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切宗】みち【九】

  「那條道路越來越狹隘難行,最近幾次過來我一直都在猶豫什麼時候向你坦承比較好,結果因為我的優柔寡斷拖到了現在,造成你和你們本丸的宗三的誤會和吵架,對不起。」義元再次向他行了個禮,和本丸的宗三一模一樣的面孔堆滿歉疚。

  長谷部盯著義元的臉,腦袋裡出乎意料的困惑起自己該做出什麼表情才好。他應該要和義元說「沒關係」或是「不要緊」嗎?還是應該對義元欺騙他的事情發怒?

  可是他只是平靜的聽完了義元的話,內心毫無波瀾。

  義元訴說的故事彷彿離他很遠,他甚至無法從故事裡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子,只是做為旁觀者,冷眼看著義元訴說一切。

  獲得人身以後跟著獲得的情感都如同被剝離一般,像是回到...

  2017-04-18 18 40
 

【大鶯/包鶯】【短打】掏耳朵

  ※ 沒有在交往的大鶯

  ※ 請自備墨鏡


----------


  在鶯丸端著他心愛的茶與茶點來到平常偷懶的緣廊時,突然注意到了春意盎然的庭院裡有著奇妙的不同之處。

  應該說,要沒有注意到還比較難吧?

  位於庭院正中央,穿著和自己同款式紅色運動服的男人,正以雙手支地的方式豎立在庭院中間,也就是說——倒立著。在盛開著櫻花的庭園裡做出如此突兀動作的,不是別人,正是大包平。

  「呦,鶯丸!」大包平看見來人,抬起一隻手向他揮了揮,身體仍保持著平衡。

  大包平緊身的運動外套使得上衣不被地心引力捲起,只是稍微露出了一截精實的下腹,從裸露的腰際和手臂都能窺得男人平時自我...

  2017-04-12 15 158
 

【包鶯】於是,時間開始轉動

  ※ 之前看到的文梗 是一個人生長到一個年紀之後就會停止成長 直到遇見真愛才會繼續變老的AU 我流設定有


----------


  在祖父母的喪禮上,來弔唁的客人無一不是帶著笑容的,他們說「能在此生遇見自己的真愛,並和對方一起離世,肯定是很幸福的吧?」

  大包平聽不懂那些人的意思。這也難怪,他還只是個五歲的孩子,對於這世界的了解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懞懂無知。

  就連現在所在的「喪禮」他也不是很明白是怎麼回事,大人們說著祖父母已經過世了、死亡了、再也無法和他們見面了,現在就是和他們道別的最後儀式,不過大包平只覺得無聊。

  大人們穿的一身黑、儀式又無趣、又沒有多少年紀...

  2017-03-03 18 241
 

【貞不動】物體X與爆炸事件【情人節賀文】

 ※ 標題很可怕 但內容是純愛系學PARO

 ※ 王道的少女漫畫展開

 ※ 私設如山

 ※ 昨天發在噗浪上了 今天補上LOF的份 但是無論哪邊都是遲到的


  那是上個禮拜回家時候發生的事情了。

  「吶、小行,下個禮拜的情人節,你會送我情人節巧克力吧?」在黃昏回家的路上,走在身邊的太鼓鐘一副理所當然的說道。

  「啥?」或許是因為太過於理所當然的態度,不動一瞬間只覺得是自己聽錯了,發出了錯愕的一聲啥後就愣愣的看著太鼓鐘。

  「我們不是在交往嗎?送我巧克力嘛!」太鼓鐘回看不動,夕陽西下的光線中,太鼓鐘身邊像是閃爍著淡淡的金光,使得那張笑臉顯得格外奪目。

  或許是因為太鼓鐘...

  2017-02-15 2 90
 

【包鶯】大包平今天也是個笨蛋。(茶)

  ※ 很笨的大包平有

  ※ 包><<<<<

  ※ OOC注意

  ※ 歡樂向蠢萌文

----------

  那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日子,陽光明媚的午後,氣溫暖和,如果真要說那天有什麼特別的,大概是審神者栽種在庭院裡的繡球花開花了,顯得格外風雅,因此鶯丸特意把喝茶聊天的地點換去了另一側的走廊吧。

  鶯丸一面看著庭院裡花團錦簇的美景,一面啜飲著新茶,若是有人現在問起鶯丸在想什麼,鶯丸也只會回答「什麼都沒想」,對他而言,悠閒的時光就應該悠閒自在的度過,讓腦袋適度的放鬆可是很重要的,不過看在某些人眼中,那倒是放鬆的過頭了,根本是一片空白。

  ...

  2017-02-09 11 304
 

【日宗】【無題】【R18】

 ※ 湘玲點的菜

 ※ 黑道老大日本號 X 條子臥底情人宗三(雖然這個後來不明顯就是了

 ※ 強暴情節有

 ※ 尿道play有


  噗浪

  justpaste

  PIXIV


大家新年快樂 過年就是要大魚大肉喔~

  2017-01-30 10 44
 

【日壓切】おかえり【上】

  ※ 原為壓切宗深夜60分的題目 拿來改寫日壓切

  ※ 現PARO

  ※ 年齡捏造

  ※ 藥宗(♀)有 女兒捏造有


----------


  長谷部拎著輕便的行李在月台下車的時候,一瞬間有些發愣。生鏽的柵欄、斑駁的候車座椅、陳舊的售票口,就連站務員大叔除了白頭髮好像多了幾根以外,看起來就和他離開的那年沒什麼兩樣,時間就像被停在那個時刻。

  ——真是一點都沒變啊……

  在他將車票遞給檢票員時,中年男子盯著他看了一會突然驚叫:「啊!你不是黑田家的長谷部嗎?好幾年沒看到你了,好久不見啊!」

  「好久不見……母里先生。」長谷部看著他胸前的識別證...

  2017-01-24 9 41
 

【壓切宗】みち【八】+【感謝】

  當輕柔的觸感再次貼上了自己的身體時,長谷部並沒有什麼反應,那人在自己身上摸索一陣,見自己毫無反應後,便在自己身邊躺下。

  他睜開眼,看著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我以為你睡了。」宗三用著極為溫柔的目光注視著他,微涼的手掌貼上了他的側臉,悄聲問:「今天很累嗎?」

  「很累……」長谷部捉住宗三的手,以臉輕蹭那柔軟的手,「我和你吵了一架……不對,是我單方面的對你發了脾氣……很差勁,對吧?」

  宗三搖了搖頭,輕聲問:「『我』一定很錯愕吧?」

  「是啊,嚇著他了,真的很對不起他……」想起宗三被嚇得發愣的表情,長谷部無奈苦笑。


  那之後他們鬧得動...

  2017-01-13 23 44
 

【壓切宗】みち【七】

  他和宗三的關係持續了一整個夏天。

  白日裡,宗三依舊對他冷漠如水,和他幾乎沒有什麼交談,即便在走廊與他相遇,他們也只是輕輕點頭向對方致意,便什麼也不說的錯身而過。

  他不再強求和宗三有什麼對話,也不再像之前一般去試圖與宗三交談,說不定連新來的江雪或ソハヤノツルキ和他說過的話都比宗三要來得多。

  看在本丸的其他人眼裡,不知情者或許根本猜不到他們曾共同侍奉同一個主上,甚至可能還會誤會他們的前主之間可能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而交惡也說不定;而知道他之前曾試圖和宗三交好的人大概也認為是他放棄了和宗三打好關係的念頭。

  比起交惡、交好,「陌生」是更貼近他們的一個詞彙。

  而他和宗...

  2017-01-05 11 47
 
 
|1
|2
|3
|4
|5
|6
|7
|8
|9
 
 
 
 
 
 
 
 
© 029 | Powered by LOFTER