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鶯】「Ookanehira」X「Uguisumaru」


  ※ 現PARO

  ※ 大鶯同居設定

  ※ OOC有


----------


  鶯丸久違的從書本中抬起頭,活動了下因為長時間閱讀而僵硬的脖頸,長出了一口氣。

  今天是大包平出差回來的日子,原本預定是中午過後就回來的,不過那邊似乎臨時出了點問題,所以行程大幅延後,直到深夜都還沒回到家。

  「還真晚呢……」鶯丸瞥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喃喃自語。

  和大包平同居以來,鮮少有對方不在家的日子,沒有了那熟悉的大嗓門,房子裡顯得特別空蕩,讓人十分不習慣。

  ——這種傷耳朵的習慣還是不要養成的好吧?

  鶯丸輕笑,伸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茶杯,這才發現只剩下些許茶渣殘留在杯底,他看著杯底的茶葉,臉上的笑容黯淡下來。

  剛才在泡這杯茶時,他就對自己說『要是茶喝完了,大包平還沒有回來就先去睡吧』,然而即使喝得再慢,還是有把茶喝完的時刻。

  鶯丸嘆了口氣,起身走進廚房將杯子洗得乾乾淨淨,才把杯子倒扣在洗碗籃上時,就聽見門口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與一聲洪亮的:「我回來了!」

  ——要是我已經睡了肯並會被吵起來。鶯丸在心底抱怨,臉上卻浮現了愉快的笑容。

  他探頭望著坐在玄關脫鞋的大包平,「歡迎回來。都這個時間了,說話就小聲點吧,別吵到鄰居。」

  「啊……抱歉。」

  「要是我睡了的話,肯定會被你吵醒的。」

  「反正每次晚歸叫你先睡,你也不會去睡的吧?」

  鶯丸微笑,不否認大包平所說的話,倒是輕鬆的轉了個話題問:「事情搞定了嗎?」,並跟在推著行李箱的大包平的身後一起走進了起居間。

  「解決了,那邊的菜鳥不小心計算錯誤,把大家搞得人仰馬翻,幸好最後檢查之後數字有對上,不過為求謹慎還是再全部檢查一次,才會弄到這個時間才回來。」

  「那就好。今天早上接到你電話的時候,還以為你今天會回不來呢。」

  「那你還等我?」大包平忍不住瞪了鶯丸一眼,眼神裡滿滿的無奈。

  「大包平的話,不管多久我都會等的喔。」

  「…………知道了啦,我下次會早點回來的。」大包平紅著臉,轉頭繼續整理行李。

  「然後呢?」鶯丸朝大包平伸出手。

  「什麼然後?」

  「土產呢?你這次是去靜岡出差吧,我的茶呢?」

  「你是在等土產啊!」

  「噓,小聲點,鄰居應該睡了喔。」

  「混帳……」大包平徹底無語了,迅速地從行李中翻找出一個紙袋,遞給了鶯丸:「拿去啦,茶葉和茶點!」

  「謝啦。」鶯丸接過紙袋,朝裡頭瞥了一眼,紙袋裡被大量的鐵罐和紙盒塞得滿滿的,完全感受的到是出自於大包平的禮物。

  「我先去洗澡了,你別亂動我的行李,我等一下自己整理就好。」

  「是是,我才不是那麼勤奮的人呢,你儘管放心吧。我先去把這邊的茶葉收好。」

  大包平隨口應了一聲,回房間拿了乾淨的衣服就進了浴室,不一會就傳來水聲還有大包平哼歌的聲音。

  ——心情可真好呢。

  鶯丸依序將袋子裡的內容物拿出,除了鐵罐裝的茶葉完好無缺外,其他紙盒包裝的茶葉或茶菓子禮盒都因為擠壓而變形,可惜了印刷漂亮的包裝。

  但鶯丸本來就不是會在意包裝盒的人,他動作輕慢的一面拿出一件件的土產,一面和著大包平的聲音輕輕哼歌,愉快想像著這些沒喝過的茶葉會是何等美味。

  最後從袋子的最底下拿出了一個銀白色紙袋,小的不像是能裝入任何茶葉包裝的紙袋被壓得起皺,他疑惑地打開紙袋,裡頭有一個小巧堅固的盒子。

  ——咦?這個是……?

  腦中跑出了某種用途的飾物,鶯丸不可置信的打開了小盒——果不其然是一對金色的戒指。

  他忍不住拿起來仔細端詳,鑲鑽的戒指上有著精美的雕刻,大氣又不失細膩的造型十分符合大包平的喜好,兩只戒指的內側還分別刻著「Ookanehira」和「Uguisumaru」的字樣……

  ——現在是應該先裝作不知道呢?還是告訴大包平他的答覆呢?

  正當鶯丸還在苦惱著,大包平就從浴室裡走了出來,一面擦著頭髮,一面說:「對了,你這個周末有沒有空,我上個月的績效獎金發下來了,要不要偶爾一起出去吃頓好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了隔天絕對會被鄰居投訴的音量,鶯丸卻無暇顧及其他,因為大包平驚慌失措的表情實在太精彩,他連別開眼都捨不得。

  「你怎麼把東西拿出來了!我不是叫你別翻我行李嗎?」

  「我是從這裡拿出來的喔。」鶯丸無辜指向裝著土產的紙袋。

  「我不是把那個收在行李裡面嗎?」大包平一臉震驚的問。

  鶯丸搖搖頭回答:「沒有呢,在這個紙袋底部喔。」

  「怎麼會……」大包平喃喃自語,「啊、難道是那個時候……啊啊啊……」

  盯著不斷發出怪聲的大包平,鶯丸只是微笑的看著,直到最後大包平洩氣地發出嘆息,無精打采地坐到客廳裡的矮沙發上。

  難得見他如此沮喪,鶯丸走到大包平跟前,將小盒子放到茶几上,動作再自然不過地坐到他的腿上,柔聲問:「怎麼了?」

  「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是蠻驚喜的,這次買了很多茶葉呢。」

  「不是那邊啦!」大包平再度大聲抗議,難掩失落的把臉埋進了鶯丸的頸窩裡,悶悶地說:「戒指呢?」

  「那也很開心喔。」鶯丸捋開大包平濕漉漉的瀏海,手掌搭上柔軟的毛巾動作輕柔地替大包平擦起頭髮。

  濕熱的水氣混和著綠茶香氣的洗髮精味飄散,鶯丸刻意不去看大包平的神情,只是專注的擦拭著頭髮,安靜等待著對方開口。

  沉默半晌,大包平伸手環抱住鶯丸的腰,「我本來是打算之後吃飯的時候再求婚的……但是不小心放錯袋了。」

  「嗯,看得出來。」

  「本來還打算預約飯店、買束花的……」

  「居然還想了這些啊。」

  大包平沉默幾秒,深呼吸後嘆了口氣:「對不起……感覺用很沒誠意的方式交給你了……」

  「確實紙袋被壓得扁扁的了呢,不過戒指沒有壞掉喔。」

  「那個沒那麼容易壞掉的吧!而且重點不在那裡吧!」大包平抬起臉大聲抗議,「我說你啊——」

  大包平的話語隱沒在親吻中,銀白的眼瞳裡閃過一絲詫異後隨即柔和下來,兩人默契地閉上雙眼,那是不帶情慾的親吻,髮梢的水珠滴到相貼的肌膚上,微涼的水滴著兩人的體溫轉為溫熱。

  「冷靜下來了嗎?」分離之際,他輕聲問。

  「嗯。」大包平點點頭,但眼神裡還是透著懊惱,「本來想要用更好的方式求婚的……」

  很清楚戀人的個性一旦鬧彆扭就會花上很長的時間調適,鶯丸親了親他的嘴角,「你覺得我會在意這些嗎?」

  「…………不會。」

  「那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就是因為你不在意所以我才要比你更在意這些吧……」大包平重重嘆了口氣。

  「我倒是覺得混在茶葉裡面求婚說不定會讓我更高興,比方說:喝光了所有茶葉才發現裡頭有戒指之類的。」

  「那一點都不衛生。」大包平嚴正拒絕,「而且我怎麼知道你什麼時候會把茶喝完。」

  「說的也是呢。」鶯丸微笑,「所以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了。」

  「…………」

  見大包平又沉默了,鶯丸維持著跨坐在大包平身上的姿勢,扭身將茶几上的盒子端到大包平面前,「收到這個比收到茶葉更開心喔。」

  「以你而言真是了不起的評價啊。」聽到這回答,大包平終於露出笑容。

  大包平接過盒子取出其中一個戒指,「喂,把手伸出來。」

  「是是。」鶯丸心裡想著大包平就算去了飯店,做了什麼浪漫的事情,肯定還是會像這樣在最後關頭做出破壞氣氛的舉動。

  不過這就是大包平,是他喜歡的人,這種常常做出蠢事的地方也全是他喜歡的部分。

  他伸出手,大包平小心翼翼的將戒指套入他的無名指,沒入指根的戒指在燈光下閃著金色的光芒。

  「真意外……還真合手,你什麼時候替我量戒圍的?」

  「什麼真意外,沒禮貌!」大包平抗議,又說:「在出差前趁你睡著的時候量的啦。」

  「是嗎?」鶯丸舉起手看著手上的戒指,即使是大包平替他戴上的戒指,還是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他望著戒指,良久才想起自己也該替大包平戴上戒指才是。一低頭,就見到大包平臉上泛著滿足的笑,眼神柔和的注視著自己。

  「怎麼了?」鶯丸一瞬間沒反應過來,不禁脫口而出。

  「看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那就好。」

  被大包平注視著而感到難以為情,鶯丸稍微在心底反省平常把大包平當昆蟲觀察的行為後,主動開口道:「我幫你戴吧。」

  鶯丸拿過盒中的戒指,刻有「Uguisumaru」的戒指和自己無名指上那只閃著相同的金色光澤,他執過大包平的手掌,同樣小心地將戒指套上他的無名指。

  他試探地看向大包平的表情,大包平專注地看著他手上的動作,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視線,但注視著戒指的目光澄澈溫柔,柔和的神情讓鶯丸的心臟像是漏跳一拍似的,臉上也熱了起來。

  ——沒想到還能在相戀這麼多年以後,再一次感受到最初喜歡上他時的心情。

  鶯丸想起多年前,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喜歡上同性的對象時,比起困窘、比起害怕、比起難以接受,他感到更多的是喜歡上這個人的喜悅。

  ——因為是大包平啊。

  大包平抬起臉與鶯丸四目相接,他一個激靈,再度捧起大包平的臉,給了他一個吻。

  「鶯丸……」從大包平嘴邊洩漏的低喃宛如滲入骨髓的魅藥,綿密的淺吻逐漸轉變為連呼吸都彼此搶奪的深吻,彼此渴求的慾望隨著吻而加深,大包平貼在身上的手掌炙熱得讓人彷彿身體也跟著要被燃燒殆盡一般。

  ——畢竟大半個月沒能見面了啊。在上衣被大包平扔到一邊時,鶯丸模模糊糊的想到。不知從何時起,對方不在身邊的日子已經變得難以忍受,想要永遠和對方一起走下去的心情早已滿溢而出。

  兩人的雙手緊緊相握,無名指上的戒指靠在一起閃耀的光芒,使他濕了眼眶。

  ——能愛上你真是太好了。他至今仍這麼想。


<完>

评论(9)
热度(159)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