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へし宗】官能小說家與他的編輯

*刀劍亂舞同人衍生作

*現paro

*長谷部編輯&宗三官能小說家設定

*CP:長谷部X宗三

*OOC注意

*清水



OK嗎?OK的話我們就繼續吧!


----------


長谷部的目光落在那雙形狀姣好的裸足上,腳踝上的串珠鏈環使得那雙腿顯得更加纖細,接近慘白的不健康膚色卻帶著明顯情色的瘀痕,他想起兩天前抓著那人腳踝猛力抽送的艷麗景象,思緒飄散到更遠的彼方。

「長谷部、長谷部,有在聽我說話嗎?」那雙漂亮的腿互換交疊,腿的主人不耐煩的說。

「啊,是,您請說。」長谷部抬臉,終於將目光對上了那雙顏色各異的瞳孔,像是藍寶石與翡翠一般惹眼的藍綠瞳眸,和那張白淨端正的臉意外的合拍,那張漂亮的臉上正帶著笑意看著他。

「這次我想寫有關人妻出軌的類型,長谷部你覺得如何?」

「如何……先聽聽你擬的大綱再說,左文字老師你要不要先說說你的想法?」

「說了好幾次叫我宗三,壓切~~」

被宗三叫出自己大學時期最討厭的綽號,長谷部皺起眉頭,糾結了下這才改口,「宗三老師請說一下你的構想吧?」

「就說叫我宗三就好了,長谷部真是嚴肅。」宗三一面摸著櫻粉色的長髮末梢,一面慵懶地說:「嘛,官能小說的話也都差不多,大概就是丈夫去海外工作,孤單寂寞覺得冷的妻子在去參加了大學同學會後和前男友舊情復燃,沉溺在愛慾與背德感之中無法自拔的故事吧……」

「嗯……」怎麼聽都覺得哪裡怪怪的,長谷部盯著宗三看,試圖在他臉上找到一絲心虛的痕跡,可那人就是如此坦蕩蕩,平氣的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

反倒是他侷促的動作,成了宗三的調侃的目標:「長谷部你的表情可真狼狽。」

「少囉嗦,還不是你先誘惑我的。」

「可是,最後把我壓倒的不也是長谷部你嗎?」

長谷部現在真的很想搭上時光機,穿越去三個月前把去參加同學會的自己給宰了,為什麼會看到宗三就像三魂七魄都被勾去了似的,莫名其妙和他上了床,又莫名其妙在出版社的職位調度後變成了這傢伙的責任編輯,莫名其妙的維持著肉體上的關係。

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已經讓他有所覺悟,但是三番兩次栽在男人手上卻是始料未及,長谷部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男人很對他的味,而宗三不僅很清楚這點,更清楚他該怎麼做最能煽動長谷部的情慾,簡直就是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最糟的是,現在這男人現在和別人正在交往……自己成了大學時讓自己痛苦的第三者,馬的,造化弄人也不是這樣。

眼前的男人水性楊花這事他是知道的,為什麼會隨波逐流的和他上床?為什麼自己一碰到這男人就嚴重失常?紀律、規矩、自制力都成了過眼雲煙。

就連現在,那一雙漂亮雙腿的主人也正慵懶把玩著髮梢,無一處不透出魅惑般的性感,他忍不住想著到底是自己的眼睛有問題才會覺得宗三性感,還是這個男人從頭到腳散發著過多的費洛蒙,無一處不勾引他人。

「長谷部在想什麼?剛才的文案不好嗎?」

「不,我沒有什麼意見,只要老師你不拖稿就沒問題了。」

「唔~~我努力看看。」宗三伸了個懶腰,長谷部明白要這個拖稿大神準時交稿簡直天方夜譚,心裡也不帶任何期待,不過宗三下一句話倒是推翻了他的想法:「如果有獎勵的話,我可以努力試試看準時交稿喔。」

「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戒指,婚戒的那種。」宗三笑著說:「我的無名指戒圍是10,麻煩你了。」

「我可沒說要買給你!」而且為什麼是那種會讓人尷尬的東西?長谷部把心裡的吐槽忍著沒說出來,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藏不住的尷尬。

「為了讓我交稿,一點犧牲應該沒問題吧?差不多三個月薪水的戒指剛好呢。」用上廣告的台詞,宗三臉不紅氣不喘的提出要求。

「為什麼我要為了你的稿子花掉三個月的薪水啊?再說了準時交稿不是你的工作嗎?為什麼我還要給你獎勵啊!」

「長谷部好小氣,錢包跟肚量都是。」宗三噘嘴,居然還棄嫌起他來了。

「叫跟你交往的那個人買給你!」長谷部扭頭回答,可自己在說這話時,心裡卻又一陣酸苦。

「分手了喔,因為長谷部讓我心動,就跟他分手了。」

「你以為說這麼容易識破的謊話能騙過我嗎?」

「沒騙到嗎?呵呵。」宗三掩嘴輕笑,又接著說:「不過分手是真的,那個人要結婚了,原本和我交往時就有說過只是暫時交往而已。」

「喔……」

「看他戴了戒指,閃閃發光的好漂亮,看得我也好想要戒指啊。」宗三伸出手掌,在長谷部面前晃了晃:「你說我的手指戴起來會好看嗎?」

看著宗三修長的手指,長谷部冷默回應:「不知道,你自己去買吧。」

「欸~~長谷部真小氣。」說著,宗三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低喃道:「真想要……婚戒呢……」

「比起婚戒,宗三老師請您先把大綱擬好,下次我會來收的。」

「是~~」宗三將尾音拖得老長,又問:「你覺得那個大學的前男友,會和那個有夫之婦在一起嗎?」

「那是老師你該決定的事情吧?」

「是嗎?那就隨我決定了喔,大學前男友君。」宗三輕笑起來,「截稿日前買婚戒給我吧。」

「我才不會買!」

「哈哈。」

兩人又閒聊了幾句後,長谷部就告辭離開了宗三家。

--比起婚戒,他是要個可以陪在他身邊一輩子的人吧。離去前,他如此想到。

















然後,他絕對不會承認,回家前他真的去了趟珠寶首飾店,買下了一雙價值他五個月薪水的對戒。


<完>

评论(16)
热度(103)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