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みち【五】

  長谷部覺得這世上最難懂的事,恐怕不是女人的心,而是宗三那陰晴不定的脾氣才對。

  雖然事實上他作為刀劍男士被喚醒後,從沒有接觸過任何女人,對女人的印象全是來自過去身為刀劍時,歷任前主應對女人的記憶,但他覺得比起那些女人,宗三明顯是別種更加難懂的生物——大概吧。

  那後來的日子,他都沒能好好的和宗三說上一句話,除了主上時常指派宗三遠征以外的原因外,就是因為宗三一如既往、絲毫不理會自己的態度。

  他好幾次試著和宗三說話,宗三要不是不予理會,就是乾脆給他碰軟釘子,要他知難而退。

  今天也是一樣,長谷部在宗三遠征歸來後,特意在吃晚餐時坐到了宗三身邊的位子,想向他搭話幾句,結果...

  2016-12-19 11 35
 

【壓切宗】みち【四】

  「喂、長谷部!你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伴隨著惱人的敲門聲,長谷部總算從深沉的睡眠中醒來。

  「我聽到了……不動……」長谷部沉著聲音回答,前一天晚上喝多了的宿醉讓他頭暈腦脹的,還帶著些許睡眠不足的昏沉感。

  他爬起身來,發現已是日上三竿,而宗三也不見蹤影,若不是被窩裡的自己全身赤裸,或許他會以為只是一個睡過頭的普通早晨。

  「長谷部,快起床!主上再叫你了,懶惰鬼!」

  「我知道了。」長谷部趕緊起身,昏沉感讓他身體搖晃了下,他搖搖頭試圖甩開惱人的宿醉,但暈眩感仍沒有退去,不過他沒有再拖延時間,立刻換上正裝,絲毫不敢怠慢主上的命令。

  以最快的速度著裝、踏出房門,就看到不...

  2016-12-05 12 45
 

【壓切宗】みち【三】

  長谷部帶著宗三回到廊邊,日本號似乎是見兩人像是發生了什麼嫌隙,對長谷部眨了眨眼,故意嚷嚷著「啊,明天還要畑當番,可不能太晚睡呢。」就要他們倆把酒帶回房間喝,自己跑得不見蹤影。

  ——比起讓他們兩個獨處,那個酒鬼大叔待在這裡勸酒說不定都還更能緩和氣氛。長谷部腹誹著日本號毫無用處的貼心,一邊把酒和小菜端回自己房間外的緣廊側。

  宗三跟在他身後一言不發,安安靜靜地在他身邊坐下,長谷部給彼此斟了酒,兩人簡單說了句「乾杯」後就無聲地喝了起來。

  這個時間還不算晚,本丸的另一側傳來粟田口派孩子們嬉笑的聲音,反而更顯得只有兩人的長廊一片死寂。

  日本號給的酒很美味、光忠做的下酒菜...

  2016-11-30 17 47
 

【壓切宗】みち【二】

  「還真是沒想到長谷部你會答應和我一起喝酒,天要下紅雨了吧?」日本號發出豪爽的笑聲,連屋簷似乎都隨之震動。

  「我只是難得想喝而已。」長谷部悶悶回應。

  晚餐過後,日本號一如既往的問他要不要一起喝酒,每次都會拒絕他的長谷部,這天鬼差神使地答應了下來。

  他自認和日本號的感情還不算太壞,兩個人原本就有一起待在黑田家的經歷,再加上他們都是近期才到本丸的刀劍男士,幾乎都是一起出陣,在把對長政大人的想法說開後,日本號對他的敵意就減輕不少,時常邀他一起喝酒以示好,只是他一直沒興致所以拒絕罷了。

  日本號往他的酒杯裡倒入清澈的液體,醇厚的米香霎時撲鼻而來,長谷部平日雖然不常喝酒,但從...

  2016-11-27 11 41
 

【壓切宗】みち【一】

  ※ 我流本丸捏造有


  在近侍房裡聽見蟬鳴時,長谷部這才意識到時序已經進入了夏天。

  他難得的擱下公文,走到前廊上眺望遠方,沿著山勢建造的本丸還尚未感受到夏天到來,涼風徐徐地吹進室內,加上遠處傳來的蟬鳴和本丸中短刀嬉笑的聲音,一切顯得和諧安寧。

  位於時間縫隙中的本丸仍會受到晝夜、季節影響這件事聽起來十分不可思議,不過就審神者的說法,最初建成本丸時依靠的是審神者的靈力,因此每個本丸之間都有著不同。

  不僅是本丸所處的環境,就連氣候、週邊城鎮的遠近、建築本身的形式都有所不同。

  有的本丸是西式洋房、有的本丸則是位於海島上、有的本丸裡僅有白天黑夜,四季如春、有的本丸則是氣...

  2016-11-20 1 44
 

【壓切宗】みち【序】

  ※ 斷刀注意


  那是一場滂沱大雨。

  豆大的雨傾盆灌下,視線全被大雨遮蔽,淅淋淋的雨聲像是直接作響在耳膜上,嘈雜得令人煩躁。

  宗三倒臥在地,鮮血和雨水浸濕了他的衣服,粉紫的衣服被染得腥紅,雨水讓他的長髮坍塌黏膩在身上,身上沾滿泥沙,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狼狽。

  ——偵查失敗,陣形不利。

  是他擔任隊長的失職。

  甫一踏入戰場,他就被敵方的槍貫穿身軀,身後的長谷部和小夜立刻上前替補,將他掩到身後。

  但對方就像看穿了他們接下來的舉動,苦無鑽入他們隊伍之間的空隙,將原本就鬆散的隊形衝開,從中切開小隊,逼迫他們分散成兩邊。

  他癱倒在地被小夜護在身後,大雨和失血...

  2016-11-14 7 40
 

【壓切宗】Rain(十六)+【公告】

※ ABO PARO 我流私設有 BO配注意
※ OOC有
※ 各種老梗有


-----



宗三的聲音戛然而止,在訴說完漫長的回憶後,他就這麼突然的沉默下來,長谷部看見他抿了抿泛白的唇,卻許久沒有一句話。

過了許久,宗三才總算開口:「這就是我的故事。」他停頓了下,嗤笑一聲後低低的說:「不覺得可笑嗎?為了無聊的自尊,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很好笑吧?」

「沒那種事!」長谷部激動地喊了起來:「宗三你才不可笑!也才不是無聊的自尊。不是那樣的!」

宗三沒回應,只是低頭不語。

長谷部定定看著宗三,突然不明白了,怎麼就一個下午,宗三的形象在自己的面前崩塌殆盡。

眼前這包著繃帶、打著石膏,彷彿一觸及碎的宗三,和那個總是昂...

  2016-05-17 13 67
 

【壓切宗】惡俗喜劇



※ 現PARO
※ 長谷部妻子捏造有
※ 不知道算不算BE的結局
※ 沒什麼肉但是必須走鍵連


【壓切宗】惡俗喜劇


  2016-04-29 18 29
 

【小段子練習】之四【日宗】

※ OOC有


-----


日本號闖進左文字部屋時已是深夜時分,宗三從被窩裡探頭,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又把自己埋回被窩中。

「御姬你別不理我啊~~」日本號尾音拖得老長,最後打了個酒嗝才止住,他順手關上房門,笑嘻嘻的鑽入布團中。

「嘖,一身酒臭。」

宗三伸手按住日本號吻過來的臉,卻猝不及防的被日本號舔了一口:「別那麼冷淡嘛,難得正三位來臨幸,不是應該高興點嗎?」

「你還真有臉說。」宗三失笑,靈巧的抽回手,扯了扯棉被道:「我想睡了,正三位大人請回吧。」

「別那麼絕情嘛。」日本號咧嘴一笑,攬著宗三的細腰就往自己方向送,鬆垮的濡袢被這麼一扯滑下大半,露出了胸前兩點蓓蕾和黑蝶刺青。...

  2016-04-18 5 38
 
 
|1
|2
|3
|4
|5
|6
|7
|8
 
 
 
 
 
 
 
 
© 0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