深處,若不是名為社會的理智催促著他去上工,他也不想從溫暖的被窩裡離開。


他不客氣的踹了身旁的長谷部一腳,長谷部掙扎了下也跟著起身,光裸的身上還留有他留下的紅梅與爪痕,「現在幾點?」這是長谷部醒來的第一句話。


「六點半,你還要先回你家一趟吧?」宗三掀開窗簾一角,燦爛的陽光灑落進房間,是個天晴的好日子,「沒下雨了喔。」


「唔嗯……」被陽光的光線刺痛,長谷部瞇細了眼,撓了撓那頭壓亂的頭髮。


「你該回去了。」又補了一腳,宗三不客氣的說。


長谷部盯著宗三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宗三……昨天你說的是認真的嗎?」


「那個時候是認真的啊……」他嘆了口氣。長谷部出現在車站完全打亂了他的預定,或許是因為感受到了長谷部的認真,讓他念頭一下子就拋的九霄雲外了吧?不過心情也還沒整理好,他可不打算因為一個晚上的激情又繼續守大半年的活寡。


「先讓我考慮一下吧……」宗三從衣櫃裡拿出一件粉紅色襯衫,走進浴室「我先去洗澡,在我洗好之前你先走吧,我考慮好了的話再跟你連絡。」


「宗三,如果還要繼續交往的話,等我回來,我們同居好嗎?」


宗三不回答,只是聽長谷部繼續說。


「我知道你不喜歡別人侵入你的生活領域,剛開始交往時你也說過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距離,不然我們兩個肯定又要吵架……不過比起一直見不到面分手,我還寧可和你因為生活磨合不來而分手。」


他長久說不出一句話,長谷部等不到他的回應,嘆了口氣說:「我之後出去兩個禮拜你就考慮一下吧,我會替你帶土產回來的,有什麼想要的嗎?」


「…………鑰匙。」他小聲回答,「我要你家的備份鑰匙。」


他聽見身後的長谷部笑了,溫熱的感覺貼上了背脊,長谷部的聲音敲在耳膜邊,溫柔的說:「鑰匙的話,等我們找了新房子再給吧,今天我們一起吃早餐好嗎?」


「嗯……」


那一天,是個天晴,適合約會的好日子。



<完>


评论(9)
热度(79)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